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誕生到這個地球的那一天
想必有太多的悲喜
於是我們哭了起來……




一切都是出乎意料、措手不及,再好的運動神經也無濟於事。

女孩的脣、受傷的眼神、洗髮精的香味、疾走的亂髮、一瞬間的厭惡、虧欠和心疼。

山本並沒有一下子推開強吻他的女孩,也沒有在後退一步強制結束這錯誤的接觸時放聲大罵,更沒有急著追逐河堤上那狂奔而去的細瘦身影,他只適用平常的表情平常的語氣說了些平常的婉轉拒絕。

從她急急道歉的動作上,他真的沒辦法發火。

阿綱的家庭教師好像曾經批評過他太容易心軟,雖然跟阿綱比起來還差的遠了,但山本並不否認這評論的正確性。

當他與那女孩道別後,獨自背著球具走在銀髮少年剛剛奔跑的路上時,他思索著是不是該有所改變。


獄寺一直跑到商店街才停下來,靠著貼滿廣告的電線桿喘氣。

為什麼要跑?這種問題不需要想太多就能知道不適合用理性去設法尋找答案。

不過是個討厭的無神經男在夕陽下放閃光罷了,他為什麼要逃命似的調頭就跑?身為十代目的左右手該有的勇氣早就被他稿的蕩然無存了!

估計從那個方向山本是看到他了吧?就算一臉驚訝,但就再沒有多餘的反應了……該不會是很享受吧!?

記得小時候看到老爸跟情婦熱吻的時候,自己也是拔腿就跑,雖然跟這次不一樣,不過感覺都好像是看到不該看的東西,不管對看者或被看者都一樣。

里包恩先生曾經警告過家族成員間要和睦相處,但他就是討厭山本對誰都笑得像個傻子的那付德行嘛!獄寺點燃菸,看著天色由橘轉黑,街燈一一亮起。

他還是不曉得為什麼要跑。


「獄寺!」看來是他先發現他的了,那個不曉得幾歲就開始抽菸的銀髮少年,正出神的望著天空。

「啊!」這傢伙偏偏在這時候出現!獄寺轉過頭,擺出他自認為最凶惡的表情說道:「我要去十代目家,沒時間跟你講話。」

「是嗎?……」山本悄悄嘆了口氣,他抓起獄寺的手,轉身他家的方向拖去,「那你先跟我過來一下。」

「喂!臭小子!」棒球狂的力氣怎麼這麼大?「你拉我做什麼?放開啦!」

山本連看都沒看獄寺一眼,只是一味的向前,用有點冷冷的口氣說道:「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表情糟糕的讓人想哭?阿綱會擔心你的。」

