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強調一次 這篇寫得很爛很爛很爛很爛……

字少沒內容

歷史梗全亂湊

簡直就像災難一般的同人文

果然沒先把夏目生出來就想寫羅德會被作祟囧囧

別怪我沒提醒你唷~








羅德里希站在陽台上,用歡呼般的音調,引吭高歌,渾然不知路德維希已經站在他的窗台下,許久。


『不要站在那裡,請進來好好坐著聽吧。』


如果被他發現了,肯定會這樣高傲地邀請他吧?無論他自身的心情為何。

所以路德維希只是安靜的動也不動,直到羅德里希將最後一個音符落下,他才從樹蔭中走出,用適當的力量鼓掌。

羅德里希的驚訝只有一瞬間,外表看來還是那樣冷靜自持,他緩緩道:「布拉姆斯的德意志安魂曲。」

「為生者撫平傷痛、歌頌希望,我知道。」路德維希向前,微微行了一個禮,「我由衷的為這個變故哀悼。」

「請進吧,我會命人準備好茶點。」羅德里希回了這麼一句,轉身走進屋子的時候,臉上卻有著幾不可見的笑容。





原來那個男孩長大會是這個模樣!相似的金髮藍眼中帶著有些陌生的凜然英氣,有著高偉挺拔的身材,

性格卻比他一味囂張狂妄的哥哥更加溫和老實,每見他一次,羅德里希就越難控制自己狂喜的心情。

「羅德,你身體不舒服嗎?」路德維希關心的聲音傳來。

羅德里希覷了他一眼,冷然道:「抱歉,我走神了,請問會議進行到哪裡了?」

「哼~少爺真不愧是少爺,連說對不起都像要命令別人幫他倒茶似的……」基爾伯特一邊玩弄著胸前的十字架,一邊諷刺地笑著。

「哥哥拜託你少說一句吧……」路德維希嘆了口氣,看到羅德里希的表情沒什麼特別的變化稍稍安下心來,

「老闆這次派我們來,是希望能與你們家合作,好把那些不合理的條約給廢除掉……」

「……重建日/耳/曼的榮光。」基爾伯特把話接了下去,臉上的笑意已經完全退去。

「我們的日子都不好過,」路德維希則是滿臉疲憊,「菲利西亞諾和本田也都一樣……」

「若不介意同樣殘破蕭條的我……」羅德里希啜飲了一口那特調的巧克力,優雅的放下杯子後才說道:「當然樂意之至。」

看那兄弟兩相視而笑,羅德里希在心裡想著:要盡一切力量讓著孩子茁壯,絕不要再看他消殞,絕對!





「奧/地/利自由了!」那個男人在簽下條約後,打從心底說出來的這句話,在他耳裡卻轉換為細碎的嘆息。

這個自由,是用了多麼沈痛的代價所換來的!再也不能牽起那孩子的手、不能在同個屋簷下生活、不能隨意的為他演奏……

他甚至和他最敬愛的哥哥、那個高傲的基爾伯特,以一面可笑的牆分隔兩地啊!


「既然什麼都做不到,那麼我們乾脆什麼也不要做吧。」羅德里希再看了一次條約,微笑著提出建議。



------------爆短爆爛爆短爆爛--------------

裡面的歷史梗都來自維基百科

如果有哪個無聊的歷史系學生惡搞 故意弄錯了我也沒辦法

第一段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導火線 奧/地/利的王儲被暗殺掉的後續

第二段則是討厭的希老大出場 我學得歷史告訴我希老大是最最不能原諒的人之一XD

然後結局是奧/地/利成為了永久中立國 不再管別人 從此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這樣www

之後可能會修改也可能不會

我一定要把喵夏給生出來啊啊啊啊!




helen1129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丁丁
  • 雖然人家不萌奧地利
    可是我覺得這篇歷史梗用的好啊!(拇指)

    不過
    明明是王儲死掉卻被你寫的挺歡樂的我說
  • 好乖好乖 說會留言就有過來留 我好感動喔T T
    王儲那個可能是匈,牙,利家的呀~啦啦♪(欠揍)

    helen112986 於 2009/05/19 13: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