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你今天放學來陪我。」
就這麼簡單一句話,城之內認命的搖搖頭,


「你好不容易來學校就為了這個嗎?」
「你不是都嫌我命令你嗎?枉費我特地趕完報告來『邀請你』這隻笨犬。」
什麼「邀請」?根本是主人命令小狗小貓的語氣嘛!

「哎~~~」
某犬極度不爽的嘆氣,深深為自己感到歹命,
「喂,既然不喜歡,還乖乖聽話,真是的…」
杏子用力的捶了趴在桌上,顯的很無力的城之內一下。
「…就算城之內不答應,海馬也會攔腰抱起他就回家了…」
表遊戲小小聲的提醒。
「海馬也真專制,辛苦你啦,城之內。」
本田輕輕的拍了拍城之內的頭…好像在摸小狗?
「我不要放學啦啦啦啦啦!」
城之內頗悲慘的哀嚎著。

放課鐘,還是很緩慢〈無情〉的響起了。

鐘一響,海馬就抓起城之內的手,硬拖,
「喂喂喂!這裡是學校欸,你不覺得很丟臉嗎?」
城之內自由左手,再空中很用力的抗議著,
「反正丟臉的也只是我,你這個小蝦兵無所謂。」
我看大家都習慣了吧?
「我不是小蝦兵!」「是大蝦兵。」「我不是大蝦兵!」「那是犬。」
一路上,這對戀人就一直爭論城之內克也是什麼,結論是…
「我是一個人啦!」「哼,笨犬現在才發現啊,果然是犬。」

「海馬,你剛剛抓的好用力喔,手都紅紅的。」
一直說自己不是犬的城之內,這時淚眼汪汪的彷彿是一隻可憐的金毛哈巴狗,
「是你自己不好好跟的。」
話是這樣說,海馬還是輕輕的把城之內的手舉起,吻了一下,
「喂!你…」「比較不痛了吧?」
「嗯……」
城之內的臉微微的紅了起來,然後…
「你占我的便宜!!」〈憤怒〉
「不要急,待會還有更多。」
海馬涼涼的說。

「你抓我來是為了幫你試玩?」
城之內雙眼直盯著電視螢幕,看偶祥龍十八掌砍死你!
「不好嗎?我下次找別人。」
海馬一如往常的敲擊鍵盤。
「不…不是啦!只是…」
城之內支支吾吾半天說不出話來,
聰明如海馬,怎麼可能不知道城之內想說啥,
「那才是目的,笨犬。」
海馬蓋上電腦,顯示他的工作已經結束,
「你要幹嘛?」

「要你。」
海馬在城之內耳邊低語,惡意的吐著灼熱的氣息,
「不…不要啦…」
城之內顫抖著,手中的遊戲手把掉了下去,
「壞了,我要你賠我,就用你的身體吧。」
語畢,海馬用他修長的手指勾起城之內的下巴,硬是讓城之內抬起頭來與他四目相對,然後毫不遲疑的吻下去。
「唔……」
城之內能感覺自己發燙的臉頰,從耳跟燒到整張臉。

吻還是持續著,海馬脫掉了城之內礙眼的外衣,一片潔白胸膛展現在他眼前,
「真的很美呢…」
海馬喃喃道,隨即很快在上面留下許多屬於自己的印記,
「啊…啊…」
海馬輕含著那粉紅圓點,一下一下的舔著、挑逗著,像一陣陣電流,襲向城之內的分身,
「這麼快就有感覺了?真嫩。」
海馬的手有一下沒一下的套弄著,反而讓城之內更有感覺,
「嗯…我…我要射了……海馬…」「叫我什麼?」
手指惡意頂住,
「啊啊…瀨人…」
「很好。」

愛液自頂端冒出,海馬順手沾了點,伸進城之內的後庭,
「啊!」
這是撕裂般的痛,
「忍耐一下吧,克也。」
真正在忍的是海馬,亢奮不自覺的挺立起來,一根手指、兩跟手指、三、四……海馬俯視著被自己用的呻吟不已的愛人,小小的得意湧進心底,
「啊…啊啊…」
眼看時機成熟,海馬抽出自己的手指,透明液緩緩洩出,
「瀨人……瀨人…」
身體突然覺得很空虛,城之內只知道呼喚這個自己最愛的人名一定能得到滿足,
「乖,不要急…」
海馬掏出自己的亢奮,穿了進去。

「哇啊啊!」
又是撕裂般的痛處,不太一樣的是,更痛,還不停漲大,
「慢慢就會舒服的…克也…」
海馬先是緩緩的律動,然後越來越快、越來越快…果然,痛苦漸漸退去,取而代之的是那襲來的快感,
「瀨…人……我愛…你…」
城之內緊抓著海馬的背,到達高潮時,抓出十條血印,還有那一聲聲的:「我愛你。」

「你可不可以稍微放開我一點點?」
城之內瞪著把他擁更緊的海馬,都快不能呼吸了欸!
「那你先回答我,你為什麼那麼聽話?」
海馬瞇起眼,細細的看了看城之內的臉,
「因為我看了翼寫的鬼畜…啊!不是啦,」城之內害羞的笑一下,「因為我發現如果你不在我身邊一段時間,我就覺得身體怪怪的,所以…」
「沒你不行啦!」

那天晚上,海馬依然緊緊抱著城之內睡,還多吻好幾下,只因為他覺得他好可愛,臉紅的很誇張咧!



創作者介紹

各式各樣的野心

helen1129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