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是自己的部落格就不要太拘謹的排版了(喂!!)

總之這是水榮喔~~~

我要直接從ptt貼過來~~~





只是覺得先空一頁會比較漂亮XDDD

這篇是被很多因素(EX沒網路、笑園漫畫大王、沒有形象音樂等)

而卡的很慘的文

請大家溫柔觀看喔~~













他們兩個人站在空蕩蕩的遊樂園門口前,
一起看著「本日閉園」的牌子。





連綿不斷的雨水讓一切都染上迷濛,
但是她的臉上依然一如往常掛著溫和的微笑,
這令他還是非常安心。









『對不起哪,勇人,明明跟你約好了……』
她讓他勾著她撐傘的手,
那時他沒有發覺腕中的觸感太過細瘦。
『等到下次放晴我們再來吧……嗚!』

突然轉變的痛苦神情是最鮮明的記憶,
覆蓋過他呼喊的語句、救護車的鳴笛聲和冰涼的雨水。






對了,那時的雨滴在臉頰是溫熱的。







「喂,榮口!醒醒!你怎麼了?」有個人的手輕輕地推著自己的肩膀,試圖喚醒自己的聲
音相當溫柔。天色陰沉,所以張開眼睛時沒有預想的刺眼。

「車晃成這樣你還睡的著啊……」因為有特別保養的緣故,水谷的手指沒有一搬運動員會
有的粗繭,眼角被碰觸的感覺很舒服。「為什麼睡到哭了呢?」

「……要過站囉。」

「咦?怎麼不早說?司機先生──」

看著他匆匆忙忙地抓起背包,再自然不過地牽起自己的手,榮口一邊跟著他跑下車,一邊
輕笑出聲,惹得水谷回頭看了他一眼嘀咕道:「榮口你又哭又笑的很奇怪喔!」

「抱歉……」水谷把傘撐開之後就很平常地將自己拉進傘下,注意到這點的榮口笑意更停
不下來了,「只是覺得水谷你好體貼,很高興而已。」說完作勢靠在他的肩上,逗得水谷
面色一下子竄紅。

「榮口……你今天…真的怪怪的……」看到榮口難得做出撒嬌似的舉動,水谷又講了一次
同樣的感想。

「或許吧。」簡短的應了聲,換成榮口走在前頭,「快一點的話可以在那邊吃午餐。」

從站牌到墓園有一段距離,好在都是平緩的路段,雨勢也還好,是就算淋雨也不太擔心生
病的大小。

所以除了剛下車的時候,榮口都走在傘外,領著水谷前進,好像完全不在意身上的衣服正
逐漸溼透。

「就算雨小也不要刻意淋啊!」

「可是涼涼得很舒服啊!」沒聽水谷的勸告,反而還甩開握住的手,蹦蹦跳跳的加快腳步
,伸開手臂轉了一圈,「梅雨季都悶悶的,只有下來的雨水還會涼快一些。」

水谷指著自己的臉說道:「榮口,你的表情。」

明明口氣還算愉快,臉上的笑容卻已經變得冷漠,甚至是有點沈重,連勉強自己笑的力氣
都沒有了,水谷很少看到這樣的榮口。

追上去把他攔腰收進懷裡,直到這時才發現榮口的身體比平常冰冷。雖然外套也被染濕了
,水谷還是把他抱緊,看著他的臉再次問到剛才榮口迴避的問題:「你在車上的時候是在
哭什麼呢?作惡夢了嗎?」




「我媽,我夢到我跟媽媽最後說的話。」

榮口索性放任鼻酸的感覺蔓延,不再忍耐的眼淚安靜地滑下。

偶爾不小心談到母親的話題時,他強顏歡笑的樣子就令人心疼,但像這樣直接的淚水更會
激起人類天生的保護欲。

水谷慌慌張張地翻起口袋,好不容易才找到手帕,「那…那個我們今天不就是要去掃墓嗎
,別哭了嘛。」


今天是榮口母親的忌日,然而其他家人卻不巧都有事,雖然約好了下禮拜天再來,榮口還
是忍不住邀了水谷今天就來。

『咦?所以是要先拜訪伯母的意思嗎?好緊張耶!』

只是想起水谷那時真的在擔心的神情就會笑出來,榮口也同意今天的自己很怪,是說人在
最脆弱的時候情緒起伏就會變大變快吧?



他帶著嗚咽聲慢慢像水谷解釋道:「前幾天……不是我的生日嘛,我媽那時候雖然生病了
,但還是從醫院裡偷跑出來,因為…跟我約好了要去玩……當做生日禮物……」


這件事他連家人也沒講過,因為他沒有勇氣說出口,然而對著水谷,原本壓在心頭的鬱悶
卻能輕易的抒發掉。


他接過手帕,很快的把臉抹乾淨。


「文組的人是不是比較會鑽牛角尖啊?」水谷拍拍榮口的肩,「我很不會安慰人耶……我
猜伯母大概很高興有藉口可以偷跑出來玩吧,所以不用難過喔。」


沒有說服力的說詞和有點平板的語調,果然沒有被安慰的感覺啊……「不過這樣就夠了,
謝謝你。」榮口的情緒總算恢復到平穩的狀態了,從他開始溫熱的手心可以知道。





後來到了墓前原本的綿綿細雨就停了。

水谷向著墓碑碎碎念了一串「岳母大人請您把兒子放心交給我…榮口你竟然敢說我很隨便
沒擔當?!太過分了吧?!……婆婆您看勇人都欺負人家……不過都是我吃勇人煮的菜耶
,這樣嫁過去好嗎?……」之類害榮口得跟在一旁吐槽的話。


「不過就算您不要我榮口還是會喜歡我啦哈哈哈~~」

「你夠了喔!!」

唉~別看他像個傻瓜似的……


話說回來,會選擇一個傻瓜陪自己等待天晴的,也是傻瓜吧。








\⊙▽⊙/ 颱風可以走了嗎?可以嗎?可以吧 \⊙▽⊙/

我想呆會就要來修排版了囧囧

這篇水榮可以算是之前那四篇的梅雨翻外

寫的時候其實一直在愉快的卡卡......

明明是要拿來抒發對大學的不安和天這麼黑風這麼大的怒吼哪~~

算了,有愛最重要

下次預定也是短文們

不過想要寫寫黑暗文~~~~

--
慈愛的天父 祈求您能保守全天下所有腐女的意志
縱使腐海無涯 回頭無岸
也能勇敢的堅守自己信仰的王道
向前而行
(這是新簽名檔喔 希望主不要討厭我囧)

helen1129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