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之前我跟丁說想寫的東西
反正好玩嘛
寫著來樂樂~~~

啊~~那個誰給我點進來看啦!
然後記得寫感想喔~~



  
  
  現在是什麼狀況??
  
  
  兩隻顏色相當鮮艷的古時爬蟲類用蠻力掙脫了和陽音一起佈下的陣法,一邊狂吼一邊追在我身後,在被地上凸出的樹根給拐了好幾下發現腳踝有些怪怪的,制服裙襬也被樹枝劃了一小道,摸一下口袋,很好!能夠幫偽恐龍抓癢的爆符只剩三張,陽音那傢伙又沒在視線中,天曉得跑到哪裡去了……
  
  這種生死一瞬間的狀態下腦殘的作者居然不是要我想遺言,而是叫我自我介紹!?還威脅我如果不好好講以後造成他麻煩就要讓我突然蒙上冤罪而被凌遲致死……有沒有這麼不人道的啊啊啊啊啊啊!!!
  
  回頭很快的抓一張爆符甩在那吃太多歐羅肥的大王椰子的樹幹上,「朱雀振翅!」隨著大樹倒地的巨響,趁著臨時的交通障礙還未解除,我趕緊溜到一旁的陰影,總算是可以讓腳步停下,稍事休息。
  
  好,我就一邊喘氣一邊自介吧。我是蔚藍海……啥?你嫌這名字太奧妙?告訴你,我阿兄他還叫藍天呢!爸爸媽媽取名的時候到底在想什麼我決定以孝道之名行無視之實……不過我在這裡習慣被稱呼為「希」,就是英文的那個SEA……你問我這裡是哪裡?放心,我也是外來者,瞭解的也不會有你多……
  
  「希!你在那裡跟誰嘀嘀咕咕什麼?」一抹銀白色的光芒閃進我的視界,一雙紅色的眼睛正擔心的盯著我,「在這邊不可以胡思亂想,要隨時提高警覺,不然心魔很容易入侵你的神智喔。」
  
  「沒有啦~只是在想遺言的事……」我扶著他伸出的手站起身,抬頭望著比我高很多的男子,「陽音!你剛剛跑去哪了?俺一個人逃得好可憐啊~~」
  
  「抱歉抱歉,我沒注意到那兩隻是龍王族而只用了初級咒陣,是我的疏忽。」陽音好脾氣的道歉,他精緻而柔和的五官很適合那種軟軟的笑容。
  
  「咦?龍王族不是很強嗎?」我想著之前他說過的一些龍王族的事蹟,力量強大又有智慧,好的能成為一方之王,壞的則會下咒降禍、造成很嚴重的災害,看那兩隻到現在都還沒把路障清除的樣子,跟印象中的差了不少。
  
  話說回來,那樹真的很大,如果是在原世的上學途中擋著那樣的一棵樹,我看區公所也得搞上好一陣子,要不是那樹後面腐爛了好大一個洞,小小的爆符才沒辦法轟倒這個龐然大物呢。
  
  「每個種族中都有強弱的分別啊,」陽音解釋著,還舉了個例子,「用RPG來比喻的話,牠們的強度大約是小Boss底下的小小Boss。」
  
  「那到底強不強啊……」「如果等級不夠還真的打不贏的那種強。」
  
  正聊著,樹的那邊傳來響亮的碰撞聲,「牠們好像找到辦法了呢!希你沒問題吧?」陽音振了振衣袖,那是他下咒時習慣的起手式。
  
  「沒問題,」我扭動了一下身子,剛還隱隱作痛的傷口關節都已經沒感覺了,不曉得為什麼,我在這裡的復原力很強,不管多大的傷都能在短時間癒合到外表看不出來,「要做什麼?你有去畫陣嗎?」
  
  「沒有,我只是去感應了一下土地的信息,」他張開雙手平伸,慢慢闔上眼,那表情平靜如虔誠的教徒,淡淡的紅光集結到他手掌上。「結果是強烈的怒氣。」
  
  「怒氣?」那兩隻已經闢了一個縫隙,有些狼狽的擠出來。
  
  「龍王族的咒術既神秘又強大,傳說最基本的就能改變氣象,」陽音手上的光已經到了非常耀眼的程度,「牠們兩為了自己的喜好,強制的改變了這邊環境,造成了不知多少原生生物的滅絕,天地間的不和諧已經到了一觸即發的地步。」
  
  聽到這裡,我也學他閉上眼感受空氣的震盪。悲鳴似的嘈雜聲在耳邊嗡嗡響著,綠樹、流水,植物一層一層的生長著,各種動物則到處攀爬,陽光照不到的地方有些陰冷,而樹頂之上卻是炙熱,然後傾盆的大雨落下……好一副熱帶雨林的景象,絕不是睜開眼後那種熱的要命的乾燥旱漠!「差太多了吧?!牠們把水源都截斷了?」
  
