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搞什麼鬼?居然爆字數了!

音:不過就胡言亂語多一點,有意思的地方少的可憐。^^

Q:聖誕節過了耶……

希:已經寫了一個多月了啦~!!正常的作者都快有本書了!!





人都應該會有過下了決定馬上就後悔的經驗吧?譬如像現在跟著陽音走進城堡裡的我,真的好想不顧一切轉身就跑掉啦……

從門口的大廳開始,每隔一段距離都會有晃幽幽的燭光照明,隱約能看見那些古董家具華麗而頹廢的影子,鞋根在石地上踏出的聲響更顯得這裡安靜的可怕,陽音卻用競走的速度往前走,他熟練的繞著路,而我則可憐兮兮的緊跟在他後面,深怕一不注意就在這詭譎的場所迷失方向,沒有漂亮的百貨公司小姐誰想要迷路啊!

「喂……陽音!走那麼快幹嘛!等一下啦!」實在受不了了,趕緊向他大吼了聲抗議。

陽音聞言嚇了一跳似的飛快轉過頭來,臉色之蒼白可比作租書店馬上要還的男男激烈性愛純情校園漫畫被舍監給發現的慘,總之與剛才在外頭那副得意的嘴臉相差甚遠,好在他總算停下腳步,我終於能喘口氣了。

他低著頭好像思索著什麼事很久後,才小聲的說了一句:「我可不可以牽著你的手?」

「什、什麼呀!?你該不會在害怕吧?」

「嗯,你看不到的,剛剛禁制被我打壞了,這裡的怪東西都跑出來了……」

自作自受啦渾蛋!!幹嘛讓我知道這件事啦混帳!!我二話不說就緊緊抓住他的冰冷的手掌,「我們快點離開這裡,作者寫寫才發現前面有蟲,我已經吃過飯了根本不用去什麼餐廳……」

「等等,作者不是已經決定要讓我抓準你『寧可吃到撐死也絕不浪費一餐』這種歐巴桑心態所以才用小餐廳這個詞嗎?」

「你什麼時候跟他討論的?居然在我背後偷說我壞話!我就算是歐巴桑也是有少女心的歐巴桑!!」

「歐巴桑就歐巴桑!就算有少女心依然只是個歐巴桑!!」

「你這臭小子……等一下!為什麼我非要承認我是歐巴桑不可?我的年齡根本還不到歐巴桑的門檻啊!!」

「所以嘛~你根本沒有少女心,我們少了一個少女心的萌點都是你害的!」

「這故事的賣點本來就不是少女心好嗎?是腐女心!腐女心!看清楚了沒有!!」

當我們邊走邊進行劇情發展討論時,竟不知不覺走到路的盡頭,一扇看來很厚實的木門擋在那裡。


「總之……」一直沒放開的手又握了緊一點,他蹲下身在我耳邊說道:「待會那人問你名字,想個假名回他。」

「?什……」

話沒問出來門就打開了,來者是名穿著燕尾服的老者,透過單邊眼鏡傳來和善的目光,親切的招呼著:「歡迎回來,少爺、小姐。」

咦?

「外頭風很大吧?這邊為了您們準備了紅茶和點心,請進來享用吧!」

跟著老爺爺的引導走到座位後坐定,鋪有白色的蕾絲桌巾的圓桌上除了擺有各色美麗的瓷器食具外,正中擺了一瓶盛開的白百合,淡淡馨香襯著那些精緻的小烤餅小蛋糕更顯得美味了。

身手優雅俐落的倒了一杯冒著白煙的熱茶到我面前,老爺爺對我和藹的笑著:「請用。」

我自然老大不客氣的叉子與手雙管齊下對食物進攻,對面的陽音則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

