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流星』

華麗的陷阱,

給予對方致命一擊,

自己也會粉碎……




我,

是不是也傷害了誰呢?


…………………………………


童實野高中的上學時間……


「海馬今天好像會來上課欸!」女學生甲一臉興奮的說。
「我看他都可以去教那些高年級了,他幹麻來?」女學生乙嘴裏塞了半個包子,有點口齒不清的說著。
「可是……他真的好帥喔>/////////<」啊~好害羞~
「咦………」


「嗨!遊戲。」不知道是去哪里剪的頭髮,髮型特異的矮小男孩被後面一隻超愉快的犬給推了幾步踉蹌。
「早…早安,城之內,」名喚遊戲的少年回頭笑了笑「我剛剛聽別人說,海馬會來欸。」
「喔。」反應意外的冷淡。
「咦?你怎麼了。」不是每次聽到都會有過度的反應嗎?
「沒事啦!欸…對了喔,今天下課要不要去泡網咖?我的騎士已經64了。」表情不如以往的開朗,似乎有點僵硬。
「不了,等你心情好點再去。」銳利的眼神,彷佛是刺穿了城之內的心事。
「那……你記得幫我請假!!」說完,金髮少年如風似的往回跑掉。

『為什麼呢?城之內。』眼看上課鍾快打了,闇遊戲走路有風的緩緩走入校門。

…………………………………

「犬跑去哪了?」來人帶著一種王者般的氣勢問著在他前面的遊戲。
「先回答我你跟城之內到底怎麼了。」某法老連看都不看海馬一眼,專注的看著球場的比賽。
「八成翹課了,真是隻惡犬,」對闇遊戲的忽視,海馬也無所謂「我去找他。」

海馬說完,頭也不回的走向校門。

『呿!這年頭的學生怎麼都搞這套?』
遊戲想著,手上冒出的一罐橘子汁。


也晃出校門了。

…………………………………

「少年家,多謝你啦〈台語〉!」一個看起來很粗曠的工頭笑咪咪的說,「臨時少一個人,多謝你啦!^_^」
「下次再找我幫忙吧!^_^」揚揚手上的鈔票,城之內也笑容滿面的揮手再見。

「真是的,不該跑出來的。」數數手上的錢「真少……」
被半路上冒出來的工頭老伯給拉過去修窗戶,雖然說那些人還蠻好的啦……錢也是不無小補啦……

碰!「遊戲?」
「走路要看路。」口氣不好,臉上卻帶著微笑……有點邪魅……

「你為什麼也跑出來了?」他平常再怎麼樣都一定不會翹課的啊…
「夥伴說我可以出來保護你…海馬應該快找到你了。」闇遊戲摸摸手上的千年積木。
「啥?海馬真的追來了?」
「嗯,他在那邊。」遊戲往天空的一個方向一指。
「哪…哪該怎麼辦?」城之內已經可以聽到螺旋槳的聲音了。
「跑吧!」王抓起了城之內的手臂,往一條小巷子跑去。

『看來我會贏過你,海馬。』

…………………………………

一條死巷的騎樓底下。

「這裏就不會找到了。」王說。
「呼~謝啦!」城之內攤坐下去「今天從早上就好累……」

「告訴我,你跟他到底發生什麼事?」因為背光,遊戲的表情看不出來。
「真的沒事啦!」城之內有點不耐煩。

忽然,城之內感覺自己被推倒在地。

「你幹麻…唔」突如其來的吻,讓城之內酥軟下去。

「憑你的腦袋,應該很早就知道我對你有意思吧?」依依不捨的離開那甘美的唇,王惡意的在城之內耳邊吐氣。

「你…你不要碰我!」城之內用力的推開遊戲,雙手放在胸前,護得死死的。

「喔~~你不是也恨喜歡我嗎?難道那只是友情?」遊戲又上前一步,城之內想像剛剛一樣推開他,無奈王也把他的手也牽制住了「還是你根本不屑理我?」

「我不是……啊…」遊戲把城之內的制服整件脫了下來,露出他潔白的胸膛。

「你需要的…」遊戲輕輕舔了舔城之內胸前那兩顆粉色點「是超乎想像的金錢吧?」

王脫下掛再脖子上的千年積木,在手上’晃了晃「這個可是3000年前的古物呢!博物館應該很有興趣吧?」

「你…你想賣掉原來的遊戲?」城之內稱機後退了一點。

「千年積木不會離開他的主人,就算賣掉還是會再回來的。」王無感情的說。這才是3000年前那個法老的本性。

「我不想傷害你啊…」城之內琥珀色的眼睛起了一層水霧。

「如果你的愛就是傷害…我真想嘗嘗看…」遊戲俯身用一根手指勾起城之內姣好的臉龐打算吻下去……

「哼,那傢伙來了。」遊戲突然停止動作「海馬居然找的到這裏…」
遊戲抓起一旁的千年積木,轉身打算落跑。

「遊…遊戲…」城之內站起來。

「放心,我絕對不會把這麼重要的寶物給賣掉的。」遊戲臉上有恢復了平常的笑容「它有很多我不知道的秘密呢!」

遊戲,跑走。


「笨犬,原來你在這裡!」海馬跳下重型機車,跑到城之內身旁。
「海馬…」緊繃的情緒一放鬆,城之內哭倒在海馬懷裏。
「怎麼了?」海馬寵溺的摸摸城之內的金髮。

「……」城之內沒有回答,只是把原本埋在海馬胸膛的臉給探出來,上面滿是淚水。

「怎麼了?」口氣有些稍稍加重。

「…像我這樣的人,會不會配不上你?」眼裏閃爍著,是期待,是絕望。

「會。」海馬想也不想的回答。

剎那間,風停止了,城之內好像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心臟也足足停了一秒。

「聽我把話說完,自作多情的笨犬!」海馬用手輕輕擦掉城之內臉上的眼淚「像我這種名下只有幾百億的集團社長,怎麼比的上你這隻笨狗之王呢?」
「你…你在耍我,笨蛋海馬!」話是這樣說,城之內還是緊緊的抱住海馬。
「走吧…回我家…」口氣跟平常的自大不一樣,溫柔,很像在誘導小狗的嗣主。
「嗯…」狗狗乖乖的點頭了。


「咦?那是什麼?」城之內指指天上墜落下來的閃亮物體。
「流…星?!」海馬有些不可思議的看看天空。


『你贏了吧?海馬。』闇遊戲摸摸手上的千年積木,一張『死亡流星』不知從哪裡掉出來。


『夥伴…我從剛剛就覺得你好恐怖─___─lllb』
『我都還沒開始玩黑暗遊戲你就覺得恐怖?XD』
『─___─;』

創作者介紹

各式各樣的野心

helen1129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