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論壇看可是要花兩塊錢的XDDD








第三次世界大戰之後,國家分裂,政府瓦解。

有的人幸運的能為自己的生存奮鬥,也有人卻不幸的身陷於非自願的爭鬥之中。

或者該說,變強吧!不然這個世道很難打混喲~~










以上敘述其實不用看的太認真太複雜,只是紀事者試圖將下面的場景多少合理化一些,但往往所謂的事實才是最殘酷無情的,想必翻閱到此篇紀錄的各位能夠理解紀事者的感受吧?










他赤腳走在路上,一手握著的柴刀拖行在地,上頭的污痕叫人怵目驚心。


沒有穿實的女式和服讓他細瘦白皙的肩膀露了出來,

以醒目的紅色為底之上繡有各色華麗的飾紋,但是從身形和容貌仍可辨認為男性。

瓜子臉上暫無特別表情,整個面容最吸引人的地方是用白色繃帶綁住的右眼,

雖然有遮住,那綁法之隨興由還留了一長段繃帶被風吹揚可見一斑。


他的頭髮從很久以前就以整理麻煩作為理由剃掉了,

但這並不妨礙他灰色左眼的美麗,縱使他的視線是如此渙散。


長長的下襬把雙腿覆蓋住,不過從行走岔開的間隙可以看到形狀姣好的小腿和引人遐想的大腿,

那種美好如同他從長袖裡伸出的纖纖玉手一般,都有勾引人魂的力量。


就像花一樣,散發著妖異的顏色的花,正走在路上,卻沒有一個行人正視他。


他有足以形容為美豔的外表,行為和服裝打扮也堪稱詭異,

其他人卻只敢刻意低下頭,快速地從他身旁經過,或者乾脆繞道而行。



『與アズサ對上視線會引來殺身之禍。』


這是在「遊戲」開始時就廣為流傳的一句話,

但直到「遊戲」已經結束多時,這句話卻成為被選上生活在「城」的人們重要的戒律,

或許與「王」對峙都還不比這件事危險。


男子一點都不在意這種事。

他微微一笑,因為他改造過後敏銳無比的感官神經確定這次偷溜出門的目標已經有著落了。



「王」所統治,在夜晚會有穩定光源的地方叫做「城」,

至於以外的地方則都稱作戰場,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無法會管的戰鬥之地。


當男人拖著刀出城門的時候,一旁的守衛因職務的關係還是遠遠的向他行了一個軍禮,

不過他連看也沒看一眼,更甭論回禮了。


外面其實也還有戰前留下的柏油路,不過絕對稱不上平坦,

上頭有許多人為的奇妙坑洞,還有各種物質毀壞後留下的殘骸。


他始終挺著腰走,縱使他的腳踩到了垃圾的碎片而受傷流血,

他好像沒有感覺似的,還是連看也沒看的繼續走著,血水在地上留下細細的痕跡。




直到那些人包圍住他的時候,他才停下腳步。那時離城門口已經有一段距離,

他是帶著「好慢」的責備眼神看著他們的。


其中一個高舉大刀的男人站了出來大吼:「你這個混帳居然那樣殺死大哥,我絕對不饒你!!」

伴著眼淚,刀子直直往他身上砍去,這種動作極大的攻擊讓他很輕鬆的就閃過。


「你是哪個鼠輩的兄弟?我看不出來。」與病態的容貌相反的開朗語調,

他一邊閃躲攻擊一邊繼續挑釁道:「鼠輩的兄弟不也是鼠輩嗎?」


一席話成功挑起眾人的怒火,所有人紛紛不顧道義地拿起武器圍攻,

而他還是帶著漫不經心的笑容,使用柴刀格擋。



多美啊!

他的姿態優雅如舞者,不斷迴轉的下襬宛若紅花綻放,

在苟延殘喘一閃一閃的白色燈光下,那左眼也閃爍著柔軟的光。



原本單純的憤怒開始混入異色雜質,醞釀著禁斷的氣氛。

有些人過了一會才驚覺自己竟然對著這個誓不兩立的仇人看傻了!


