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的開始連載看看吧~~
話說我還有系刊的稿子要趕呢囧
大家快進來看吧~~




還記得與他相識的那天天氣晴朗陽光普照……說笑的,那個時候大約晚上十點多,不管身體還是心靈都已經被一整天的課程和補習弄的相當殘破的我,下了公車之後,如風中殘燭般搖搖晃晃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區公所是做什麼吃的啊?街燈一明一暗的壞了好久,黑漆漆的好討厭好恐怖啦~~不知道這樣會滋生老鼠跟壞人嗎??我隨便瞥了一眼周遭的狀況後,就悶著頭快步的往前走。

對了,害怕的時候就唱歌好了。「啊拉擦擦~呀 哩逼搭逼拎啦吧~」不要用奇怪的眼神看我,我只是把之前初音很紅的甩蔥歌拿來壯膽而已,至於印度F4的那首「嘟嘟嘟~打打打~」則是待會要唱的。

正當我已經忘記對黑暗的恐懼,唱的非常起勁時,不曉得是不是老天看我太開心而不爽,當我看到家門,下意識的開始摸口袋找鑰匙而沒注意腳下,「哇啊!」我狠狠的被地上不知名的東西給絆了一跤,摔了個大大的狗吃屎。

「x的!痛死人了!什麼鬼東西啊!!」別懷疑,那個x就是為了分級制度而鬼隱掉的台灣國罵。

讀過女校你就會知道,無論那些女人對外再怎麼美麗高尚有氣質,關起門來還不都人模人樣,夏天太熱掀裙子搧風只是家常便飯,把髒字當作發語詞來用的更是大有人在,像我這樣因為嚇到所以飆個一句應該是可以被原諒的……應該啦。

我按著膝蓋爬起來,往絆倒我的東西瞪了一眼之後就後悔了……那那那是啥啊?一大坨黑色的不明物體,它它它正在蠕動耶,所以不是屍體什麼的囉!可可可是為什麼要向我這邊過來啊?啊啊!!它不曉得是手還是鳥爪什麼的抓住我啦!

「我‧好‧餓‧啊…………」「碰!」

另一個對話框的聲音不是他發出來的,是我用書包往他方向砸過去後他重重倒地的聲音。

嗯,真的該找機會把單字四千拆開來弄得輕一點了……



「這包我珍藏已久的一度讚就當作我的賠罪吧,不過誰叫你要突然過來抓我,我才情急之下拿兇器K人的……」

看著冉冉上升的白煙,我真想就直接拿起我幫他擺在碗旁邊的餐具自己吃掉算了,珍藏二字絕不亂蓋,那碗腔肉口味的泡麵我原本想放到讀期末考的時候才吃,沒想到要祭了別人的五臟廟,唉~~

不過他卻露出猶豫的表情,眼神呆呆的朝四周張望了一下。

「咦?怎麼了?不喜歡肥肉嗎?」耶~那我委屈的吃掉好啦~~

「不、不是……」他頓了頓,漂亮的手撫上筷子,「這麼晚了還在這裡打擾真不好意思。」

「沒關係的,反正家裡沒大人嘛!」我很努力讓口氣爽朗而不帶對於泡麵離去的失落,嗚哇~那肉他怎麼捨得一口就吃掉啊……

「……就你一個在家?」「嗯,因為要工作。」

他停下動作,神情複雜的看了我一眼,漠然問道:「這樣子你還讓我進來?」

「那是因為我把你敲昏了嘛……」「就算這樣也不可以讓一個大男人隨便進家門吧!」「但是……」「沒什麼但是的!如果我是壞人怎麼辦?」

「囉唆!」我忍不住大力拍了桌子一下,聲音也激動起來,「誰看到別人倒在路上都會想要幫助吧?你是真的餓昏了不是嘛!況且被我一擊就倒的傢伙才算不上是男人呢!」

啊糟~最後那句想太順不小心講出來,完了!如果他被激到要就地表演「真‧壞男人」給我看怎麼辦?我連好男人都不想要看啊……

鼓起勇氣抬頭看向他,剛還略有怒意的表情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悵然若失的嘆氣,然後看了看我,對我露出了柔和的微笑,「對不起,我剛剛反應過度了。」

