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作者說他上上上禮拜就要打完第一章的,現在都快要交第二次統計報告了耶!!他為什麼要如此富奸呢?

希&音:因為作者肥啊。(速答)

Q:有人還記得之前演什麼嗎?

希:誰記得啊!我連多項式怎麼解都不記得了,我記這個幹嘛…………(哽咽)







「…………就猜到你會這麼說。」他前面的沉默是在忍笑。

其實他的反應還滿特別的,如果是其他人聽我這樣的回答,不是直接露出鄙夷的神情罵我還沒長大,要不就勉強附和幾句「我也有看小丸子」之類的……說到這就有氣,新版的小丸子怎麼越來越公式化、越來越沒深度啊!還我當年對三條線的感動啊!!

但陽音的笑不會讓人不舒服,除了不帶惡意外,他那好像是碰到舊識的態度倒是讓我有點好奇。

「只是先去說明情況不會花太久的時間,大不了你先把錄影機設定好……哈哈!你果然會露出『對厚!』的表情!」他這次是毫不客氣的笑出來,對一個忘記家裡有DVD錄放影機的笨蛋的恥笑。

「我想看首播不行嗎!」吼了一聲,還是趕快衝進家裡把東西調好。


「那麼出發了。」說著,他蹲在地上,把紫色美工刀往地上一插,狠狠的在我們中間的柏油路上劃了一條直線,到底後美工刀當場碎裂,這叫愛把萬物擬人的我好生憐憫,紫紫是那樣纖弱怎麼可以對他亂來呢?看啦那麼用力都把他弄壞掉了,可憐那殘花敗柳……

「從這裡硬鏟開的次元通道只能確保路線三十秒,不要再一臉遺憾的瞪著美工刀的殘骸啦。」他很快抓住我,並把我扯進裂成有一人肩膀寬的隙縫中。

「哇啊……啊?」別怪我發出笨蛋般的聲音,開始的失重感讓我忍不住尖叫了聲,但尾音都還沒發完,雙腳就傳來腳踏實地的感覺,往下一看,我的確是站在地上而不是踩在黑黑的溝裡,而且站得可穩了,疑惑的聲音不住脫口而出。

「這樣就算穿越了不同次元而到了類似的地點,還滿簡單的吧。」

抱歉我完全看不出來這哪裡簡單,或者說,我對穿越的概念只有主角跑到過去跟那邊的達官貴人談情說愛的小說情節,你跟我炫耀也沒用啦!

環視周圍,發現這裡已經不是那條被機車塞滿的小巷子了,空間很寬廣,放眼望去只有遠方高大的樹影,因為天色昏暗沒辦法看清樣貌,隨風搖晃的樹枝發出低低的聲音。

「這個次元的代號是『隨想天』,是以人類為主的次元之一。」

陽音一邊解說,一邊撥弄他掉到前額的銀髮……銀髮?!天底下怎麼真有人的髮色會是這種如銀製品般閃耀的顏色?然後仔細一看,他的眼睛也從普通的黑色轉為看不出深淺的紅。

「你的頭髮跟眼睛……」雖然很棒不過是很老套的組合。後面那句當然沒講出來,我只是一臉呆滯的指著他。

「萬物在每個次元裡都會有所改變,像你也有一些變化喔,你們這種小女生應該很愛帶鏡子照自己吧?拿出來看一看。」

你講的是哪個年紀的小女生呀?而且這年頭空氣污染太嚴重好容易長青春痘,超想學會中原須奈子那種所到之處的鏡子都會自動碎裂的絕技喔!

話雖如此,我都會隨身攜帶以前去看演唱會時買的週邊小鏡子,上面還精美地印著歌手的簽名,因為是限量品,很適合拿來和同好炫耀,

「……請問這是哪位?」

金髮、碧眼,長長的睫毛隨因為驚訝而眨不停的眼睛華麗地上下刷動,小巧的鼻子鑲在精緻的臉龐最完美的位置上,蜜色的紅唇和完美找不到一絲瑕疵的皮膚……這這這位小美人是誰啊?!這位我夢幻中的金髮蘿莉是誰啊??

