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3 眼鏡消失的結局
黑暗? 我不知道唷~~
如果有興趣就請進
有錯字請無視 我快睡著了 電腦中毒了......(太慘了吧囧)






自己正在改變,毫無疑問,以能夠意識到的速度,一點一點的改變著。

飲食的喜好改變了、興趣改變了、喜歡的音樂改變了、香煙不抽了……

細數起來,都只是些無關痛癢的小事,或許根本就不會有人注意到……不,那個人已經開始在意了,然後,自己也是。

好像前不久才帶上那副不可思議的眼鏡,所有的記憶都歷歷在目,然後那一切都正以鮮明的方式從身上剝離、崩解、壞死。

有一部分的自己正在潰堤,心上被鑿了一個填不滿的洞。

當克哉察覺到的時候,最初的感覺不是悲傷也不是痛,就只是單純的無可奈何而已。

野心、地位、名利……原本汲汲營營在乎著的事物,一下就像小說中的敘述那樣無關緊要,他的願望突然變回想過著平和而快樂的日子、知足常樂,紛紛擾擾的競爭與成敗變成世上最無趣的東西。

原本有些鴕鳥心態的想說這種改變如果按在心底也沒什麼大不了,最多就鬥氣不足罷了,工作能順利完成就得過且過。

不過在一次與廠商的會議上,明明已經推敲過多遍的企劃案,簡報的時候卻像拿了有字天書般,一看竟沒了頭緒,之後雖以多日來的操勞而導致文字塔崩壞作為台階而下,那人很快就掌握了大局,得到了堪稱完璧的結果,克哉知道,那也是靈魂流失的結果。


『原來……工作能力也不是我的嗎?』

深夜的辦公室裡,克哉看著閃爍的游標呆呆的思考,這時候的他倒還能用雙手迅速鍵入許多四處統計而來的數值,沒有停頓或遲疑。

『既然如此……為什麼不把那個人也給抽走……』

既然會回去那個一無是處的自己,為什麼不能像回到最初那樣,把自己對那人的記憶、對他的思慕通通都給歸零?!為什麼這份愛戀沒有跟著減少,仍然頑固的纏繞住心臟不放?!

優柔寡斷又沒有能力的自己,不值得他愛、也不奢望他愛。

然而現在的他,甭論能不能承受被他拋棄的痛苦,光是他偶爾投來擔心的目光都能引起他強烈的不捨,『你憑甚麼讓他露出這種表情?』譴責的聲音,一直沒停。

「哪,御堂先生……我愛你喔……」

這話是脫口而出的,克哉停下手,揉了揉痠疼的眼,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後,總算是下定決心,做了一個決定。




「來,黑咖啡兩顆奶精。」「謝謝。」簡短的對話一下就被埋沒在滑鼠的點擊聲和紙張的翻閱聲中。

以前的御堂是都不自己泡飲料的,倒不是因為覺得這是女性職員的工作之類的刻板印象,就是單純忙得連喝水的時間都騰不出來罷了。

不過自從看到比自己還要拼命於工作上的克哉,忍不住問了需不需要東西提神之後,御堂就無視克哉的調侃和客氣,養成了一早就幫他沖上一杯咖啡的習慣,

「你……昨晚有睡嗎?」御堂有些遲疑的問道。

但是最近的克哉卻有點古怪,原本就算是工作狂的他,這幾個月來更是沒日沒夜的工作著,就像被什麼東西給追趕似的,一下子同時著手進行好幾個大案子,進度還連連超前,現在都已經到了最後階段等待成果了。

雖然整個公司因為面對種種挑戰而士氣高昂,隨著成功在企業間的評價也水漲船高,御堂卻沒辦法就這樣單純的歡喜,尤其看到克哉逐漸消瘦下去的臉頰,憂心忡忡的問道為何要突然這樣衝業績時,卻又被他一次次四兩撥千斤的迴避掉,久之,御堂也問不出口了。

「還好,多少有瞇一下。」

因為看到美股開盤就一時沒注意到時間,隨手查了一下資料沒想到就天亮了。克哉一邊解釋,一邊想要讓御堂安心的彎起嘴角,但當伸手要握住咖啡杯的時候,手指卻突然無法施力,握把從指尖滑落,杯子狠狠摔在地上。

御堂越過咖啡的污漬,一雙眼直直的瞪著克哉,「……你的手在抖,」他用雙手握住他的手,「公司讓我管一下,你去樓上休息好嗎?你現在……不許病倒,太難看了!」

感受到御堂微涼的手溫,克哉嘆了口氣道:「今天有好幾個公司的會面……可以請你一個小時後叫我嗎?」

「……沒問題。」

「那就麻煩你了。」

御堂一直注視著克哉直到他推開門走了,才坐回位子上開始了今天的工作。




用他給的鑰匙進了門,御堂對這個在單人沙發上,裹著財經日報昏睡過去克哉一點都不覺得奇怪。

空氣裡還有點沐浴乳的香氣,原本臉上還有點鬍渣都已經括乾淨了,可見克哉一上來就先去洗澡和整理儀容,之後大概是想說邊看報邊等時間到了就下來吧,沒想到卻這樣睡著了。

現在已經比克哉預計要起來的時間晚了十小時之久,公司裡只剩下回來寫報告書的外勤人員而已。

御堂悄悄的移動到他旁邊的椅子上,靜靜的看著克哉毫無防備的睡臉。

雖然說都埋首在資料與電腦裡,果然自從沒戴眼鏡之後,他的氣質變得柔和很多,與客人應對時不是只有營業的笑容而已,還多了溫暖的誠懇,也難怪營業額會上升了。御堂細細的凝望他的臉,嘴角不自覺得笑了起來。