不曉得是誰的拐子,成功地絆倒了他,

趁他重心不穩之時,馬上有人壓下他的背,

道出了他們在偷襲行動的討論時絕對沒有人想過的提議:「他不是王的寵男嘛,不如殺他之前先姦他幾回,也來嚐嚐當王的滋味如何?」





管它是外掛襯裡通通都被粗暴地撕裂,手腕被人用皮帶緊緊的束縛在背後,

僅有雙膝跪地形成屈辱的姿勢。後庭被惡意的手指掰開,

一深色刀鞘毫不留情的捅入,沒有任何潤滑的入侵讓他仰起頭,大大的哀鳴一聲。



「高貴的アズサ大人唷~您感受到了嗎?當初大哥可是被您用更粗大的物件給插入的啊……痛苦嗎?難過嗎?回答我呀!!」


最初叫陣的男人大笑著操弄著手中的武器,看到股間留下的鮮血讓他更興奮的往前捅進。


這時的他無法構築任和語言來對於周遭的辱罵加以答辯。

他只是慘叫,淒厲的大吼,因為疼痛而流淚,但是罩在灰眼上的迷霧還未散去,當然沒人在乎這個。

然後,不知是碰撞到哪一點,那個呻吟聲變質了,不再只有痛苦,竟還混著一些堪稱歡愉的喘息。


「哈啊……那…啊啊……嗚……哈啊!!」


有人的手撫上了他揚起的下身,好像說了「真是個賤貨!這樣也爽起來了!」之類淫猥的話語,但他根本沒辦法想太多,只能順從本能扭動著身體,試圖得到更舒服的刺激。


然而那兇器卻被抽出,突來的空虛讓他軟下身子,

不過很快就被提起腰部,貨真價實的炙熱順著剛才的甬道進入!


「嗯…嗯…哈啊……啊啊……」


「沒想到你這騷貨幹起來還滿緊,我還擔心如果太鬆讓人爽不起來怎麼辦呢!怎麼,王沒有好好疼愛你嗎?」


「呼啊!……嗚…啊……哈啊啊……」


之後哪個等不及的傢伙硬是鏟開了他的嘴巴,也不管有絕子絕孫的危險性就要他含著口交,

換了幾回人,也高潮了幾次,他在慾望侵襲的逆流中載浮載沉,

前後猛烈的律動諷刺的是那時候最重要的依靠。






攤到在地上喘氣,他有些好奇為何停下動作,圍聚在他身邊,看來是沒打算放過他的樣子。

「這繃帶底下該不會是個黑黑的凹洞吧?」
「拆開來看看不就曉得了?」

說著,有隻手碰上了繃帶的打結處。


「喂!」
他忍不住發出提醒的呼聲,


但那些人只是調笑以對:「哪~怕凹洞醜呀?放心,你剛剛那樣淫亂的樣子還不夠醜嗎?」

「哈哈哈哈哈!」


白色的線段拆開後紛紛滑下臉龐。

『來了。』他在心裡對自己說。





一把武士刀插進動手拆繃帶的人的前額,讓人在思考到底是用了多大力量才讓刀子貫穿過腦骨的時候就已俐落地拔出,

隨即又朝跨坐在他身上的人的胸膛刺入,抽出時的血大量的噴灑在他身上,溫度不錯。



「ユウ大人。」懶懶的叫喚之後,他閉上眼睛。


穿著黑色皮製長風衣的男人沒多看他一眼,紅瞳中盡是燃燒著好戰的火焰,

長長的武士刀一揮又是奪去好幾個人的生命,死前掙扎的哀號回盪著。


勉強擋下幾次攻擊的人很快的就絕望了。

「王……是王……」擁有最強支配者之名的男人下一秒就用比前一擊更凌厲的攻勢殺來,每一下都是毫不猶豫直取性命的殺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笑聲,十分欣喜的大笑聲,進逼瘋狂的大笑聲從他嘴裡傳出。


男人剛好在這時候將最後一個給斬首,甩掉刀上的血跡,

收刀入鞘後用握把往他的臉上一甩,這才止住那發狂的笑聲。


「一不在就馬上溜掉是什麼意思?勾引這麼多人上你讓你很爽嗎?搞清楚這身體不是你的,我被逼急了會做出什麼我也不清楚!」




「被逼急了?哼……」一使力,綁住雙手的皮帶開玩笑似的斷掉,一手按著慢慢紅腫起來的側臉,


原本都沒有對焦的左眼現在卻篤定的瞪著男人。「這是アズサ為了回應我的願望作的努力,你罵他做什麼。」


「梓……是你嗎?」態度一變馬上留下眼淚,走到他面前,跪坐下來,伸長雙手緊緊抱住他,「為什麼都不出來?我一直在等…一直在等……」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男人懷抱也很溫暖,可是就是不夠。


