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了紅白,陪我去喝一杯?」

慶太有些吃驚的從雜誌中抬起頭,一方涼平是那種看起來滴酒不沾的人,另一方面則是訝於他竟會邀請自己。

三人組團那麼久了,當然早已經成為相當要好的朋友,或許是興趣不同吧,三人除了一起打電動外,私生活幾乎沒有交集。

「我沒意見,不過我還不能喝酒耶!」慶太回答。

「你只需要陪我就好了……欸!龍一,今天一起去玩通宵吧!」涼平朝剛化好妝的龍一邀請著。

能白吃白喝的事幹麻錯過?龍一想也不想的回答道:「算我一份。」便又閉目養神去了。


────

2:40,二十四小時制的大型電子掛鐘這樣顯示。

深夜的酒吧,意外的沒有嗆人的煙味及擾耳的喧鬧,只是偏暗的燈光與調情的薩克斯風聲讓屬於夜的魅惑一點也不少。

吧檯前,兩抹清瘦的人影低聲交談著。

「你一定常來這家店對吧?老闆都知道你是千葉涼平……」
看著涼瓶狀似熟練的拿起酒杯搖了搖,慶太好奇那杯裡的烈酒入喉之後到底是什麼滋味。

看穿他的心事似的,涼平衝慶太做了個鬼臉,「想喝嗎?『小』朋友喝調酒就好~你喝這個肯定醉個稀八爛的~」

「呿!」慶太小聲滴咕:「我好歹也是喝麒麟長大的嘛……」咬著吸管,他看著四處穿梭於各桌間的龍一,「那傢伙也不喝酒,竟是一直跟別人聊天。」

「龍一好熱鬧嘛…」涼平邊說邊將手上的酒一飲而盡,霎時皺起眉頭:「好嗆!不過真是好酒!」

慶太見狀趕緊伸出手輕拍他的背,「那麼烈的酒很傷身吧?」

「不…我喝過更嗆的。」涼平報以他一個微笑。


────

離破曉還有一個多小時,大街沒有因為過年而整晚輝煌,酒吧後們的山徑更加的荒涼無人。

慶太扶著涼平,一步步慢慢走。

「真是夠了,還嘲笑我,自己還不是最的亂七八糟!」慶太蹬著涼平昏沉沉的臉。

「還不夠……還不醉啦…」涼平搖搖晃晃的嚷著如夢囈般的誑語。

「不夠個大頭啦,在喝下去w-inds.的團長就因酒精中毒掛掉了啦!」慶太頭痛的看著他。

要不是龍一周遊列桌回來發現涼平身後已經有好幾個空酒瓶,這傢伙可能剛剛就死在自己眼前哩……慶太有些誇張的想像。

「……因為我還太清醒了嘛……」涼平突然掙脫慶太的手,「我有一件事要跟你說。」

「啥?」
「我說……」涼平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重複一遍:「我有是要跟你講。」
「說吧。」慶太疑惑的看著涼平。
因為酒醉而微紅的臉頰,涼平緩緩走向慶太,微笑道:「別被嚇到唷!」

說畢,他雙手環上慶太的脖子,好像隨時能落淚的眼深深的望著,他的眼。
踮起腳,慢慢的靠近,靠近到可以感覺到對方的氣息,可以清楚的聽見在寧靜中譁眾取寵的心跳聲……接著,涼平吻上慶太的唇。

冷風吹過耳際的瞬間,只有呼呼的聲響……

慶太一把推開涼平,「你…你在幹麻?」

早就猜到他的反應,涼平冷靜的微笑說:「就是這樣,千葉涼平喜歡橘慶太。」

「你可能會反感,可是這就是事實,」涼平還是微笑,慶太則有些傻住的看著他,「我想在著特別的一天,告訴你,我喜歡你。」


───

慶太還是愣著,忽然,他理解的笑了笑:「酒真不能喝多呀!」
「……什麼意思?」

慶太兩手搭在涼平略顯瘦弱的肩上,輕輕的拍著他道:「你只是酒喝太多了,一等到酒醒,你就會完全忘記這件事。」

涼平驚訝的看著慶太,突然發現,原本用來壯膽的醉意以隨風而逝、消失無影。

「是啊…」涼平冷笑著說:「這都是因為醉酒吧……」

失落抽乾力氣,腳一軟,涼平倒在慶太懷裡。

「你想通了吧!……咦?你在哭嗎?喂喂!」

慶太慌了手腳,不知該怎麼安慰懷裡的人。


「大笨蛋慶太!」涼平在心中暗罵,停不下的眼淚模糊視線。

他想,就讓這感情當作玩笑過去吧。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各式各樣的野心

helen1129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