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配對本身一點兒都不雷

他娘的誰敢說他雷我就…我就……我就這樣啦 不然能怎麼辦

此文雷的是我的寫法

對不起某派 我還不甩本家

可惡 可是這對不這樣搞我不甘心啊啊啊~~

然後結局是來鬧的 對不起

以下 請慢慢看吧~







路德維希肩上披著小毛巾,還未擦乾、有些濕漉漉的金髮顏色暗了些,他邊擦著頭,到了客廳就看他的同居人正依著一盞小燈看書,臉色平靜安祥。


「羅德里赫,燈光太暗了,這樣看書對眼睛不好。」話才出口他就後悔了。首先這宵禁是他上司訂定的,再者大約他也沒資格評論長輩,總之發號施令(或者說是嘮叨)已成習慣,他猜測這將會引來對方豎著額髮的憤怒,誰喜歡討罵挨呢?


怎知那個平時沒什麼耐心的男人今個兒一反常態,表情仍然沉穩,他闔上書對路德維希輕聲道:「這眼我從來沒瞧它銳利過,還勞您費心了。」


他引著路德維希至沙發跟他坐一道,葡萄酒讓他寶貝的用雙手捧起,語氣有些自豪:「年份還過得去,重點是,價格合算。」


路德維希忍不住露出混了無奈的微笑。無論這個世界的景況如何,羅德里赫還是保持那貴族脾性,以追求快樂視為人生至美,像這次要他工作趕緊告個段落速速回家,還匆匆地把他往浴室一推,就是為了這瓶酒,僅僅如此。


「您那是什麼表情,您可知我是花費了多少心力才準備到這酒啊,這個笨蛋先生!」這次成功引起羅德里赫的不滿,他默不作聲的取下瓶塞,嗅了嗅瓶塞後哼了聲,再將酒緩緩注入醒酒瓶,搖了幾下。


路德維希也靜靜地看他熟練的動作。他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那種無奈已經跟當初對一名養尊處優的食客的不滿大有不同,那是對一個仍然堅強的失意之人所產生的疼惜。


得說他有家事的天份,從這個屋子的整理,實在難以想像全由一個不久前連穿衣都有專人打理的大少爺所為,除了善於炸廚房也善於烹飪,縫補、花園……對了,還有美妙的樂音!路德維希會與他爭辯音樂家的出身,演奏時卻絕不多嘴而專心聆聽,為完美鼓掌。


即使身處次等公民的劣勢,也不見他抱怨,上司壓根兒沒打算用上他,說是打發時間,他默默把宅裡的傭人辭退,一面料理家務,一面繼續優優雅雅的品味他的生活,沒有改變。


見路德維希晃了神,羅德里赫還是喚了聲:「請用。」將玻璃杯推至他跟前。


這才發現茶几上除了酒,還擺了乳酪和香腸的冷盤,和一小疊巧克力。


「這些全不是頂級,請將舊的吃吧。」羅德里赫的聲音悶悶的,他很是在意這些奢侈品的等級,實際上,隨時會有空襲的現在,要張羅到這些東西都很不容易,沒什麼好抱怨的。


「謝謝你羅德里赫,這是要慶祝什麼嗎?」「晚點會跟您明說,先喝酒……今晚的月色挺美不是。」


邊說邊切掉檯燈,大片銀白就毫不吝惜的從身後的落地窗撒下,明亮而耀眼。


真的很亮。路德維希可以清楚看到,酒的暗紅和羅德里赫的紫色眼睛,明明是很不一樣的顏色,卻都有美麗柔和的波動,他細飲一口嘆道:「真香!」


「是吧。」羅德里赫的歡聲那樣甜那樣軟,風把他的衣領吹開,他的脖子也是那樣的白。


路德維希慢慢品酒,渾然不覺自己也一直盯著羅德里赫看,等他意識到了,是空酒杯被羅德里赫抓著,溼潤溫熱的唇與自己的相碰的時候。


一時之間他震驚的呆住了,待到回魂之時卻還是推不開他,羅德里赫抓得很緊,相對要推開他的力道便要大到難以控制的地步,路德維希可不想傷了他於心有愧又要被他罵,還有……這就是吻吧?他不知該如何抗拒這軟綿綿的勾當。