  「不是,藏起來而已。」這時陽音睜著眼對我笑著,稱許道:「你進步好多,已經會以心觀物了。」
  
  「那不重要啦!我到底要做什麼?」那兩隻恐龍總算是完全爬出來了,奔到我跟陽音面前咆嘯著。
  
  「就將怒氣反噬回去給牠們囉。」那語氣輕鬆的跟買菜和老闆要蔥沒什麼兩樣,「呃……那要怎麼作嘛?」完了完了,我看到牠們露出森森的銳利白牙,被咬下去是會有多痛啊??
  
  見他只是不急不徐的將手合起,紅光指著巨龍,像一羽光箭,「反噬你能夠聯想到什麼句子?」
  
  
  「掀開覆蓋的魔法卡!神聖彗星,反射力量!!」
  
  
  我下意識的脫口而出。
  
  
  對了,還沒介紹,我喜歡看動畫漫畫,另外女性向遊戲也略有涉獵。
  
  
  之後眼前完全被猩紅色的光所罩住,因為太刺眼我捂著眼睛蹲下身子,把頭埋在膝蓋間躲避著那個難受的刺激。
  
  直到陽音輕拍著我的背叫著我的時候,才發現光早就退去,而我則是非常難看的趴在地上昏倒了。
  
  「希的力道還不太會控制對吧,用那麼強的力量對付牠們太浪費了。」趁我眼睛還花著的時候,他把拍背的手換去摸我的頭。
  
  喂!既然那麼會用不會自己來嗎?然後不要趁機欺負人!
  
  瞪了他一眼,「把這邊炸成這樣,還會有錢拿嗎?」別告訴我破壞剛好與修復抵銷作白工嘿!爆符還有兩張,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我還可以炸得更徹底!
  
  「放心吧,不但把霸佔部落的惡魔給解決還順便釋放了天地的怒氣,委託人起碼要在原本的錢上再加個三四倍左右,這才符合行情。」別看他笑容和煦,他在這方面算的可精的呢,如果沒到他認可的數字,那麼「總會是我們的。」記得他曾那樣說過。
  
  我聳聳肩,自然的摸上自己的脖子,金屬的冰涼觸感傳來。唉~果然這麼簡單的事情還不能夠解開這該死的狗鍊。
  
  「祝你今晚有個好夢,希。」他又摸了摸我的頭,然後將我輕輕往後推了一把……
  
  
  床頭的鬧鐘尖叫著,我唰的把那個噪音拍掉。
  
  什麼好夢啊!!根本就完全佔去我睡覺的時間嘛!!
  
  我躺著伸懶腰。不過,身體到沒怎麼感覺到疲累,所以實際上我是有休息到的?我炸掉恐龍什麼的都才是做夢?
  
  當我還在思索的時候,一隻花斑的白貓從窗戶跳進我的懷中,戳破了我的想像,牠嘴中叼著一封信,信封裡一如往長的是一張寫有天文數字的支票。
  
  「…………」我無聲的嘆了口氣,逗逗小貓後認命的到廚房替牠盛了碗牛奶,順道打開螢幕,動動滑鼠看了昨晚動畫的下載進度。
  
  脖子上冰冷的感覺還是沒有消除,這代表我該做的事還沒完成。
  
  陽音是這麼跟我說的,那個長相頗為標緻的男人對我說的。
  
  
  啊啊~~怎樣都好,我只是普通又平凡的女生啊!雖然興趣很居家,但為什麼就我碰到這種乒乒乓乓的事!!
  
  把貓送出去後,我開始換制服,忍不住回想起與陽音相識的經過。


helen1129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丁丁
  • 我也覺得那個爆符看起來很好用......
    好好寫啊不要斷頭!
  • 爆符的用法基本上跟手榴彈沒兩樣
    只是一個要拉掉保險桿
    一個要啟動的語言而已
    ……所以以後描寫的時候要記得加上「哇阿 快爆炸了 找掩護!!!」這種台詞嗎囧

    helen112986 於 2008/11/17 08:21 回覆

  • greata790321
  • 喔喔寫的好!是我喜歡的菜啊啊啊~~~
    那個遊戲王的經典台詞太噗哧了XD
  • 那是之前逛希洽看到的 所以我可以無責任預告
    下一句出來的台詞會是
    「青眼白龍!!毀滅的噴射白光ㄤㄤㄤㄤ!!!!」

    有人記得真紅眼黑龍的招式嗎XDDDD
    這麼晚不睡覺在做啥啊??

    helen112986 於 2008/11/17 08: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