「御堂……先生?!」突然地,克哉睜開了眼睛,先是楞楞的瞧了瞧御堂後,才驚訝的猛然坐起,驚呼道:「現在幾點了?」

「晚上六點二十分,社長。」御堂語帶笑意的說,不等一臉埋怨的克哉開口,他又繼續說下去:「我確實在七點多的時候有打過電話了,這點可以請藤田作證。」雖然只讓它響了一聲啦~「……我想要你好好休息,你這禮拜都沒在床上好好躺著睡覺吧。」

聽了御堂像在撒嬌的低喃,克哉只能勉強緊皺著眉頭瞪著他,都忘了要反駁御堂對自己的稱謂,無奈說道:「不是說今天有好多會議的……」

聽到這,御堂就斂容正色道:「一切都很順利,社長。」之後一手拿著報告書一邊講述各個企劃最後的結論及成果,字句間流露的都是成就的喜悅,舉手投足間就像個武神似的英姿煥發。

但不知為何,御堂講的越是得意,克哉卻看起來越不耐煩的樣子,這讓御堂忍不住停下來詢問:「裡面有什麼錯誤或讓你不滿的地方嗎?」

「所有企劃都是成功的嗎?」

「當然也有不盡裡想的地方……」

「不,我的意思是全部都有到達理想值嗎?單純想確認一下。」

「是。」

不明白克哉想表達什麼,御堂又看了幾眼手上的資料。

克哉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後,才緩緩的、盡量壓抑住顫抖的說道:「御堂先生,有件事要跟您商量。」

「是想要成立分公司還是併購其他公司……」御堂一邊試圖猜測一邊快速的在心中分析各種可能性。

「跟公司無關的事……不對,還是有關……」克哉看著還在思索的御堂說:「我要退出Acquire Association。」



……………………



看御堂完全愣住的瞪大眼睛,克哉繼續說道:「在我名下的所有資金、股份都將退出Acquire Association……」

「停!佐伯!那我呢?我要去哪?」

總算反應過來的御堂發出咆嘯似的聲音,拍著桌子站了起來。

「你就是Acquire Association接下來的社長了,要何去何從悉聽尊便。」克哉抬起頭,雙眼毫無動搖的直視著御堂。

「那、那你呢?你要去哪?你為什麼要退出公司?」

「大概就用用為數不少的存款弄些投資吧……」說到這,像想到什麼有趣的東西似的,克哉輕笑出聲:「呵…退出公司的理由不是很容易想到嗎?我膩了啊。」

「膩了?!」御堂火氣上身,一把抓住克哉的領子吼道:「你說清楚你是膩了公司,還是膩了我啊?!我呢?你要我去哪裡?」

「真是敏銳啊,御堂先生,」克哉還是笑著,「這樣話就不用說得太白了。」


聽到這裡,御堂的力氣一下被抽乾,他鬆開抓住克哉的手,跌坐下來。

克哉整理著被弄亂的衣領,轉過身作勢要走回臥室裡,一邊對御堂講著:「要怪就怪你喜歡上我這個爛男人吧,我的感情就是來的快,去的也快,你去路上隨便找個人安慰你都比我好……」

嘴裡繼續講著違心之論,心中則在盤算剛剛聽得的那些數據。看來這次的拼命的確讓Acquire Association登入了更高的階層,算是在業界打了一場輝煌的勝仗。這樣子的城堡,總算是和女王有點相稱了。

至於從來都不是國王的自己就乖乖躲到一旁去吧,御堂可能會怨恨一輩子,但也有可能隨時間淡忘……事情處理的這麼不漂亮也是戴眼鏡的自己正在消逝所導致的吧。

克哉又吸了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冷靜,準備板起臉轉身把御堂請出去。


回頭一看,卻是御堂雙手舉過頭站在自己身後,然後接著是劇痛從頭部傳來……



是血的味道……還有……葡萄酒的味道……慶賀用的葡萄酒嗎?……呵……



「你別想甩開我……永遠別想……」


御堂手上拿著破碎的酒瓶,緊緊抱住昏了過去的克哉喃喃說著。




───────────

我很喜歡ed3這種耐人尋味的結局
強勢又霸道的眼鏡居然消失了!人妻御堂該何去何從呢??

......這就是我覺得有趣的地方XDDDD

如果覺得有趣的話就請留個言讓我知道吧

其實寫的時候我還蠻怕的

因為看太多好看的眼鏡同人啦~~


被寫作暴君從半夜一點奴役到六點多的h子


創作者介紹

各式各樣的野心

helen1129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oonswings
  • 這篇還滿有趣的欸XD
    讓人開始遐想之後的監禁生活(誤了)
    不過溫柔的受克應該說不出「我對你膩了」這句話吧......
  • 首先 留言大感謝~\^▽^/

    其實我真的沒想過後面會怎樣
    如果是監禁play的話 那直接接r的結局16就好了嘛XDD

    然後我覺得我寫的這位克哉並不是普克
    而是一個發現自己越來越廢的眼鏡克……XDrz

    不過那句話他講得的確很勉強
    應該說對他很傷這樣XDDDD

    helen112986 於 2009/08/02 21:0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