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標題是亂取

這故事只是想寫一個畫面

猜到的人我請你吃孔雀餅乾

裡面有武器描述 等我回去翻書或許會修改也說不定w







風吹得乾澀,那聲音就像大地在哀鳴「拜託別再吹啦!已經沒什麼好給您的了…」似的,襯著男孩獨自一人的抽泣聲,顯得格外空曠。

實際上這裡除了顫抖著肩膀痛哭的男孩,沒有其他人,只有無邊的沙地還有看不到盡頭的晦暗天空,他一個在很空曠的地方哭著。

從他那瘦小的身軀,大約能判斷仍是個孩童吧。為什麼他一個人站在那哩,為什麼他身旁沒有任何大人,他只是一個勁兒的哭,大概也無法回答吧。

如果他再這樣哭下去,沒有發生任何契機來幫助他,那麼這樣一個幼小的男孩是無法在這片空曠的大地得到任何生存機會的,野獸出沒的日落就要到來,他將會化作小小的白骨長眠於此,如果沒有任何人來幫助他的話。


『安心吧,你不用再悲傷了……』──




明曦扛著垃圾,從外掃區走到垃圾場。


今天是他們班的返校日,假期中的學校什麼都沒有,就是灰塵要命的多,灑掃起來噴嚏聲不絕於耳,每個人都在抱怨:「這麼大一塊地方就我們幾個掃?」

「隨便掃掃就好啦…哈~好睏喔,早起好痛苦!」

「對啊對啊,我最近都晚睡晚起,今天早上起床的時候以為自己會死掉!」


同學們的笑鬧,明曦臉上也掛著淡淡的笑容聽著,不過他從一開始就無法加入話題,所以他覺得他的臉頰有點痠痛,他的思緒實際上已經跑到肌肉痠痛貼布的方向了,離題中的離題,明曦默默搖動手中,那宛如船槳的掃帚。

「明曦明曦~!」爽朗的女聲衝著他響起,班上那個特別漂亮的女孩──好像叫王涵欣什麼來著的──不由分說一把搶過他的掃把,還沒適應空虛感的手掌被塞入重物,同學笑嘻嘻地對他說道:「我們會幫你把工具放好跟點名的,垃圾就麻煩你拿去丟啦~」

「啊、那個……」在他反應過來以前,其他負責外掃區的人早都吵吵鬧鬧的往教室前進,就算有人願意聽他的話,這個距離也已經完全來不及了。

他嘆了口氣,認命的搬起說不上重但也絕對不輕的垃圾桶,慢吞吞地走向垃圾場。


好熱呀…午餐買刨冰吃好了……他仰起頭,瞇著眼睛看著一碧如洗的晴空,銳利的陽光刺激著他的汗腺,他感覺到汗水從他額間滑落,濕濕黏黏的,倒完垃圾要記得去洗把臉才行。

將垃圾袋奮力一扔進回收車裡之後,他用了旁邊的洗手台,先搓了肥皂洗洗手,再用相對冰涼的水洗洗臉。今天明明還是暑假,他卻在這裡使用學校的洗手台,真是有點特別的平常啊。

當明曦還在慢慢想著許多甚至跟他無關的事情的時候(對了您知道人的大腦有一半的時間都在胡思亂想嗎?)他的身後響起出乎意料的腳步聲,誰呢?他忍不住好奇的轉過頭。

那是一個穿著他們學校制服的女生,黑色的長髮整齊的披在肩上,白皙的臉上綴著端正的五官,體格高挑、四肢細長,裙子規規矩矩地蓋在膝間卻不覺得他老氣,對著明曦頷首微笑的樣子也無半分做作,看來就是一位容貌清秀、家世良好的女孩,明曦想著班上有這樣一位同學嗎?也對他點了點頭。

「你好。」女孩的聲音彷彿帶著和藹的笑。「請問你是方明曦同學嗎?」

「我……」

基本上那就是由算命先生算出、從出生就開始使用的名字,沒有改名或其他暱稱,但是每當用他的名字呼喚他的時候,明曦都會無法馬上會意過來,雖然他還是能夠在考卷簽上自己的大名,但他甚至連最普通的自我介紹都會在他的姓名部分遲疑,曾有人開玩笑說要跑步贏過明曦只要喊他一聲就好了,實際上這也真的發生過。

