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平靜的晚上,除了幾隻野狗到處晃啊晃的,路上沒幾個人,正值冬季。


「我回來了…哇!外面好冷喔!」彷彿鑰匙還沒轉完,人就已經以跑百米的速度衝到了暖爐間。

「辛苦了。你真的那麼怕冷喔?」貘良整個人窩在圍爐裡,恰恰好冒出一顆頭。
「以前還好,今年冬天好像特冷說,呼呼~~」城之內趕緊為自己泡了一熱茶,暖暖寒冷已久的手心,「我好像感冒了……」

「噗」的一聲,貘良像一隻趴趴熊似的,掛在城之內身上,「醬就不會冷了,克也。」

「你…你很重欸,下去啦!」城之內臉紅的想把貘良打下去。
「我是好心欸…我要收費!」說完,便欺上城之內的唇,深深的、狠狠的吻了下去,久久才停下來。

「…如果你感…冒…的話,不要怪我。」城之內受不了似的倒坐在地上,一手按著頭。
「暖和了,對不對?」貘良很認真的問。

「嗯…還有點熱咧!」城之內摸摸貘良的臉,「謝啦!」小害羞的往唇輕輕點了一下。

「咳咳!你先去洗澡吧。」貘良走到門外,刻意跟城之內保持好一段距離。

此時…「叮咚!」

電鈴響了,「啊,我想起來靜香今天要來!」城之內急急忙忙跑去應門。


「哥哥!」褐髮女孩一看到來者,很高興的笑著。
「裡面很暖,快進來吧!靜香。」城之內也很高興,其實也有點驚訝靜香真的會來。

「…所以…你只是來看你哥的?」貘良的表情好像有些生氣,又帶點鬆一口氣的樣子。

「對啊!聽說哥住在貘良君這裡,我特地請了一次假出來呢,」靜香眼裡盡是喜悅,「哥看起來很健康,都是托貘良君您的照顧呢。」
「靜香,你別看他外表賢妻良母的,貘良這傢伙連炒飯都炒得轟轟烈烈!」想起上一次廚房差點燒掉的慘劇,城之內就更加認命的當起貘良的管家傭人廚師小廝丫環…之類。

「……」貘良小小的沉默了。他當然也是很捨不得看克也累成那樣沒辦法陪自己……不過話說回來,城之內精神一好,不是去打工就是去上課,人根本不見了。
「不過啊,呵呵!」靜香捂嘴笑了起來,「哥哥的整個神情變的跟之前一樣了,不會有那種失魂落魄的感覺,貘良君一定幫了很多忙。」雖然說相處模式不同,跟哥哥在跟海馬君在一起的感覺很像…雖是少了點什麼……

「…靜香,以後稱呼我不用敬語啦!我不習慣。」貘良總算是展開了靜香來後的第一個笑顏。

「要我送你嗎?」在玄關靜香在穿鞋子的時候,城之內站在鞋櫃前問。
「不用啦!車站離這裡滿近的,我自己去就好。」靜香戴上帽子,穿上大衣,再加上一條圍到鼻子的圍巾。
「穿這樣夠暖嗎?我記得你比我更怕冷。」城之內下意識的拍拍包成一顆球的靜香。
「夠了啦!我變強壯了!」不忘搞笑的比了一個肌肉猛男的姿勢。

「對啊,你長大了。」能夠這樣見面,以後很難吧?

「那…我告辭了。」靜香推開門,「啊!對了,我是偷跑出來的喔!」說完,靜香蹦蹦跳跳的跑走了。

…「哥哥!要快快樂樂的喔!拜拜!」…邊跑不忘回頭吶喊,雪的祝福。


「克也,你跟靜香是不是很久不見了?咳咳!」貘良抱著膝蓋陷在大而軟的沙發裡,捂著嘴。
「對啊!算起來…三年有了。」城之內拿著遙控器選來選去,「你是不是真的感冒了?」
「不會的,連你打工去外面剷雪都沒事,我更不會了。」貘良縮成一團,像顆大饅頭。

「嗯…也對。」看醫學專題演講?算了,看看美食節目好了。


「你看,你還不是感冒了,」城之內盡責的替貘良量體溫,「38.4度,乖乖跟我去看醫生!」
「哼…咳咳…」貘良厭惡的皺皺眉,無奈頭實在很暈,只能任由城之內拖來拖去了。

「咳咳咳…到底要走多久?」貘良不耐的扭動身子。
「就快到了啦!你看,就是那一…」城之內手指過去,卻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
「……」想也不想的,就是躲。
躲掉那個人。

