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經盡力了嗚.......

話說能打出跟自己預定的完全不同的東西也是才能嘛

三千多字中有大概三百字的OOXX(古時候這種東西都要叫it是嗎?)

能接受的就請往下跳躍吧!












這很正常的不是嗎?

通常在閒談中聊到他的時候,我會忍不住帶著有些優越的語氣,習慣擺在臉上的微笑想必也是不受控制的上揚成得意的角度吧?


沒有辦法阻止滿心的驕傲溢出,對於他的優秀,對於自己的幸運。


記得……他是在櫻花紛飛的校園裡向我告白的。因為太不可思議的美好,直到現在我還是會懷疑自己的記憶。
懷疑擁抱是真的嗎?懷疑他的吻是真的嗎?懷疑那些溫柔的愛撫、因我而起的情慾還有之後一切的燥熱和臉紅心跳真的、全部都真的存在著嗎?


他的喜怒哀樂聯繫著我的生命,他皺眉我會心痛,他的笑容能讓我打從心底感到欣喜。


我病了,病得不輕,病入膏肓。


喂,阿部……你只看著我一個人好不好?
因為我已經對你投入了遠比依賴還要更自私的感情。




「吶,西浦還不錯吧。」

「是不錯,球場也比原本以為的大……」

「那你就來讀嘛!」他轉頭對我笑著強調:「跟我一起。」

那個春假被他約出來參觀學校,回程時我們並肩而行。
明明是漫步在春天特有的微寒中,我的臉卻燒了起來。

「你又臉紅了,剛剛應該是告白的我比較害羞才對,你這傢伙卻連話都說不好了。」他的笑容裡少了平常深沉的思慮,變得比較像是一個單純的小孩發現了有趣的事情,正在細心觀察著。

「你……你說的是真的嗎?喜歡我……什麼的……」

「那種事情怎麼能講假的啊!我也是猶豫很久才敢講出來的。」

猶豫很久?雖然配上他的表情實在沒有說服力,不過我相信他。


一二年級時大概只有我單方面的認識「那個沾光的一年級」,可是一升上國三之後卻不知為何很自然地熟絡起來。然後逐漸地,我會繞去他班上,會去看他的比賽,會在很偶爾的敗場之後把他抓到哪個小攤子狂吃一頓。

我不是沒注意到自己正不斷以安靜的視線和心思追逐著他,那時候我刻意把這份感情壓制成類似嚮往的東西,盡力將它隱藏,完全不想冒任何險去破壞好不容易才得到友誼。

深深的吸一口氣,「我也會去西浦,以後請多指教了。」


是你的話敲碎了我的偽裝,如果具象化,那個竄升而起難以名狀的東西會不會讓你窒息呢?


「你就不能直接了當的回覆我嗎?」有些埋怨的口氣,但他下一句話卻是把頭靠在我的肩上講的,手臂輕輕環住我,「不過你已經比某些人好應付啦,我應該要知足才對。」

「……應付?你起碼要講好相處吧!」

「我又不是特別擅長表達的人……唔……」

不擅長所以就接吻嗎?因為算是在大馬路上我有試著掙扎,但被親吻的喜悅卻又害我力不從心,只能在喘氣的時候瞪他。

「不要連生氣也那麼可愛嘛!我送你回家。」
他伸出手,我就呆呆的任他拉著走。

如果我的反應不要那麼後知後覺的話,我是不是就會拒絕和他牽手?──這是一直走進房間關起門來才意識到的事。


他說的是誰?



後來真正見識到他對投手的控制慾,其實最開始我是想笑的。

那就笑吧。所有激動的情緒都是因為三橋的怯懦而來,他的眼底捲起我不曾見過的波瀾。

我這次很快就意識到自己的嫉妒,並在合宿的夜裡,他在我枕邊輕聲說了句晚安之後了解到這有多麼不可取。

不可能去破壞的,你最喜歡的棒球。所以面對三橋的時候我的一言一行都會更加柔軟。


「榮口,謝謝你的幫忙,我跟三橋那傢伙談了很多……」
帶三橋和田島到阿部家的隔天,他對我說。
我無法直接用不客氣帶過,也不想問他們談了什麼。

我這麼做,不是為了西浦、不是為了三橋,只是為了你喔。

被妒火灼燒的感覺並不好受,將之壓抑於心中也很痛苦。那時我終於不顧他的腿傷,把身體靠向他,緊緊抱住。

「你的傷……趕快養好啊……」我大概用哽咽的聲調這樣說吧。這也是我希望成真的事,但與我最想說出口的禁語差了十萬八千里。
你當然沒有察覺到,只是伸出厚實的手掌拍拍我的頭說:「嗯,等到新人戰的時候一定沒問題的。」



你沒有騙人。靠著三橋和你耀眼的投捕組合,西浦一路從金光燦燦的秋季大賽搶下春大的種子,順利的以黑馬之姿踏入甲子園,而後的夏大更用埼玉縣冠軍的身份再次開啟甲子園的大門。雖然都還沒達成隊員們一起立訂的目標,但那勢如破竹的氣氛的確讓西浦全校師生為之瘋狂。