「怎麼啦?剛剛聽你講的好像會有洪水猛獸似的,老爺爺看起來人很好啊……難不成是這蛋糕裡有毒!?」

「…………」陽音不語,只是搖搖頭,拿起茶杯輕啜了一口。

「那是為什麼……」

正想問清楚,才剛離開的老人又端著一個大盤子走來,「很抱歉打擾兩位的談話,這邊還有些鹹食,如果還吃得下的話請務必取用。」

一聽當然是很興奮把頭湊過去:「請給我小黃瓜三明治、馬鈴薯沙拉、燻鮭魚卷……那邊那個餡餅也請給我一個~」

「小姐今天胃口很好呢~~」老爺爺笑得一臉慈祥,完全沒露出像陽音那種失禮的驚訝。

「呵呵……因為是第一次來這種執事喫茶店有點緊張,就忍不住……」

隨著我的話語,氣氛卻莫名突然尷尬了起來。

我是說錯什麼嗎?難道陽音真的是這邊的大少爺?那為什麼老先生也要叫我小姐害我誤會啊?庶民的窮酸心態臭了嗎?……疑問像討厭的連環屁在我腦海中不斷的浮現,奇怪最近沒有吃地瓜啊??

「看來我是真的老了,連人都會認錯了呢……」說著還順手拿出眼鏡布擦眼鏡,面對我的笑容也變得比較客氣而生疏了,「在下先自我介紹,我是這邊的負責人名真,可以請問小姐芳名嗎?」

來了!陽音的話應該是指這個吧,「我叫做希,希望的希。」

雖然在網路上用過不曉得多少個假名,像現在這樣光明正大講出來是第一次,有點害羞不過感覺不壞呢~

老爺爺看看我,轉過頭去望向陽音:「這是初生的……那位?」

他拿著已經沒有茶的茶杯,有些僵硬的點點頭。

看來是沒辦法得到本名呢……老爺爺低語,「不過就算是尊貴的受言靈眷顧者,若要與像陽音少爺您如此優秀的穿越者搭當,適當的測試還是必要的。」

「!搞半天你是抓我來考試?你沒跟我講啊!」這個世界我一無所知,結果絕對是他烤什麼我焦什麼啊!什麼鬼測試不如送我回家比較實際點!

陽音只是對我投以毫無誠意的苦笑,對了,他好像從進來之後一句話都沒講過,我記得上一段已經取消了無口屬性啊,這就叫裝聾作啞嗎?可惡!


「我想想……測驗該做什麼好呢?」為了配合名真老爺似的,突然劇烈的天搖地動了起來,好在都是些茶具瓷盤砸在地上,雖然有點心疼不過不是我的就無所謂了~「請幫在下把這個解決掉吧,拜託您了。」

「這不是地震嗎?一下子自然就會停了……咦?!」又是一陣搖晃,這次能明顯感覺出來是從前面撞來的。

「陽音少爺把禁制打散之後引來了了不起的東西呢,不愧是陽音少爺~」

喂~!你在佩服什麼呢?能夠撼動一座城堡的東西已經超越我的想像範圍了啦!「不行!這個我怎麼可能辦到!那是陽音引來的就交給陽音……」邊說著我還很華麗的被搖下椅子摔在地上,呈現悽慘的態勢。

「少爺他……」原本陽音拿在手上的杯子從他指間滑下,而苦笑則還不自然的僵在臉上,可以看到額間滲出細細的冷汗,「被禁制給反噬,看來暫時動彈不得。」

「那麼老爺爺您……」「說來慚愧,禁制被破壞後我自身也受到不小的傷害,現在的我也無能為力啊~」

…………陽音大哥,就為了你帥那麼一下連帶造成的麻煩未免也太超過了吧!

「我也沒辦法……啊!好痛!」現在連想找東西扶站起來都很困難的我,是那樣普通而無力,看起來一點都不適合在異世界生存。

「是嗎?」碰的一聲,屋頂終於被撞開一個洞,瓦礫石塊眼看就要砸在頭上,讓我忍不住閉上眼,不過預期的疼痛卻沒有出現。

「老爺爺!」名真老爺雙手撐出一層很薄很薄的防護罩,雖然能把那些碎石給彈開,但每一下都能看出對那淡淡光圈的損害。

「您想知道為什麼我要開這家店嗎?」從頂上洞口竄進來的,是看起來很噁心的觸鬚,「最開始……只是想多認識些人罷了。」血從名真老爺的嘴角滴下,「快帶著少爺走吧!我最後的客人!」


在這種空曠清冷的地方開茶店是想認識多少人啊!吐嘈歸吐嘈,我的眼淚卻很入戲的流下來……用生命所佈下的禁制連結的是那些迎賓用的虛像,這是何等寂寞而哀傷的事情啊!