耶耶耶??我以為他起碼要跟我嗆句狠話什麼的,沒想到卻是這種回應,「…我話說得太難聽了,才真的對不起。」

「沒那回事,我的老師也說過我有點娘,」看他泰然自若的又開始吃麵的樣子,應該是真的不介意了,「評論還真是一針見血啊,不愧是……抱歉,我還沒自我介紹,我叫做陽音。」

「嗯,我叫蔚藍海。」輕輕握著他伸出的手,那與外表相符的柔軟細緻真令人嫉妒哪。

現在才能仔細的觀察他,這個自稱陽音的男人舉手投足間都有一種柔和的氣質,被素色髮圈綁起的長髮看起來很滑順,高瘦的身材雖不致讓人感覺單薄卻仍偏纖細,彎彎的眉眼間帶有淡淡的笑意,鼻子堅挺、紅唇皓齒……


重點是!他講話的音質完全投入我的好球帶了!!

日本的聲優就是類似於台灣配音員的職業,可謂是動畫角色的靈魂,光靠聲音就可以演出戲劇中的喜怒哀樂,非常的強大。

一扯到這種害我興奮的話題就很難好好構築語句了。嗯……總之我喜歡的聲優有遊佐浩二、谷山紀章等等……你說我喜歡的跟作者一樣?別搞錯了!我跟那個沒人道精神的傢伙才沒關係,都是那傢伙孤陋寡聞,大牌聲優沒認識幾個,沒辦法把我設定成喜歡別人……但是我是自發性的喜歡他們喔~日文的廣播劇也是聽了一陣才進入狀況的……


「那個……你沒事吧?藍海?」他在我眼前晃了晃手指。是說他的碗早就空了,可能是看我在自己的世界嬌羞的很開心才不好意思跟我說吧。

「啊哈哈~抱歉我剛剛在發呆~」一進入興奮狀態就很難冷靜下來是我的缺點,總之先裝傻再說。

「為了報答你這一餐,讓我送你一個禮物吧。」


「啥?……」在我還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他的左手食指已經處碰到我的脖子,一股冰冷的寒氣傳來。


「隨我的梵音舞動而現形,原罪的鎖。」


什麼?好痛!不能……呼吸……


不過那些都只是一瞬間的事情,痛苦的感覺一下子就退去。

他先向我鞠躬道了聲「謝謝招待。」,走到門口的時候像想起什麼的轉頭指指脖子的位置,對我說:「那個就當作是對你過度缺乏警覺心的小小懲罰,明天我會再來告訴你要怎麼解開的。」然後揮揮衣袖、揚長而去,留我一人還呆坐在沙發上。

後來照鏡子才看到,我的脖子上不知什麼時候戴了條項鍊,黑色的鍊子上繫著一段金色的墜飾,那上面刻著好像是文字的飾紋,而最奇怪的地方在於那項鍊完全勒在我的脖子上,想要稍微移動一下或扯出些空隙都沒辦法,原來冰冷的金屬在皮膚上貼久了還帶有溫度,感覺很討厭。

該不會……該不會這人的個性其實很惡劣吧?!雖然外表一副好人樣但其實是個很壞心眼的傢伙!?……這不就是傳說中的腹黑嘛!!這男的怎麼可以這麼萌啊~~


意識到我那萌芽的M屬性,心情有點複雜。



創作者介紹

各式各樣的野心

helen1129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丁丁
  • 唉唷本本啊
    雖然我笑的很開心
    不過這女主角萌的時間還真不是蓋的(拇指)
    還有其實單字四千沒有很重吧~俺可從來沒拆過
    再者,妳對不起七千啊!明明是它陪伴妳到最後的吧?!
  • 四千真的比七千重
    然後你的書包曾經有過只擺一本四千的經驗嗎?(指)

    helen112986 於 2008/11/18 00:49 回覆

  • greata790321
  • XDRZ~~~~~~
    耶耶這根本是為我們而寫的嘛~~~~
    好棒好棒!繼續加油!
  • 我會把女主角設定成聲優控是遲早的事……
    總之總之這是篇花癡小說

    helen112986 於 2008/11/18 07:26 回覆

  • 丁丁
  • 哎唷妳什麼時候看我背一堆課本啊?我課本不是都在學校嗎?(笑)
    不要說只有一本單字
    沒有課本也是有可能的啦~
    小說挺重的就是XD
  • 對厚~想起來你的袋子都會很重
    然後發現裡面都裝一些拉機(非教科書的東西)
    那待會讓女主角背著漫畫書去上學好了……

    helen112986 於 2008/11/18 20:5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