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離開海馬家後,城之內就變了一個人似的。



上課時,坐在角落安靜寫筆記,下課,去找遊戲他們混的次數越來越少,甚至到了放學、假日時,也很少出去玩,別人問他為什麼,他就用招牌陽光少年之笑容回答道:「我要去打工啦!」要不就是:「在家準備段考囉!」

不要懷疑,高二的第三個學期城之內的成績就猛竄到前十名,導師還很緊張的約談他,看看他最近是受到什麼刺激,當然,城之內只是嘻皮笑臉的說:「是不是我成績太好引起誰的忌妒啊?」

看學生終於從死不讀書的冥頑不靈臭石頭變成分數頂呱呱的資優生,老師自然除了懷疑他作弊外也是滿高興的,看在朋友眼裡,卻有種說不出…怪怪的…?

「城之內,你最近…不對,是聖誕節之後都怪怪的,怎麼啦?」杏子難得耐著性子,拍拍城之內的頭問。
「對啊!聽靜香說你比較少去看她了,你是讀書讀瘋啦?」本田君可是很希望24小時黏在靜香身旁的。
「……你跟海馬…到底…」遊戲有點猶豫的提出一問。

「沒事…真的沒事…」其實剛剛的問題他都沒聽清楚,只是,一聽到海馬,他馬上防衛性的笑了笑。

「是嗎?」膜良問。

「樓下好像發生了好玩的事,我下去看看!」說畢,城之內推開頂樓的逃生門,跑了下去。

其實,膜良的聲音很小,應該沒有人聽到的,這種質疑。

城之內徐徐走進福利社,自認浪費的買了罐檸檬茶,靠著牆邊喝著。喝進嘴裡的味道,經過他一次次的咀嚼,彷彿苦澀了。

微微睜開眼,笑「膜良?」
「你看起來很閒嘛,幫我看看這提幾何,好嗎?」那眼神,很明顯是另一個他,只是他很難得用那口氣跟人說話,讓城之內小小的震驚一下。
「啊…等一下,我去拿我的筆記…」城之內看看眼前的人,傻笑,很久以前的笑法。
「嗯!」

───────

「放榜了,放榜了!」一大群人圍在公佈欄前,神情嚴肅的尋找自己的名字。

這只是眾多模擬考的其中一個而已罷了,但是這次是聯考前的最後一個模擬考,很多人都用此份成績猜測將來大學大概讀哪裡。

「城之內是…東大!」「哇!東京大學欸!你太恐怖了吧?」「說起來膜良君也是呢!」「那傢伙本來就很強,我們去哪裡慶祝一下吧!」

城之內只是搔搔頭,笑了笑「聯考還沒考欸,你們是打算放棄啊?」

「呿!」

的確啊!現在是各奔前程、分道揚鑣了,後來考上東大的除了讓很多人訝異的我以外,還有那個常常跟自己複習的膜良,還有…還有……算了,那個人我看根本不會來學校了。

城之內站在鏡子前,摸摸稍微用了點髮膠的頭髮,擺了一個自認很帥的白痴姿勢。

「哥哥。」靜香雙手環胸,靠在門旁。
「早啊,靜香。」克也對靜香比了個「耶」的手是。
「嗯。今天第一天上課,要加油喔!我支持你的。」靜香回比了一個。

「這個…你找我還有什麼事?學費我會自己想辦法。」衝著這句話,剛剛的和諧彷彿是假的。
「還不是那個渾蛋繼父,」靜香口氣很差的說,「他要我幫他傳話:『趕快滾!像這種花錢的小混混!』真不知道媽媽當初怎麼看上這種人。」

「他對我還是很不諒解嘛!告訴他,我會想辦法。」克也揹起揹袋,走道門口前停下來。
「慢慢想吧!在外面,我也比較好照應哥哥你。」靜香語帶哽咽的說。

「我出門囉!」

───────

「啊~總算聽完廢話了!」城之內在草地上伸伸懶腰。

「就是啊,那些人話好多喔!」語氣依然很溫和…雖然是抱怨啦!

「ㄟ~膜良君?沒想到你也會抱怨呢!」剛剛在開學典禮怎麼找都找不到,沒想到在這裡碰見了。
「太久沒見,變這麼生疏喔!城之內君?」的確是,兩個多月不見了。
「噯~還是直接叫我城之內吧,膜良!」曾經一起奮鬥過的戰友,那份情誼真令人感動呢!

「咕嚕咕嚕!」一陣怪聲從城之內的肚子傳來。

「嘿嘿!」城之內小小的不好意思起來,「我待會會想辦法啦!忘了買午餐…」

「我捏了太多的個飯團,不嫌棄的話要不要一個?」膜良拿出了一個別緻的便當盒,打開來是很多個口味各異飯團。
「…我還想說我可不可以全部吃完哩!謝謝你,膜良!」城之內感動的露出久違的小狗閃亮雙眼。

「嗯…我冒昧問一件事,如果你房子還沒找到的話,介不介意跟我住?」現在正是櫻花盛開的季節,風吹過了。
「…你怎麼知道?」城之內抬起頭,看看膜良。
「你妹妹跟我說的。我現在住在父親東京的房子,大小應該夠兩個男人住才對,這樣你花在房租的費用會少很多…當然也要幫我清理房子!」膜良急急加上一句。

櫻花散了一地,絕美的散了。

「到底怎樣?」裏人格沒什麼耐心的問。

「我今天就搬去,可以嗎?」城之內雙手合十的問。
所以熱熱鬧鬧的同居生活就展開啦!

這或許…會結束掉什麼,開始什麼……在這個櫻雨綿綿的日子裡。





古董
我喜歡這篇的標題〈笑
創作者介紹

各式各樣的野心

helen1129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