但海馬還是看到了,緊緊的跟上來。

「幹麻躲我?」海馬跟入小巷內,見到城之內愣在那兒。

「瀨…瀨人…我該…我該怎麼辦…」城之內顫抖著肩膀,很努力的忍住哭音。
貘良坐倒在地上,撫著胸口,痛苦的喘息著。

「先…先別荒,」海馬蹲下身,「想辦法把他送到醫院去,現在還不算太晚。」

「好…」


氧氣筒、插管、打點滴……折騰了一番,總算是讓城之內放下一點心。

「…你現在跟他同居,犬?」海馬靠在醫療室外的白色牆壁。
「嗯…」城之內坐在走廊的椅子上,低頭看著鞋尖,「這樣…不會打擾到你的工作進度嗎?」
「我很想說有,不過都已經交給底下的幾個人了。」海馬頻頻走出醫院原來是為了打手機,「到是你現在過的看起來不錯嘛。」

「嗯…」
「看到你為他著急的樣子,其實有點忌妒那個人,」海馬坐到城之內旁邊的椅子,「那個幸運的傢伙。」

「你既然忌妒,為什麼當初還要…」
城之內抑制不了心中的疑問。

雖然大概能猜測出答案,但是這個賭博的風險太大了、太大了。

「…我已為你考上東大變聰明了,沒想到還是一樣,」海馬露出了微笑,「珍貴的寶物是要靠自己保護的,但…我不希望寶物被我摔碎…」

「我想…有時候它會情願被破壞…也要存在於那人身旁…」城之內緩緩道出。

「你認為,它有沒有存在於那個人心中?」海馬用一指扳起城之內的下顎,湛藍堅定的眼注視琥珀迷惘的靈眸。

「真的嗎?」城之內感覺眼睛蒙上一層霧氣,散也散不掉。

深深的一吻,卻很單純的。沒有纏綿、沒有糾結,只有漸漸堅定起的信念屹立不搖的聳立在心中。

「你現在知道你喜歡誰了嗎,笨犬?」海馬看看身旁的城之內,問。
「嗯…」楺楺眼睛,把奪框而出的眼淚給擦掉。

有一種情緒在心底發酵…不是一個快樂的情緒,但這使城之內更加相信他往後會更快樂。


「請問哪位是貘良了的家屬?」一個護士走了出來。
「是我。」
「嗯…你是他朋友吧?他有先天性的肺病,大概從來沒發過吧?」護士頓了頓,「醫生說近期內最好能開刀治療,當然要有人捐贈器官…」

「我可以嗎?」城之內想也不想的指指自己。
「請跟我來作檢查…」

「可以轉院媽?」海馬問。
「呃……」護士有點愣住。

「我海馬娛樂集團名下的醫院我比較信的過,可以嗎?」海馬的口氣滿溫和的,但就是令人不寒而慄…

「是…請跟我來辦轉院手續…」護士緊張的不知道手要擺哪裡。


「了,要加油喔!」趁手術前的空檔,城之內來到貘良的病床前。
「是不是海馬跟你說什麼了,克也?」不是很敵對的口氣。
「噯~~反正就是要加油啦!海馬那傢伙說啥不重要,」城之內握緊貘良的手「手術失敗的話…了不起,我陪你下地獄…」
「胚胚。你這笨蛋說什麼啊?」貘良愛憐的摸摸城之內的頭,「你會升天堂才對。」

在講什麼?「不要詛咒我們失敗。還有,調情完了吧?」海馬狠心的把城之內跟貘良「切八段」,拖走依依不捨的犬,「去躺好準備打麻醉吧你!」

手術自然是很成功,沒人敢想像失敗的後果。

等麻醉一退完,也不管傷口是不是很痛,城之內從自己的病房慢慢走到貘良的病房。

「克…」貘良有些有氣無力的應了聲。
「我只是來看看你怎樣而已…了,」城之內找了張椅子坐在病床旁,「我很怕傷口會裂開呢。」
「嘻嘻…」貘良像想到什麼有趣的事,笑了起來。
「有什麼好笑的?」城之內好奇的問,也同時希望不是自己身上有什麼好笑的東西。

「以前叫你叫我名字你打死都沒叫過,經過海馬君一開導,馬上乖乖聽話,他還真強啊……」
「你信不信我現在把你的管子拔掉啊?了~~」城之內笑笑的,手輕輕撫過貘良的臉。

「哪…你愛不愛我?」陽光從百葉窗的細縫透到表貘的臉上,像一個誤入凡塵的天使。

「你先說。」城之內臉上掛著微笑,順著貘良天生柔順的髮。

「愛。」闇貘很快的講完,「那你呢?」

城之內俯身吻了貘良。

答案呢?只聽到一陣聖誕音樂,充滿了這個房間……








古董的結局....下的好爛!!〈被驚悚到了
不過其實我真心希望城能幸福啊啊啊啊啊啊〈語無倫次

helen1129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