哼哼!現在是怎樣?

最起碼,這跟城之內所想像的同居生活完全不同。



雖然說外表上只有住兩個人,常常會發生這種事……

「晚餐買回來囉!」城之內極有元氣的在玄關叫囂。
「總算是回來了,我已為你笨到迷路咧…咦?」膜良懶懶的攤在沙發上,瞥了一眼飯盒,「怎麼是握壽司?」
「不是你要的嗎?」城之內拍拍雙手,「我要開動囉!」
「等一下,我最討厭半生不熟的魚了,你不知道嗎?」膜良皺皺眉頭。
「喂!是你說的欸,我還嫌貴說!」城之內也有點不爽。
「這一定是那個笨蛋宿主要的啦!我不要吃了。」膜良賭氣似的嘟嘟嘴巴,順手拿了一個城之內的三明治。
「這傢伙…」城之內浮起了小小的青筋。
「你就吃壽司嘛!吼吼,你該不會在裡面下毒然後自己不敢吃唄!」膜良又拿了一個。
「下次吃飯的時候不要擅自換靈魂!〈極怒〉」

再不然咧……

「天啊!誰弄得那麼亂?」膜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般,還誇張的多揉幾下。
「你說咧?」城之內低頭清理起亂到不行的腳下,原因是現在已經寸步難行了。
「不會…是你吧?」膜良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拿著一本所剩無幾的CD夾,「這個我清了好久欸!現在都不知道跑去哪裡了!」
唉~「問你自己。」城之內臉上的無內寫的清清楚楚。
「啊~好累喔!我不要清啦!」說完,胡亂丟了CD夾,便大搖大擺的回房間睡大頭覺。
「……」闇膜良,你下次有種就給我乖乖留下來清理善後,不‧要‧溜!

回憶結束……

「膜良,快點起床啦啦啦啦!」這人也真強,7個鬧鐘叫不起來就算了,還7個通通打破,算你狠!
「膜良,你今天早上的課不是會點名媽?」搖一搖。
「是你叫我叫你起床的欸!」推一推。
「我不管你囉!」捏一捏。
………
「去死啦!怎麼兩個靈魂一樣難叫?」我踹、我踩、我扁!
怎麼越看我越像膜良他媽?

「不要吵啦!寶貝~~」膜良坐起來,揉揉眼睛。
「這位先生…你剛剛叫我什麼?」理智線斷裂倒數…3
「寶貝啊。」闇膜的起床呆呆狀態。
「……」……2
「咦?快遲到了,你剛剛幹麻不叫我?」表膜看看鬧鐘。
「……」……1
「怎麼不說話?早餐咧?」兩個膜良同時關心起這件事。
……0

「下次你自己想辦法起床!!我不管你了!!被當死算了!!」城之內一把抓起膜良的衣服、書包、早餐、最喜歡的玩偶〈?〉等等雜物,再助他一腳之力把膜良踢到門外。

雖然這樣,他下次還是會幫忙的吧?

關上門後,城之內很無奈的抓抓頭。

他特別留了一個早上,既沒有課,也沒有任何打工,就是打算空下來用來叫膜良起床的。


他的這種行為,跟某一次考試完後的狂歡有關。

其實城之內是從未去過pub這類地方的,他也對場中央那個閃亮的舞池沒啥興趣,在旁邊點了一杯很普通的血腥瑪麗,看看舞池裡用力扭動身軀的同學們,無聊的夾了點小菜吃著。
「欸,不下去跳啊?」膜良搖搖晃晃的靠過來。
「嗯…我不太習慣。」城之內起身,扶著膜良的位子坐好。
「我…我是醉…了,要不然…拉也要拉你…去玩一玩…啊~」膜良摸摸頭,「明天…宿主一定又…要唸了…咦?不對,是他…自己說要…喝個不醉不歸的…不醉不歸…」
「要不要我先帶你回家?」城之內低下頭,在膜良耳邊輕輕問。
……
膜良趁機把唇對上來。
……
那帶點酒味…香甜的讓城之內幾乎就要昏了過去…


「…你知道你剛剛做了什麼嗎?」城之內連忙推開膜良,捂著唇問。
「知道啊,我吻了你嘛!」膜良一臉天真無邪。
「怎麼…」酒後同性戀嗎?
「我們兩個都很喜歡你喔!」因為燈光太暗的關係,看不出來到底是誰,「忘掉海馬那個人,我會好好愛你的。」
「這個……」碰!膜良倒在城之內的懷裡,沉沉睡去。

城之內那天晚上睡的很差,可能是被那些煙味給嗆的,還有他久久忘不了的一句話…「忘掉海馬那個人。」


隔天起床後,不管哪個膜良都好像忘記這件事。


「我該怎麼樣?」城之內趴在窗台上,吹著來自南方的風。

「愛我啊!」生活在一起的聲音…
「膜良?」城之內有點驚訝的往下看。
「你忘了拿給我錢包了!」膜良在樓下外面手揮啊揮啊揮。
「喔!馬上!」城之內轉身,「等一下,我為什麼要?」

「因為你不給我的話,晚上我就死緊的抱你睡。」表膜還不忘比了個勝利的手勢。

威脅我?「接好囉!」我可是棒球校隊的投手咧!

看著緊張衝去接錢包的膜良,城之內不經意的笑了。

現在,他收拾了一下其實算滿乾淨的書桌,一個長期放在角落的東西從書的夾縫裡掉出來。

一枝原子筆,很普通的。

在城之內的記憶裡,這是他第一次覺得海馬比較普通的地方。
他以為像海馬那\種人一定是用那種高級的鋼珠筆,要不就是很特別的。

他的特別應該是與生俱來的。

只是那天城之內忘記帶筆,海馬順手找到扔給他的筆是那枝那麼普通的,他常去打工的文句店裡都有賣的。

城之內輕輕的把玩了一下,轉了幾圈。
他還小心翼翼的把它的水寫道乾涸呢!或許,這枝筆原本的主人可能都忘掉它了。

也忘了他了……

可是,他忘不了他啊……

他的周圍都是他的回憶,滿滿的、就要溢出了!

「城之內,不要想他了。」膜良拍拍城之內的頭,把他擁進懷裡,希望他顫抖的雙肩能夠停止。
「對不起…對不起…」那哽咽的聲音,是令人心碎的,無助。

「我會試著忘掉他…因為我發現我…差勁的…愛上你了…」像是心被撕裂了,話碎成一片一片的。
「真的?我好高興喔…雖然你哭了。」膜良又抱緊了一點,希望能給他勇氣。

靠在愛自己的人的懷哩,城之內依然久久無法蓋上眼。

很多時後,回憶是很甜的,而且喜愛黏人。
無法原諒…這種回憶從未停止的自己…

真的,他‧迷惘‧了。


海馬解除掉衛星連線狀態,專注的看看這次的講義。

其實大學的課業也是很簡單的…只是有個人也再看著跟他手上一樣的東西。
犬那個笨腦袋,應該是會忘記他的…呿!真笨。

八成是找了個人好好生活下去了…

明明當初是自己放手的啊,
想忘,忘不掉。

真心希望他幸福不是騙人的,只是不甘心…

希望他…不用煩惱他的新愛人的事,也不會受到危險。

桌上的電腦顯示還有好幾份企劃案等待他同意或拒絕,他頭痛的打開了其中一個……





古董中頗受歡迎的一篇
是因為本人的惡搞精神初出來了嗎......
囧無罪
創作者介紹

各式各樣的野心

helen1129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