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的字也爆短
其實原本有想寫長的 真的 要相信人家~~~





───────────────────────────────────────




黯淡四時

翻外


24:00 盲目











『我一直都很喜歡你,筱岡。』


『……對不起,水谷。我……』



『請不要在意,我只是覺得都快畢業了還沒告白會很遺憾而已,只是這樣而已。』



『這樣子嗎?……那麼,謝謝你。』







頂樓的門開著,繞過水塔,果然看到他靠著牆壁,把臉埋在膝蓋上縮成一團。

「哼,愛逞強嘛!」

話是這麼說,仍從口袋裡翻出衛生紙遞給他。


「我才沒有呢!」那人滿臉的淚水不知為何看來有些滑稽,

「如果在他面前哭會讓他更困窘的,我這叫做體貼!」

「姑且聽之。」一把抓起他的手臂,「你們班在討論畢業典禮的事,要你快點回去。」

「咦咦?!不行、不行的啦!我不要現在馬上面對他!」

背死貼著牆,情急之下突然靈光一閃,「你陪我蹺掉吧,勇人!我們就先早退嘛!」


不曉得是他真的哭紅的雙眼,還是那個握住手腕的力道,榮口沒有摔開水谷的手,更沒有

乾脆甩他一巴掌,只是小聲的說道:「……隨便你。」

紛飛的櫻花很美,但是一旁的工地卻發出相當破壞氣氛的隆隆聲。

「那邊是要蓋什麼?」
「聽說是郵局。」
「郵局?現在不都用e-mail或簡訊嗎?誰還寫信啊?」
「管那麼多!賀年卡不都還是用寄的。」

正吵著,一陣風吹來又讓大片花瓣落下,
兩人於是不再爭辯,一起靜靜仰望著彷彿無盡的晴空。

「勇人要出國留學了呢。」
「嗯,想先出去看看。」
「那以後就很難見面了吧?嗯……」

水谷想著什麼,輕輕笑道:「你以後就寄信給我好了,我來這邊收信。」

「你到底在說什麼蠢話……寄國外更貴耶!」
「我是說認真的!朋友裡面我最喜歡勇人了!我……」

原本還想說什麼,卻看他表情一變,把榮口往旁邊一推,
胡亂稱為鋼筋水泥的建築材料之類碰的落在剛剛站立的地方。




推開人的水谷卻沒躲掉,側邊擦過後腦。
















『 前略 致文貴

又是三月了,我現在居住的城市不會很冷卻沒開多少花,可能是我每天都太忙無心留意的

緣故,我還是好想念日本的櫻花。

不過這裡的喧囂並不讓人討厭,學校旁的夜市東西都很好吃,這邊的人就算語言不通還是

會很熱情的比手畫腳,遇到很多不錯的人。

再四個月我就能回去了,從這裡回日本不用四個小時,我們的距離其實比想像中的還近。


下次約個時間見面吧,可以的話順便幫我約西浦的大家,真的都好久不見了。

順頌 時綏

榮口勇人 』







點字的信幾乎每個月都會準時寄來,而男人總會面帶微笑的輕撫過一遍又一遍,

就好像想要完全記住似的。


















~~~~分隔線分隔線字好少好混的分隔線~~~~

好了 這篇只是單純表達出我最近新學到的知識

還有達成拖榮口口下悲文水的目的

其他至於寫好爛有蟲什麼的我一概不管了


突然發現有好多報告要交的h子

helen1129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