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了紅白,陪我去喝一杯?」

慶太有些吃驚的從雜誌中抬起頭,一方涼平是那種看起來滴酒不沾的人,另一方面則是訝於他竟會邀請自己。

三人組團那麼久了,當然早已經成為相當要好的朋友,或許是興趣不同吧,三人除了一起打電動外,私生活幾乎沒有交集。

helen1129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