女孩對呆愣住的他包容的笑笑,又柔聲問了一次:「請問是方明曦同學嗎?」

他緩了口氣,終於能夠回答了:「是,我是,請問有什麼事嗎?」

「……是嗎?太好了!」女孩安心地拍拍胸口,原本守禮的笑容突然燦爛了起來,「情報部的懶豬果然還是得教訓一番才能有所作為呢,呵呵。」

咦?虐待狂式的微笑?「請問?……」

「抱歉,有點太高興所以失態了。」他垂首行禮,然後背在身後的右手伸了出來,纖長的手指攀著一個握把,軍刀的。

「不過你就要死在血泊中了,應該比我還要失態吧?」

笑,起跑,沙塵,明曦只看到這裡,他的雙腳比他的思考更快地拉開他,有塊白色的東西擦過了他,啪的掉在地上,才知道那是洗手台的磁磚,軍刀前端則深入在他剛站的位置。
女孩看起來只是稍微多用點力就把刀子俐落拔出,刀尖指著明曦,表情是燦爛到扭曲的笑,「當靶子的就該乖乖不要亂動,還是說你本來就希望我慢慢砍死你?發展遲緩的豬!」

等等等等!所以倒個垃圾被持刀虐待狂盯上?明曦沒想太多,他扔下垃圾桶,飛快的往教室跑去,要到那邊才有其他人、才有他的手機可以求救,啊,手機是違禁品,緊急狀況誰管他啊!

他飛奔了起來。明曦短跑的速度在班上是頂尖的,不過完全沒有考體適能的耐力,而且誰隨便一叫他就沒戲唱了,所以當那個瘋子對他死豬死豬的在後頭亂罵,他反而鬆了口氣。

只要他一路那樣大吼大叫應該就會被注意到吧?那麼他就算不衝刺到教室裡也能得救吧?他跑著,心臟劇烈的跳動震動著肋骨,他跑著,竟有種全身都在崩裂的錯覺。

「就說你豬嘛!」女孩追得並不快,他笑著像在生氣,「現在這個空間除了你我,已經沒有其他人了,不然我怎麼可能在大庭廣眾之下這麼狂放呢。」

沒有…其他人……都被這個女人殺掉?怎麼可能?在明曦回頭看的一瞬,女孩又拉近他們的距離。

逃到樓梯口的時候他已經上氣不接下氣,但還是得抬起沉重的腳步往上跑,那刀鋒差了一些就要戳進他的背,他恨著為什麼不直接往校門口跑,但那也來不及了。

「往上?哈哈哈,笑死人了!居然以為自己還有體力跑樓梯?」女孩從一開始就沒用全力追,他喜歡保留一些力氣到砍人的時候釋放,現在,如果他將刀子直劈下去,將會在那混帳的背上留下致命的傷痕吧!


──哐!


原本以為可以接觸到柔軟的東西,卻被另外一個金屬硬物給阻撓。

替明曦擋住這刀的,是另外一把刀子,另外一個女孩緊握著的寬刃刀。

拿著寬刃刀的女孩靠著作用力,穩穩地落回他原本站立的台階,而拿軍刀的女孩,則被振到樓梯之外,他扶著刀怒吼道:「親衛隊的走狗滾邊別礙事!」

「唷~這可不是毒蛇智將米海爾少校嘛?這麼大聲嚷嚷有何貴事?」

拿著寬刃刀的女孩將明曦護到他身後,他的身材較被他稱為海米爾少校的人嬌小,柔軟的長髮則梳成可愛的雙馬尾,以外型來看,是相當清純可人的少女,但是這樣的他,卻輕鬆提著刀,笑得像個流氓。

「可惡!!明明差一點就……你給我記著!緹亞斯!帝國光輝的榮耀最後會由我們繼承的!」看起來沒受多少傷的米海爾(暫定)帶著相當屈辱的表情,落下反派一般的狠話,飛也似的逃走了,而緹亞斯(還是暫定)則是一臉遺憾地聳聳肩,回過頭對一放鬆就軟倒在地的明曦單膝下跪──當然,制服的裙子沒有走光。

「抱歉,王子殿下,屬下來遲了。」

明晰用力壓下喘息,他的腦袋現在一團亂,一部分在吵著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一部份在研究鐵壁短裙,甚至有一部份在預測他明天會肌肉痠痛,不過,他現在只有一件是必要說出口。




「誰你王子老娘是女的啊!!!!」




創作者介紹

各式各樣的野心

helen1129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