我爬到陽音旁邊,當握住他的手時,腦中同時迴響起他動聽的男中音:『希,你現在想要做什麼?想要說什麼?』

「什麼……意思……」一邊抽泣一邊問,那時竟沒有覺得這樣溝通很奇怪,事後想想蠻不可思議的。

『想要做什麼?想要說什麼?』陽音只是重複,勉強露出僵硬的笑容。

「想要……」想要把那個像蟲的東西趕走,想要把這個地方好好修一修……想要……想要……想跟名真老爺說:這個鬼地方是作不成生意的!!


突然的,一股力量從指尖開始蔓延,我轉身,毫無滯礙擋到正要給防護罩最後一擊的蟑螂鬚前,伸手撫上那個說不出觸覺的東西,張口喊道:「軍曹!我們不是朋友嗎?」從摸到的地方開始,那些深褐色的瞬間化為粉塵,逐漸的所有振動都停止了。

我轉頭想看看老爺爺的狀況,但只看到一個完全不帶老態、帶著細框眼鏡看來很精明的黑髮男子站在下頭。


下、下頭?!為什麼我的鞋子會騰空在他額頭附近晃來晃去?!「哇啊!!」一分神就向下急墜,好在男子趕緊將我攔腰接住。

「除了下定決心浪費了一點時間,使用言靈的技巧對第一次使用的人來說相當完美,不過舞空術果然很不擅長。」

「啥?」

「總之你現在是陽音的搭擋了,雖然很嫉妒不過還是恭喜你啦~~」

雖然已經踏在地上,我的腦袋還是暈暈的,「呃……請問你是誰?」

「名真呀~看不出來嗎~?領悟力很差耶~」

這個青春洋溢的輕浮小子跟和藹的老爺爺是同一個人?

「若不是陽音大人拜託我才不會cos老執事呢~人家這樣年輕貌美比較適合扮花魁啦~」

「我可是用了『一進試驗房就不再出聲』跟你作交換條件囉!連一點刺激都沒有要觸發言靈實在太難了。」陽音站在我的身後,看來也是什麼事也沒有的樣子。

「嘖……總之這邊的污穢都已經淨化了,報酬後天前會匯好~我也要離開這個鳥不生蛋的鬼地方了~」伸懶腰似的在頭上一合掌,原本斷垣殘壁的景象回復成一間普通的辦公室,「對了對了~這個員工証你拿好,以後都用這個聯絡~」自稱名真的男人從抽屜摸出一個簪花交給我。

後來我都恍恍惚惚的,不管是看著那棟鬼城堡飛走還是又讓陽音抓著我飛都沒有很大的印象,直到再次穿越次原回到家門口,我才終於有意識的大叫了聲「哇!」

「有什麼問題嗎?明天七點來找你?」陽音現在是一頭黑髮,我的金髮蘿莉也不復存在了吧……現在不是感嘆這種事的時候!「到底怎麼啦?!我為什麼要成為什麼什麼鬼的員工?」

「別看名真是個怪人,他旗下高手雲集,接他的case最有趣了!」

「這跟什麼『結』有什麼關係啊?別以為讀者忘了我也會跟著忘了喔!我這條鍊子還緊緊的拴在我的脖子上呢!」

「接case也算是一種冒險一種旅程,而且還有報酬不是很好~」陽音看了看我的家,「你也需要錢吧。」

被一語道破的心事,害我一下講不出話來,陽音趁此瀟灑的轉頭就走,「作者明天八點要起床,先放他去睡覺吧!」

就在什麼都還沒解釋的情況下,第一章順利結束~~喂喂!不對吧?!




helen1129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丁丁
  • 軍曹,我們不是朋友嗎?

    可是冬樹你,沒辦法給我(剛彈)侵略經費啊~

    名真老爺爺好隨便!(指)
  • 我自首 隨便的人是我……

    名真的年紀是爺爺了,但他從來都不是爺爺……

    有那種爺爺孫子前輩子一定罪大惡極!

    helen112986 於 2008/12/26 18:40 回覆

  • newlywet23
  • 那你什麼時候要出書?
    要給我簽名喔

    簽名會賣比較貴嗎
  • 會比較貴喔
    只算你工本費 (墨水錢)
    書的定價+0.000...0002塊就好了

    helen112986 於 2009/01/30 16: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