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樣不修排版了
宿舍的熱水還有嗎~~~好擔心囧





這是篇 不開心的 短篇同人們

配對依序是3A/榛A→田花→濱泉→和準

(對對,就是把之前的四個配對又拿出來玩)

我沒把握能寫出讓人悲傷的感覺

但就是篇不快樂的東西

所以還請斟酌取用

(是說看完之後覺得很普通沒感覺的話也請別笑我

我是過的太幸福的孩子XD)

那麼 請進……









06:00等待 (3A/榛A)












盤裡的煎蛋和香腸還有熱氣,馬鈴薯沙拉看起來也很美味,

但阿部還是最喜歡有些涼掉的烤土司抹奶油。


三橋那簡潔到有些冷漠的紙條擺在一旁,

那句『愛你』讓阿部的嘴角不爭氣的上揚,心頭竄起一股暖意。


還會單純的心動,那應該就代表自己還沒成為貪食愛情的怪物吧?


沒有解答。電話鈴響的時候,泡咖啡的熱水還在爐上煮。

榛名要他把今晚空下來,在查詢了三橋的行事曆後,阿部就像往常一樣的答應他。






偷情?

是的。阿部在浴室的大鏡子前解開睡衣的鈕扣,

長時間在室內工作的皮膚早已不似當年黝黑,斑斑的吻痕和齒印於是更加鮮明。


這些都是昨夜激情後遺留的證明,三橋的不安與怯弱卻在性事中化為挑逗慾望的獠牙和利

刃;與之相比榛名的動作竟溫柔了多,但他也是個愛留痕跡的笨蛋,必須提醒他一下。


沒有把握三橋不會察覺到這件事,而阿部是被動的在等待那一天。

等待他放棄無用的信任的那天,
或者等待榛名放棄傻瓜搬的妄想那天。


這樣就好了,究竟是因為不忍看到他們悲傷的表情還是只因為自己怕寂寞,都無所謂了。












12:00無回 (田花)














哼著小調、踏著輕快的腳步,通往療養院的路上,我的心情真的很好,

因為漫長的修學旅行終於結束,我終於又能見到他。



忍住不吃的便當裡有我最愛的蘆筍培根卷,

一想到又能跟他共度午餐我的肚子又更餓了一些。



在進門的時候我特地壓低音量向櫃台小姐打招呼,不過還是被嫌太吵了。

「真是的,一點都不熱鬧。」我嘀咕著,但是想起他也算是個喜歡安靜的人,

我又覺得這裡這樣子剛好。



走過其他病床,伯母站在他身旁好像在發呆的樣子。


「伯母好~」

「啊!田島君……」他那雙漂亮的眼睛跟伯母一樣,我彎下身想看清楚點。


對了!我長高不少喔,雖然還沒有他高,不過有夢最美嘛!


「正好有事想跟你說……」

「嗯?」連認真的表情都好像。

「田島君,謝謝你,已經夠了,就連我們……也不奢望梓能醒來。」


我笑了,「啊~伯母終於受不了我一直賴在梓旁邊了嗎?」



「不、不是的!你從梓一出事就每天陪伴和照顧他,我們全家都很感謝你。但是……你是

個很好的球員,聽梓說,你也比任何人都熱愛棒球,真的,請不要為了他浪費了你的前途

!」

「同性戀也沒辦法在球場上生存,我要等梓醒來賠我。」看到伯母驚訝的面容我又笑了,

好不容易才正色道:「唯有死亡才能將我倆分開……而我嚴密地相信梓不會對我那麼無情

。」

我抽了衛生紙遞給伯母擦眼淚,不曉得為什麼,伯母的臉有些發紅。「果然很帥呢……」

「?」

「剛剛對你說的話請讓我收回。請你…請你陪著梓直到你決定離開的那天吧!」

「嚴密不會有那一天的啦!!」

我一邊大聲的回應,一邊看著躺在床上的睡美人。









愛上你的路徑,有去無回。






















18:00不在 (濱泉)












夕陽的金色光芒很燦爛漂亮,但很快就會消退了,取而代之的是區公所打開的路燈。



從他租屋處搬來的紙箱實在太重,一路搖搖晃晃的蛇行讓你最後終於倒下,

縫著『挑戰』的旗子還有其他雜物統統散落一地。



這樣一摔,你的淚水再也無可抑止地從眼眶中逃逸而出。



原本以為他的一言一行並沒有讓你瘋狂的力量,你的情緒總能建構在理智之上;


然而等他真的如他所言消失的時候,
你才發現你記得他說過的每一句話,還有每一個笑容。



『對不起…孝介…』那晚,他用比嘴角滴下血滴的頻率還要慢的速度喃喃念到好多次,

『我配不上你……我早就知道的,卻捨不得放手……』

『我會離開的…那些人應該不會再來……對不起…孝介…最後的夏天卻不能為你加油……

……』擔架上,他那樣說。


而你只是握著他的手,

他為你對那些人所露出的猙獰面孔你從未看過,所以你連『謝謝。』這樣簡單的話都只能

哽在喉嚨,無話可說。


「笨蛋!我才不管…才不管你有什麼樣的過去!!你、你為什麼不在了啊!為什麼啊!」


如果可以,這個帶著哭腔的咆嘯能夠傳達給他,你多麼希望。











00:00最後 (和準)












禁行車輛而使這裡出現許多小攤販是最近的事。


當他籌措好賣關東煮的資金時已經夏天了,好在從第一天快要收攤的時候就出現了一位之

後每天都來的常客,是個帶有好脾氣面容的男人。


「喲~今天生意不錯嘛!」

「哪裡,托您的福。」

一邊和他寒暄,一邊將他所點的食物盛進碗中,「清酒不加熱嗎?」

「不了,今天是最後一次來,醉了沒差。」

「最後一次?」

「哈哈!我要結婚了,總不能半夜老往外跑吧!以後還是會常來打擾的。」

「恭喜恭喜,請務必帶夫人來觀照啊!」

平常都能輕易漫無邊際地閒扯,而今晚等到客人開始喝酒後就沒有話題了,

除了湯汁沸騰的喧囂,這是個恍若無聲的近午夜。


「那個……」首先打破沉默的果然還是他哪~

誰叫他當初開店的理由之一就是想要找人聊天,「十二點了呢!」

「是唷~」將杯中無色的液體一飲而盡,微紅的臉龐還是帶有淡淡的微笑,

「哪~老闆,你知道為什麼這裡要禁止行車嗎?」

「聽說是發生了一場死了很多人的車禍……」

「很可怕哪!好幾台車都撞的稀巴爛!」

從他說話的口氣和音量就知道已經醉了,然而沉穩的氣質仍沒有改變,

「我遲到了,所以只有看到那個畫面。」



「遲到?」


「早一點點或許就能和他一起……哈哈!」


那個雄厚而爽朗的笑聲迴盪在清澄的夜裡,

店主這才注意到那個男人始終是看著某個方向與他對話。


直到他買下店面離開這裡的時候,男人都沒再來過。









□■□■□■□■□■□■□■□■□■□■□■□■□■□■

我沒有排版的智慧 over(被打)

本來就有寫黑暗的打算

然後標題的草案都是關於吃的XD

如果有不懂的劇情請問我

(想挑戰五百字的短文下場就是故事不清不楚囧)


正在流鼻血的h子


helen1129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丁丁
  • 阿部真是驚人的混蛋(挑眉)
    萌泉讓人覺得好心疼喔
    ><
    在妳筆下田島神真是個不可思議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