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最痛?
就是我愛你,卻要很下心、放手…

什麼最殘忍?
就是我愛你,卻要連再見、也不說…

驅逐的…
甚至挽回不了。





今天,因為外面的風太大了,所以把窗戶關的死緊,開著超強的暖氣。

那天…聖誕夜嘛!自己也不知道怎麼了,離開了海馬以後,還是在偷偷的看海馬跑到哪裡,結果等到那兩個姊弟一亮出槍,他也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衝上去,隨後就什麼也不知道了。醒來發現四周一片漆黑,才知道眼睛上矇著繃帶。

有可能會失明,那個自稱七原的海馬家主治大夫說。想到這哩,城之內不禁有些害怕的抓緊手裡的棉被。

這種全然的黑暗,靜香也是遭遇過的,所以…我這個哥哥說什麼決不能這樣就害怕成這樣!

城之內撐起身子,從看不見的窗外看出去。
那個人,現在怎麼樣了?

───────

海馬例行性的揉揉太陽穴,攤在那張舒適的董事倚上。
聽七原說,城之內最近就可以動手術了。

「成功率很高,但因為傷口很靠近視神經,所以失明的可能還是有的。」
「禮拜一動手術吧。」海馬選了一個他出差的日子。

海馬舉起桌上一杯血紅色的液體,對到他背後那扇大落地窗,讓整個東京都浸泡在血水中。
紅酒再如何醉人,酒精濃度不過40%,海馬卻頭痛的不得了。

海馬已經幾天沒睡了。

就像現在,0:00準時關上電腦,走向城之內的專屬病房,無聲的守候著他眼前的摯愛。

總是出現在城之內睡著的時候,等他的夢醒,他就像空氣似的離開他的身邊。

海馬不敢面對醒來的情人,怕看到他的無助,他的脆弱。這會使海馬那最後一點的自尊,還有滿腹的愧疚,碎裂與決堤。

海馬瀨人啊!你這個懦弱的小蟲。

6:34,海馬吻了城之內的額頭,走向他的辦公室。

───────


日子又是一天天的過去了,海馬還是從未出現。

那個醫生就像個傳話筒似的,一些像新聞的東西,海馬最近怎樣等等,包括他的進行手術的日子,也早早就跟他講了。

就是明天了。

海馬依然沒有出現過。

但是,城之內每天在夢裡感受到彷彿是擁抱的溫熱,那是人的體溫,而且是他的……在夢裡。

夢醒時,什麼都沒有了。

剛剛那些溫暖的感覺,是自己的吧。

閃耀的金髮有些失望的垂下去。

就讓我的任性吧……一次就好了…

城之內把頭埋進自己的懷裡,小小聲的哭了。

───────

這是一個國際性的重大會議,不過在海馬眼裡,它充其量不過是召集了一群比他還閒的人去聊天打屁的無聊場合,海馬就此趁機臂著眼補眠。

城之內應該已經在動手術了吧!

「瀨人少爺!城之內先生他不肯跟我們配合去開刀,他說要您去看他,請您…去一下子也好,我們真的沒辦法!」
「……我海馬娛樂集團的人那麼少,少到連牽制住一個笨蛋的人力都不夠嗎?硬拉也要把他拉過去!磯野!準備轎車。」

犬會恨我吧!反正…就快結束了…

「瀨人,給你。」

海馬記得,那隻小笨犬心血來潮送他生日禮物,卻把生日時間記早了一個月,真是好笑。

這些…

海馬搖搖頭,現在剛好輪到他發言。

───────

「恭喜你,城之內先生,手術非常成功,您想什麼時候拆繃帶啊?」醫生笑笑的說,除了對海馬以外,他對病人也都用敬語稱呼。

「真的很感謝你喔,七原醫生,謝謝你。如果可以的話…現在好不好,在手術前,我替你們找了很多麻煩,不好意思。」城之內的嘴角愉快的上揚。

「嗯…不舒服我們就重來。」

一圈、兩圈……
等全部拆完之後,一道濛濛的光,自薄薄的眼皮透出來。

城之內緩緩張開眼,先是不熟悉的刺眼,有點痛的閉起,又再度張開。重複了幾次之後,一些人的輪廓逐漸出現。

「我…看到了。」你好啊!這個久違的、陌生的世界。
「恭喜!」七原笑的燦爛。呼~總算是沒事了^_^

「…我…」城之內欲言又止,
「你打算什麼時候離開啊?」七原問,「我去跟瀨人少爺講一下…」
「…算了,他一定又在忙了,不要吵他吧,」城之內笑了笑,重見天日的眼,使他的笑容顯的似乎比平常耀眼,「現在走,怎樣?」

───────

極乾淨的走廊上,發亮的皮鞋發出清脆的聲音走過。

城之內原本打算在這裡住一個假期的,身上揹了一個單肩旅行袋,在海馬家大的出奇的大門前站著。

城之內抬頭看看這扇門,這扇雄偉的大門,不抬頭是無法檢視它的全貌的。他曾經…是以一個單戀者的身分在外面仰望著這扇門。現在,他就要走出去了…

想再看看這裡…城之內回頭,不巧瞥上一雙眼,「海馬?」

「要走啦,犬。」海馬眼裡透著除了喜悅,還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情緒。

「……為什麼,你都不來看我一次。」強忍住那一點點的哽咽聲,城之內問。

「我忙。」還有無法面對你。

「是嗎?」城之內顫抖著,不敢去正視海馬的眼睛。

「我需要的是一個我不需要保護的東西。」因為我保護不了眼前這個我最愛的人。海馬的眼睛,透著溫柔的湛藍色。

「你好殘忍!」城之內哭喊出來。
「這不是最殘忍的。」海馬面無表情的說。

城之內默默的轉身,推開大門,門外是一個偽和諧的大地……

「我們一起消磨時光的公園
裡面的長倚和秋千被秋雨冷冷的打著哭泣著
從剛剛一直沉默著的你
藏在沒看過的雨傘下說再見
連臉都不露
即使沒有你 或許會更好
我竟逞強的這麼說了
雖然我更想更想告訴你的話
就要從我心底滿溢而出
請你原諒 不能坦然面對自己的我
才剛邂逅就要面對分離
或許是因為我用不在乎的態度展開這段戀情吧
即使沒有你 或許會更好
因此雖然心痛依舊裝做不在乎
也許總有一天我會不知好歹的再度愛上誰
那時
我將可以忘記
你的聲音和笑臉 」

不知道是誰開太大聲的音樂,從門外傳了進來……




最後那首歌是藤木直人的
大帥哥好〈心
古董
創作者介紹

各式各樣的野心

helen1129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