「這是你喔,這個次元的你,」他皺了皺眉,「雖然感性上能了解啦……如果對自己的外貌那麼不滿意就乾脆換個次元生活嘛!你那個次元的人好奇怪。」

不好意思哪!就是沒辦法像你們那樣跳來跳去,不得以只好動刀燒財求一副好皮相……這樣想著,不甘心地察覺到自己的可哀之處,鏡中倒影微微皺眉,可惡啊!人正連發愁的樣子都像畫一樣!!


「一直瞪自己幹嘛?」陽音的手臂很自然的環住我的肩膀,明明不熟動作卻突然這麼親近,我一下僵直了身體,發覺到這點的他馬上低下頭又對我輕輕的笑了:「別緊張,我只是要帶你去看看這附近的一家小餐廳,不過如你所見,空曠的跟澳洲沙漠一樣,所以……」這時候,有一股冷冷的氣竄來,「用飛的比較快不是嗎。」

「……………!!」連小聲尖叫都沒辦法了。好可怕,完全不曉得怎麼用的就飛起來好可怕!眼看著離地面越來越遠,我緊緊抿住嘴巴,連轉頭也不敢。

「放輕鬆,放輕鬆~」他現在兩手都從後環抱住我了,想當然爾我怕得連抗議的念頭都沒有,「真想不透你為什麼那麼害怕舞空術,你明明就很擅長……」

欸?他在說什麼?正當想問清楚的時候,卻開始前進了,而且是非常莽撞的突然加速,如果是尖峰時刻的公車司機這樣開,想必已經倒了一排人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只顧著尖叫的我當然很快就忘記那短暫的疑惑了。


「天啊!你好吵!!你可不可以閉嘴啊!!!」終於降落下來的時候,陽音的抱怨其實沒有一點怒氣,鬆開手的第一件事就是捂著耳朵發抖,說話的口氣當然兇不起來。

囉唆!你活該!咱們可不可以換一個不黑屬性的男主角啊!!這話我沒說出來,不是想他生氣所以要惦惦什麼,單純是因為連續叫了一陣子(十來分鐘)喉嚨很痛說不出話。

在我眼前的「小餐廳」是一座哥德式的城堡,那種「我家有八十八間客房」的古堡,三個人高的大門前排了兩排西裝筆挺的男人,整齊劃一的向我們這邊鞠躬:「恭候大駕多時,高貴的異鄉人。」

沒見過這種陣仗的我當場傻住,而陽音則露出厭煩的表情,左手做了一個奇特的手勢,接著往前一彈,所有人影就突然消失了。

他轉過頭對我燦然一笑解釋道:「那些都是虛像,這邊的店主很好面子。」

呃……不予置評。是說如此搞不清楚狀況的我除了疑問外還能有什麼評論呢?這種誤上賊船的感覺好討厭啊!!


helen1129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丁丁
  • 喔喔喔新番啊是新番欸!(痛哭)
    我剛剛看完超人x蝙蝠俠就來這看妳了呵呵
    (公子哥兒的必須配備就是傲嬌啊啊啊啊啊~~~)

    然後為什麼陽音也落入學長老套的長相裡面了?
    還有,嗯,我喜歡楊音(笑)還是腹黑好
    我愛玻璃劍!(握拳)
  • 喔喔 好感動 我排在炒麵插(喂!)杯麵後面耶~~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愛這款~是說學長應該會是我很喜歡的類型,不過到現在都對他沒有愛~~
    然後你有料對一件事 音他是玻璃劍XDrz

    helen112986 於 2009/02/09 17:43 回覆

  • 筠兒
  • 喔喔喔喔喔喔喔

    超人X蝙蝠俠!!!!!!
    我看到了(推眼鏡)
  • 安
  • 真好玩

    我喜歡這個劇情,越來越有趣了!
    真是很有你的風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