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賀!終於寫完一篇夏目的衍生了!
沒有H!沒有姦情!
天啊!我好感動喔喔喔喔喔!!!
(沒有才能之吶喊)




寵物理容



夏目拿到一柄梳子。



正確來說,夏目不是拿到,而是被迫收下的。

"我、我才不是感謝你把名字還給我喔!玲子的孫子!我只是、我只是討厭那個梳子被人類摸過弄髒了不想要而已,才不是要送給你喔!!"
面具底下傳來好像有些憤怒的女聲,然後一陣煙霧之後,妖怪的身影就從夏目的房間消失了。

「...真是的,怎麼每個妖怪都這麼我行我素的......」

話說回來,那妖怪不容分說強硬地塞在他手裡的這柄梳子,實在非常漂亮,透著溫潤的光芒像是玉石打造的,而握在手中的感覺則比預想的還要順手。
就連像夏目這樣對飾品沒有研究的青少年,也都隱約知道,自己被塞了一個不得了的東西。

「塔子說晚餐吃炸蝦天婦羅跟蕎麥麵......你怎麼有那種東西?」
從房門蹦蹦跳跳衝進來的貓咪老師,一看到夏目手上的東西,有些警戒地瞪了一眼。

「要我還名字給他的妖怪塞給我的,老師知道這是什麼嗎?不好的東西?」夏目緊張地問,如果是什麼會招來厄運的梳子,那他起碼要把它扔到影響不到藤原家的地方!

「說不好嘛...對人類沒有用的啦~那只是妖怪的器具而已~」貓咪老師慢慢湊近過來看,「果然是月暈之梳啊,傳說中是陰陽師擷取月光製作的,讓他的式神妖力增幅的法器。」

「是嗎?......」夏目若有所思的看著貓咪老師,趁著貓咪老師還不明所以的時候,一把將牠抓過來抱在膝上。

「!?夏目你要幹嘛?」

夏目不理招財貓的掙扎,執意拿起梳子就往那毛絨絨的背部一戳,梳子卻穿透過去了,「咦?」

「咦什麼咦!就說那是妖怪的東西啊!」貓咪老師不耐煩地躍出夏目的懷中,「別忘了我這個外表只是人類製作的憑依。」

「那我拿到這東西豈不是一點用都沒有?」夏目抱怨道。

貓咪老師則是很貓咪地順著臉上的毛:「那個拿去賄賂其他妖怪還蠻方便的吧,我猜。」

......還真是隻不可靠的大妖啊,夏目想。等等...?大妖?


「老師,有件事麻煩你,拜託你變回妖怪的樣子!」

「我為什麼要......」想了一下,斑很快就察覺到夏目的意圖,「我才不要!既高貴又美麗的我幹嘛閒的沒事讓你這個狂妄的人類梳毛?」

「老師明明就一直嚷著好無聊。」

「那是因為都沒有出現足以將你一口吞下,好讓我繼承友人帳的大妖怪!」

「你太過分了!今天晚餐是炸蝦是吧,老師你就期待麵衣only的炸蝦吧!」

「你!!.......」


一人一貓相互瞪視了老半天,最後終於是貓咪老師先放棄了,咕噥著:「你小子給我記著,搶人天婦羅如殺人父母啊...」一邊幻化為大妖的型態。

「咦?老師...?」夏目以為會是由他先投降結束這個小小的爭執,直到斑用鼻尖輕輕地頂了他一下才讓他回過神。

「要梳毛就快點吧!晚餐前一定要弄好!」斑低沉的嗓音卻計較著晚餐,讓夏目輕輕笑了。



斑那白色的毛髮摸起來又細又滑,意外的容易梳理,夏目小聲地哼著歌,都沒梳到結成毛球的部分。

跟老師這樣說的時候,斑不置可否地哼了聲:「所以我才說我是大妖怪啊,你有聽過哪個妖怪的毛打結的事情?不笑死人才怪。」

「那隻貓叫小咪?你從小就沒有取名字的品味呢。」

「你偷看我的記憶?」那彷彿透視一切的大眼凝視著夏目。

「我才不想看,是你自己倒映在自己眼中的。」那雙眼閉了起來,斑懶懶的趴下身子,放鬆地趴在榻榻米上。

夏目懷裡捧著應該是尾巴的部位,小聲地說了句:「......謝謝你,老師。」

而斑只是又哼了聲。




之後夏目在整理的蓬鬆蓬鬆的毛皮上,舒服的睡了一場午覺,起來之後又和貓咪老師鬥嘴一陣,此為後話。



創作者介紹

各式各樣的野心

helen1129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