然而你在每一場勝利之後的笑容卻讓我覺得越來越遙遠。

你已經不是我一個人的了,或者從來都不是。在我聽聞各種千奇百怪的傳聞之後,我對你的信任不變,但是混雜了太多種負面情感的不安卻還是長為一頭兇猛的成獸。



「今天很快就適應啦……你開始習慣被這樣弄嗎?」

沙啞而惡劣的問句在耳邊響起,然而只是更加據我身體的顫抖,我像是忍無可忍的抓住他的肩,用難以想像的甜膩聲音對他請求:「快點……阿部……」

「都這時候了……我想聽你叫我的名字,勇人。」他一邊我的胸上又啃又舔地留下印記,一邊套弄下身的手指並沒有停下。

最後的兩個音節呼喚的是如此溫柔,在我如吟唱般喃喃道出:「隆也…隆……」的時候,他便緩緩的進入,趁著這份痛處的存在,我任淚水模糊了視線。

真的,我只有這時候才有足夠的幸福去囚禁那頭獸,牠的悲鳴幻化成我那一聲聲嘶啞的呻吟,牠掙扎時用齒牙劃下的傷口總讓我在隔天清晨看到「我先走了」的紙條後吹進冷冷的風。


忌妒、憤怒和厭惡──簡單講,空虛感快把我逼瘋。



西浦祭,去年野球部很混的拿投球機敷衍了事,不過今年社員人數一時爆增,所以決定舉辦「猛男水球大賽」,好讓後輩們得到水球的滋潤……這種邏輯不通的活動我根本羞於說出口,導致弟弟興奮地詢問時,我只能冷淡的回一句:「當天二年級社員休息。」

十加一的社團前輩只要前一天負責把場地佈置好,其他的事則看意願幫忙──三橋你禁止去給水球砸!阿部最後對王牌大吼。

我邊將篠岡畫的海報描邊,邊偷看忙進忙出的他。
在我身旁的三橋已經把他負責的架子給撘好,好像有些無聊的打著呵欠。

「請問現在誰有空嗎?可以幫我把這個定在休息室外面嗎?」
學弟一手扛著梯子,一手捧著布條和膠帶之類。
「我…我可以…幫忙……」三橋帶著他獨有的顫音回答。

「三──橋──!!」本來還在和花井說話的阿部不知何時已經衝了過來,「不准你爬那麼高!摔下來怎麼辦?我……」
「阿部!」打斷他的話,我用比想像中還大的音量,「……學弟你先走沒關係,我剛剛也有聽到廣播。三橋,我的工作跟你交換吧!」

在三個人都呆掉的當下,我就把工具都取走了,不過他還是很快就追上來,「這個還是讓我來吧!」他說著就想拿走我手上的東西,而我則繼續固執的向前走,連轉頭看一眼都沒有。


我再怎麼樣都不能說出我恨透你為他做那麼多事這種話吧!



「隆也!隆~也!」
球場裡有個人大聲叫著,隨著那呼喊聲,我感覺到他抖了一下。
「那裡有人找你喔。」
連抑揚頓挫都懶,我把梯子放好。


「……你自己要小心點。」


他留下這句,還是慢慢的往那人方向走去。
那個人,榛名元希。
他們談話的聲音並不小,我站到梯子上也能看見他們。


「園遊會是明天啊……你們野球部要做什麼?」
「丟水球。」
「喔喔~隆也都長那麼大了可不要被別人給砸哭喔!」
「不勞費心,倒是學長你是不是以為西浦祭是今天啊?」
「…………春大輸給我們講話還那麼大聲!」
「那是為了儲備夏大的體力。」


我知道他對那人一直都有的心結早在之前幾次的交戰中解開了,聽著歡樂異常的抬槓,我一階階踩到梯子的最高處。

一直不敢面對的心結,我決定今天賭賭看。

你其實很少直視著我你知道嗎?比我認為該要有的少很多。你的視線通常都穿過我,繞到你的興趣還有無法忘懷的人身上。

算好時機,放開扶手,雙腳輕輕往後一滑,不忘對你的方向投以笑容。

「勇人!!」




看到他把水果漂亮的削好擺盤的時候我真有點不敢置信。

「你有必要露出那麼震驚的表情嗎!」
「呵呵,抱歉抱歉。」

微風把白色的窗簾吹起,午後的陽光像融化的砂金流入。

用可以伸長的左手執起叉子,他到我對面的沙發坐下,「你什麼時候要回去學校?」

「下禮拜吧?我爸說進度不要落後太多。」

從那種高度跌下來只有摔斷右手算是還好,隨著復建的進行其實也已經能活動了,不過醫生建議不要再打棒球,那對手臂的負荷太大。

「我都有給你補習啊,應該可以再多休息一陣子。」

「那怎麼好意思!而且你總不能一直不去練習吧?」才不會不好意思,想把你一輩子都拖住…………


我的賭博到現在為止都稱得上是成功,這是最後了。


「況且我現在的情況也必須退社了,你應該要先顧好之後的比賽,不用管我了才對。」
「你在說什麼?……」
「沒什麼…只是我最近隨便想想……」低下頭,用左手捂住雙眼,跟預計的一樣,講出光想就會鼻酸的話語:「我好害怕……你是不是已經不需要我了,我…可能沒辦法再和你一起站在球場上……」

除了自己斷斷續續的說話聲,他的腳步聲也慢慢的向自己靠近,然後他把我攬進他的懷中,「這不是需不需要的問題!我……我不會離開你的。」



是嗎?
至少,我希望如此。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不起(跪)我明明是要來推廣A榮的
怎麼變成在紓發我的中二情懷......
到後面很明顯我的思緒亂掉
因為有朋友要來玩所以......(被揍)
還有這文是在恋は戦争(ピコ.ver)→悪ノ召使→悪ノ世界(炸)這些歌中不斷循環所產生的
(偶爾還有流星群囧)
總之我快爆炸了對不起(趴)



helen1129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