且等到羅德里赫終於停下,他大口喘著氣,一張臉漲的通紅,原先的冷靜早就統統回維也納了,「路德……維希……」


「是?」有點滑稽的,雖然路德維希自己也在喘,還是正襟危坐的看他有什麼好說。


「……之前那件事,我仔細思考過了……」羅德里赫這才發現自己手裡還緊握著酒杯,他放回桌上後又多恢復了一點平靜,「無論是同居人還是身為您的長輩,我都有義務要把重要的事情教給您。」


之前那件事?哪件事?酒氣是阻撓了路德維希的思考,但他確信,就算他滴酒未沾還是丈二金剛摸不出頭緒,只好發出傻呼呼的一聲啥來乞求解答。


「就是那個啊…這是多麼下流的話題啊……」羅德里赫掙扎了一下,才不甘心似的,撇過頭說道:「之前情人節時…你要和菲利奇亞諾好的……」


那多久以前的事啦??!!路德維希內心的吐嘈和作者同步,然後他確認的問了下:「所以你現在這是……?」


「看也知道吧,這是教學時間啊!」哇~~剛沒注意到,這傢伙又相當高潔的把下身脫個精光,跨坐在路德維希身上的大腿潔白美麗,整個腿部都是穠纖合度……「一些基本的步驟也該讓您瞭解了,笨蛋先生!」


菲利奇亞諾那小子很怕痛的,所以要更仔細小心,照著我的指令來行動,你技術再爛我也能指導你……路德維希越聽越覺不對勁,趕緊打斷了他:「等等等等……!!你說我跟菲利?你不也知道我們那時候就沒繼續了?」


「那不就表示還可以繼續?或者跟其他人交往也會用到不是嘛!」「那這不關你的事啊!」「笨蛋先生,剛才不是說我是您的同居人兼人生前輩嗎?」「所以說這到底跟你有什麼關係……」


路德維希停了下來,揉揉眉間問道:「就當我自我意識過剩……你是不是喜歡我?」


預期中的「您在說笑嗎?笨蛋先生!」並沒有響起,而是一張又一次由白轉紅的呆臉,楞了好久才慢慢找到聲音:「才、才沒有呢…笨蛋……」紫水晶卻湧起波濤,珍珠一般的淚奪眶而出,連瑪利亞采爾都無力的垂下來。


路德維希先輕輕的以指頭擦掉他的眼淚,雙手在捧住他的頭,柔聲說道:「所以你沒喜歡上我囉?不過我很喜歡你。」


「……欸?……」


「所以我很不高興你這樣隨便獻身的行為,這對你沒有任何好處…啊!如果是要解決生理需要……」糟糕,把話講入死胡同了,路德維希尷尬的抓抓臉。


「……不是生理需要……」說著,眼淚變成哭泣,「您只是喝了酒隨便說說,這樣我要怎麼相信……怎麼相信您呢?」


王儲被暗殺也沒見他哭成這樣,酒這種東西還是獨自飲用才好……路德維希想著,邊用了點力氣抱住羅德里赫,讓他的臉可以靠在自己胸膛上。「你自己稱讚過我是誠實的小孩,怎麼忘了呢?」


「我不會否認我對菲利意亂情迷過的,但他只是我最麻煩也最美好的朋友罷了。」


「而你,願意當我的妻嗎?……上司要我去佔領的時候,這種求婚台詞就出現在腦海裡真是煩死了……原來那是我潛意識的願望啊。」


這話讓羅德里赫骨頭一酥就全身靠在路德維希身上,但他還是辯解了:「你只是喝多了,把謊言當作真實,讓我以為妄念就是絕對……」


「我的酒量在你眼中是多小啊,一小杯葡萄酒醉不了人的。」他笑著吻上他嘴角的痣。




除了接吻,該怎麼做呢?……羅德里赫於是紅著臉回答:「摸我、或是吻我的身體,讓我身體溫暖起來。」


其實不用多大的刺激,光是路德維希的大掌撫過他的上身,那個有繭的粗糙感受就讓羅德里赫的身體像是摩擦生了火那樣燥熱起來,不過他沒有多說,因為路德維希的親吻讓他更為舒服了。