他執起男人那隻沒閃躲掉血污的手,

淡淡說道:「哪,田島,現在的我如果不聽聽人死前哀鳴、」他讓那手貼上自己的耳朵,

「不看看奔騰而出的血液、」往上觸碰自己的眼睛,

「不聞聞那種腥羶的味道、」把手湊到鼻前嗅了嗅,

「甚至,不乾脆品嚐到一點血味,我就無法清醒,我就出不來了。」用雙手捧著那手,小心翼翼的舔了一下,卻也是淚眼迷濛,

伴著絕望的嗚咽聲聞道:「哪,田島,我是不是瘋了?我是不是再也回不去以前了?」

「你沒有,梓,你沒有瘋!」田島說,

一邊輕輕畫著花井被換上夜明珠、有著淡淡光芒的右眼,「要血淋淋地殺死人嗎?現在的我有權力下令,要多少有多少……」

「不要!不行再殺人了……唔…」

田島溫柔的吻上他,不讓他把話說下去。








「那裡……啊…不行…很髒……」

想要推開在下身又舔又吻的田島,然而在陰莖被含握住的情況下,所有抵抗都像欲拒還迎的邀請。
「就是因為髒才要消毒啊!」

看到股間的傷口時田島有鞭屍的衝動,不過聽到花井那令人酥麻的呻吟聲,他很快就只記得回去要擦藥的決定。

現在的他正用手指溫柔的觸碰著,

「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你的身體、你的心、你的靈魂……全部,都是我的。」

「不要弄那邊了…啊……」

花井就像當年那樣羞紅著臉說著,「田島……可以了……」
「想要我應該還有更好的表達方法吧?」

變得滄桑的臉龐讓田島這般的使壞更加叫人無法招架。
「…………」花井又瞪了他一眼,

終於受不了的低聲喝出:「田島悠一郎你是男人的話就不要磨磨蹭蹭要進來就快進來啦!」
「呵呵……被你罵了耶~」田島笑著,一邊如花井所願的快速挺進,這讓花井抽了一口氣。



絕不能說是好事,但剛被輪姦完的身體確實很快就適應了田島的擁抱。

與追求可能讓他清醒的痛覺不同,田島的每一下推進都是更奇妙的東西,

頂住他的好像是過度膨脹的幸福和滿足,這種感覺甚至讓他產生就算從此睡去也無所謂的想法。


「悠一郎……我愛你……」花井在意識模糊前,看著田島,面帶專屬於他的笑容說道。



在最後一次射精之後他倒在他懷中昏了過去,

田島翻找一陣,總算有塊乾淨的布料可以遮住他的右眼。


那是在「遊戲」時候的事了,因為自己的愚蠢所留下的罪證給他自己看就好了,

其他人無須承擔也禁止干涉。

用風衣裹住他全身,再攔腰將他抱起,柴刀則被丟在原地,他可以打造一把更好的給他。
回到城裡,這次所有行人都會停下腳步行禮,但還是無人膽敢靠近他們。

除了王的身份外,這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都會散發出純黑的氣息,

比喻起來就是他們兩個互相加成召喚死亡的能力,而眾生的有恐懼死亡的直覺。

「……ユウ大人?」

「醒了?」

「請放我下來,我不是梓大人。」

「我知道,不過那又有什麼關係呢?」








後記:

因為「紅花灌溉計畫」正式施行,我輩的使命也不得不執行。

殲滅王城戰爭‧始動!




阿部隆也為最高指導者。












﹨(╯▽╰)∕ 終於寫完了 讓我不管迫在眉睫的統計報告的文
終於寫完了~~(倒)

這篇看起來就會有補充篇的樣子 不過梗我都沒想好(被打)

崩壞這對夫妻讓我很開心

然後其實看得出來我是參考某bl game的吧~?

不過人家一開始想要摹寫的是蒼蠅王

簡直是完全不同等級的東西啊…………

這是人家第一次收錢的帖子

請多多指教囉~~

(如果沒人來就糗了XDDDDD)



設定七點起床可是現在已經三點四十九分而感到驚慌的h子
創作者介紹

各式各樣的野心

helen1129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染夜
  • 很好看呢!
    期待補充篇ˇ
    更期待寫成長篇XD
  • 成長篇是什麼啊……
    (一言以蔽之,什麼都是未定囧)
    接下來應該會先寫A3的視點~~
    還請多多支持唷~

    helen112986 於 2008/11/03 17:3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