當初為了跟這個暴躁的夥伴相處,他特別觀察過獄寺眾多惡劣表情裡的細微變化,如果山本推測無誤,這時候的獄寺正在難過,幾乎是隨便激一下就會放聲大哭的那種。

「你在說什麼鬼話啦?」獄寺當然知道自己現在連努力擺出的笑容都僵硬道不行,可是關山本屁事啊?無論如何……他不想示弱。

正當獄寺已經掏出炸藥準備扔了就落跑時,卻聽到山本他老爸極有元氣的「歡迎光臨!」


「阿武你帶朋友來玩啦?是上次昏倒的那個嘛!要不要吃鮪魚肚肉啊?」山本老爹從玻璃檯後面熱烈招呼兩人。

「等一下啦!老爸,我是請獄寺來教我數學的!」山本隨便塞了一個理由,穿過店面踏進家裡。

「喔喔!超難得的!我把上腹留給你囉,獄寺同學!」即使把家門和房間們都關上了,仍能聽到那中氣十足的呼聲。

山本的房間並沒有什麼特別,應該說,只有藉由屋外街燈照射進來的光當然看不出有什麼特別的事物。

「這樣就好了,你可以稍微一個人靜一靜。」

「……啥?」

「我的意思是……你可以盡情發洩你的情緒,你現在心情不是很差嗎?反正這麼黑我什麼都看不到,我不會說出去的。」

這沒開燈的房間的確暗的讓獄寺看不清山本此刻的表情,而更加突顯山本的語氣有多麼溫柔。

「你要我一個人靜一靜……那你待在這裡幹麻?」

「我可以當衛生紙,抱枕之類的…你要我出去也是可以的,不過我猜你會要問我一些事吧?」

「有事問你?……這種事不是有女朋友的你有時間做的事吧!」獄寺必須一個字一個字慢慢的說,否則突然湧上鼻頭的酸意會讓他的視線更加模糊。

「女朋友?啊!那個人果然是你……」只聽聲音,也能猜到山本一臉苦惱的樣子,「她只學姊啦!放了情書在抽屜裡叫我出去……」

「然後就被拐了?接吻了?」

「不算吧,那祇能算是我被單方面的奪走初吻而已,我有告訴她我有喜歡的人了。」


在山本說完話之後,是一段冗長的沉默,甚至能聽到店裡客人的點菜聲。

一直到有個客人一次點了三盤鮭魚的時候,才突然的,有個溫熱的東西撲進山本懷裡。

「借我靠一下……」獄寺把手環在山本頸後,整張臉埋在山本的胸膛上,以致聲音聽起來有點悶悶的,「不曉得為什麼,我從剛剛就好累。」

「是嗎,那你好好休息。」山本知道這句只是言不及義的蠢話,但在獄寺有任何表態前,他不忍破壞這個擁抱,再說太多的話。

獄寺感覺到山本溫暖的手掌輕輕按在背上,如此親密的距離足以讓他聽清自己和他的心跳聲,那最沉穩卻最代表活力的聲響;再來是呼吸、體溫,還有一種直覺……

他抬起頭,在眼中還有淚的時候,用還有點嗚咽但仍然粗魯的聲音問道:「你告訴我,你到底喜歡誰呀?」

「我……」其實山本早就能適應黑暗而多少看到獄寺的臉了,於是他為這從未體驗過的神清感到驚訝,一瞬間先前的不確定感和窩囊心情竟都一掃而空。「我……」他忍不住用手背溫柔的撫過獄寺的臉,替他擦掉那些山本逐漸知道名目的淚水。

然後,順理成章的吻了他。


總之吻的細節是寫不盡了,他們都還青澀卻很熱情,這吻並不激烈但令人迷醉,山本的手早就摟上獄寺的腰了,在喘不過氣而分開之時就又在尋找對方的脣,光是吻,就讓獄寺連情緒的變化都不得不停擺,只能閉著眼,任由自己滿臉通紅了。

「我喜歡你,請你跟我交往。」這是待到他們都好不容易冷靜下來後,兩雙眼睛終於能互相對望時,用「學妹對暗戀的學長的」口氣的山本的告白。

基本上這是從學姊那兒現學現賣的「先吻再說」技巧,適合情緒一來就隨機使用的告白方法。
獄寺先還在喘息,當意識到山本說了什麼後,隨即瞪大眼,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臉頰上仍保持接吻時的紅色。

然後,綻出極少為山本而有的單純笑容,「沒想到你真的說了……」輕輕撥開山本的手,獄寺後退了一步,「我絕對不會給你答覆的,臭小子!」

「耶?」失,失敗了嗎?的確照前文所敘述那種告白法只能用來嚇人而已,但太過深思熟慮就跟本篇不合啦,同人最忌諱把角色的個性大改造了……

「不是那個意思啦!」好像能看到山本苦惱的樣子啊……獄寺連忙否認,偏過頭去,一邊抹掉還殘留的淚,一邊小聲的說:「我都已經跟你撒嬌了……超丟臉的……我才不會跟莫名其妙的人撒嬌……」獄寺盡了最大能力想要表達清楚,他用眼角偷瞄山本,聽到他呼了一口氣,應該是在對自己傻笑著。

「那代表說……我可以這樣子對你嗎?」山本說著,他緩緩步向獄寺,捧起他的臉又是輕輕的一吻。

「恩…對啦!不過不是現在!」跟前一次不同,獄寺猛然把山本甩開,說話的口氣似乎有點惱羞成怒,「我已經利用完你了,給我閃開!」

「你不吃壽司嗎?」山本原想拉住他的,但看到他恢復朝氣的眼神到覺得無所謂了,幫他開了門。

「我說過我要去十代目家。」

「阿綱家?那我也要去。」

「你來幹麻?」

「保護藍波別讓你炸死他。」

「你去死!」






……誕生在這樣的一個時代
不過我卻因此遇見了你……





End



後記:

「阿武你又要去別人家打擾啦?來把這個帶去分給大家。」經過店舖時,山本老爹裝了一盒綜合壽司,遞給山本時特別小聲提醒了句:「裡面的上腹肉是要給獄寺同學的,你別忘了。」

「知道了,」山本接過有點沉的盒子,向逕自走出店門的獄寺大喊「喂!等我一下啦!」

「你自己不會追上來啊?」語氣真的不好,但獄寺的確放慢了腳步。

「因為老爸要我帶壽司啊,」山本笑容滿面的跑出來,「裡面有指名給你的喔!」

「哼!你又拿難吃的壽司賄賂十代目了!告訴你,我才是十代目最依賴的左右手!」

「那既然賄賂不了阿綱,我們去你家把這個幹光好不好?」

「!…………」獄寺不曉得該說「幹麻來我家?」還是「原來你是這種人!」只能瞬間愣住。

「哈哈哈!我們快點去阿綱家吧。」






創作者介紹

各式各樣的野心

helen1129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