他身體的敏感度處於平均值左右,結過多次婚、做過愛的人不計其數,但是能夠帶給他這樣大影響力的人,現下除了眼前這位他想不起別人。


顫抖著,自己脆弱的部份正讓人觸碰著,明明就毫無技巧可言,但不過是被搔括到了根部,那甜美的顫慄讓他雙腳發抖,他只能發出不代表否定的言語:「不、不要那樣……啊啊……」


「這樣不對了嗎?那該……」路德維希的神情是有些不安,但他還是小心翼翼的撫著羅德里赫的性器,邊回想自己打手槍的方法,猜著要怎麼做才是正確的。


路德維希原以為自己會排斥摸同性的下體的,不過現在他甚至想乾脆學書上那樣用嘴含住,似乎刺激比較全面(?),但又想萬一牙齒不長眼咬傷了這小寶貝,那羅德里赫大概會用蕭邦引來同盟國的轟炸……,總之要找到辦法練習,不然不能這樣做實在有損情趣!


沒有多久,羅德里赫弓起背一陣痙攣後,白濁的精液就在路德維希手上釋放,原本路德維希是有衝動想要研究這稠稠的液體的氣味的,不過羅德里赫恍神一下就飛快的扔了擦手紙過來,他只好猜這個的味道或許沒有他自己的腥。


「手沾了這個之後,輕輕的放進洞裡……」羅德里赫手拿著乳膏向他說明,然而卻是寒著一張臉的,畢竟要他這樣自己扳開雙腿,讓後穴明顯暴露出來,再怎麼經驗老到,這樣屈辱的姿勢他還是很排斥。


路德維希沒想太多,就只是覺得這樣腿不會累嗎?就把羅德里赫的腳踝扛到自己肩上,拿起乳膏就是進入。


被撕裂的痛讓他震了一下,咬牙才沒尖叫出來,臉色蒼白冷汗直流,但他還是認路德維希隨意探索,他自己則是努力放鬆,抓著椅背的手指關節都發白了。


路德維希注意到了羅德里赫的不適,但是想他沒有阻止自己,也就沒停下手上的動作,他探出身子親著羅德里赫的額頭,另一隻手愛撫著他的背。


好不容易找到了羅德里赫體內的那個敏感點,光是輕觸就是不小的刺激,疼痛逐漸變為讓人慌亂的悸動,這下,甬道的擴張順利許多。


「啊啊………」手指出去的時候,羅德里赫忍不住發出遺憾似的呻吟,他的眼鏡早就脫下,現在眼前模糊一片。「戴好、塗好了嗎?」


「嗯,照你說的弄好了。」路德維希點點頭,不過還是有點擔心那樣的擴張會不夠,先不要自吹自己的大小,起碼那個洞看起來不大啊。


「快點…進來……在等著呢……」羅德里赫拍拍路德維希的大腿,誘惑道……「啊啊!!慢點、慢點……嗚……痛……」


路德維希也知道自己的魯莽,但剛剛那樣一夾也讓他痛的飆了髒字,他只能努力有規律的推進推出。


否極泰來這個詞就是這樣用的,逐漸逐漸、總算總算,羅德里赫發出了難以抑止的愉悅呻吟,他想用手擋住卻被路德維希阻止,「我想聽、我想確認……」


「太…大力……好……路德維希……好棒………」要為了這個初心者講多少淫聲浪語都沒問題──前提是這些都是真的。


不斷頂撞、不斷摩擦,原來這跟打仗沒兩樣……路德維希快高潮前晃幽幽的想。




後來抱回臥房一次,進到浴室裡梳洗又一次,不願服老的千年國家還是累的下不了床,還眼睜睜的看著路德維希把破內褲胡亂扔掉而無力阻止,羅德里赫今次決定要用華格納來表達他的非.常.憤.怒!!!




fin

helen1129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