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顧著衝九組居然忘了放到自家版面www

這是我心中熱愛冷CP的野獸鬼叫出來的東西

而且還是很清水的事後文,雷甚



=====================










半夜--大約接近清晨,花井懶懶的睜開眼醒了。被全身酸痛醒的。









剛睡醒所以連轉動視線的速度都不快,平常這樣的精神狀態一不留神又能睡回去,不過他還沒神經大到能夠把與自家房間裡完全不同的格局擺設給視而不見掉。









空氣裡,有陌生的酒氣跟汗臭,跟小小的窗子飄來的金木犀花香。









他先是摸摸臉、揉揉眼,然後發現自己是沒穿上衣、下身半裸有點容易感冒的狀態,接著左手往旁邊一抓,嘿!感覺有點遲鈍的手指告訴他,這邊還有另外一隻沒穿衣服就睡著。




於是一瞬間腎上腺素激發,咚的坐起上身,花井安靜的無聲尖叫著。






「花井……醒了?……再睡一下唄……」



還在夢遊的濱田沒想太多,咕嚕嚕的吐了夢話之後,一把擁過花井的腰當作抱枕,閉著眼就又打算沉回夢境裡。



「…所以……我們……我…!?」



就連花井都沒把握自己在講什麼,不過濱田還是點點頭,嘆了口氣:
「做了喔,以乾柴烈火之勢、如狼似虎的狠狠翻雲覆雨了喔。」成語的形容真是生動,嗯。



花井只覺得自己的臉好像要燒起來的發燙,慌張的他揮著手努力辯解:
「我要問的不是那個!雖然也很在意,但反正做了就做了,而且太超現實了,先不要提醒我待會在說………」



他縮成一團,把頭埋進膝蓋間,「我還沒給家裡打通電話說要在外面過夜啊!生日蛋糕肯定全沒了啊!!」






「……………就為了這個?」






這下濱田也坐起來,看著還悶著頭、好像真的很苦惱的花井,讓他實在很難不忽略自己也才大他一歲,沒什麼資格去覺得煩惱這種事的花井好可愛、好像小孩。



「反正你有先聯絡過了,說不小心玩過頭變成過夜應該會諒解吧?」還真的玩過頭了www「至於蛋糕……你喜歡什麼口味?我想辦法烤給你就是了。」



花井慢慢抬起頭:「先說清楚,我可不是為了蛋糕糾結的……真的會做?」



「當然,烤箱可以跟以前打工的地方借。」



「……有巧克力的都可以。」聲音暗暗的。



「OK~」






看花井釋懷了坐正身子,濱田於是環住他的肩膀,手指挑起他的下巴,就要吻上去的那刻卻被他抵住了:「濱、濱田……」



「嗯?怎麼?不能接吻?」



「我可沒醉喔……你也是吧?現在。」



到這時都還要鑽牛角尖?「應該說我們從做那件事的時候就誰都沒醉吧?這一點酒精是醉不了人的。」



花井瞧了瞧那兩個倒下的啤酒空罐,放棄掙扎似的把手放下,換成抱住濱田的頸子。



濱田滿意的笑笑。










================


把蛤蟆醬寫成壞人的感覺好棒!>_Od
有點想挑戰寫這兩人的H文
情境設定有機會的話我會再寫清楚的
不過現在還是饒了我吧
主將對不起!
您生日了但我滿腦子都是那位跟您同班的副主將受的妄想!!!<囧>

h子



補充一下,我不知道要怎樣很棒的加上「さん」
這讓我覺得很可惜很可惜 比吃麥克雞塊沒沾那個淡咖啡色的醬還可惜
此CP最萌我的地方就是花井的敬語啊~~~這孩子好可愛啊~~~

創作者介紹

各式各樣的野心

helen1129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