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篇在論壇不受歡迎的短文集
所謂短就是 這裡面每季的長度都是一頁word字體12每行都用完
基本上有沒有愛真的影響很大
字最少的濱泉和字最多的花田花差了快200字囧
總之看我那麼努力就點進來看看嘛~~~





春.櫻香 和準




(這首真的很好聽
高野健一的さくら
我的文跟這首歌的歌詞雖然不合
可是我強烈建議看文時一邊配著聽
網路上有歌詞的翻譯
很感人 不是畢業歌)




從小就不太喜歡這個引發花粉症的元兇。由白轉紅不過一個多禮拜,就會好像因為承載太多別離的重量而潸然落下,緋雨點點閃爍著粉色的淚光。

你討厭說再見,縱使有人說盛開的櫻花也有迎新的意義。

如果來不及走出分別的惆悵,哪裡能接受新的人事物呢?

從國中就開始走在你前方高大的身影,你還沒有準備好看著他走出視線,然而那個季節已經來了。

遠方流轉而來帶有淡香的風讓你煩躁,由傾慕開始變調的感情更讓你的身體不自然的燥熱起來,在這微寒的三月天。
最後你終於受不了只待在床上輾轉難眠,翻起身一邊埋怨他的笑容為什麼如此溫柔,一邊在信紙上臨摹你心中難以言喻的感慨。

第一次寫得情信當然言不及義,不敢太坦白卻又怕太抽象,於是造就了一篇莫名其妙的四不像,原本是有打算重寫的,可惜天已濛濛亮。

於是你就在前輩們哭得淅瀝嘩啦的驪歌聲裡,用東倒西歪的姿勢錯過了將信親手交給他的機會。

你有些懊悔,聽說他是明天一早的車上東京;同時忍不住慶幸不用當面得到答覆,畢竟你只擁有賭氣等級的勇氣,塞到他家信箱就好了。

所以你在他和隊上其他前輩邀請你一起去吃午餐的時候拒絕了。指指自己的熊貓眼,證明你剛剛不給面子的呼呼大睡都是真情流露,還需要更多時間給你向夢裡的老頭調解。

沒再多說些什麼,你就拿起背包轉身走掉。


走在憑記憶拼湊的街道上,你這下子真的後悔了,因為害羞而沒有好好的道別,怎麼想都會留下壞印象吧?再加上這實在太不知所云的信,乾脆就不要……


差那麼一點你就要放棄了,小小的粉色花瓣這時就像電影畫面那樣用優美的姿態,滑入你的掌心。

你被這個巧合楞了一下,接著,你對你的猶豫輕笑了起來。


你不過是想把悶在心頭的感受表達給他知道。當然想要美好的答案,也沒有做好以後不再往來的覺悟,可是你就是想傳達出來,你好喜歡他,這麼一個單純的想法。

把這瓣使你清醒的櫻花夾入沒有封死的信封中,以為那個香氣可以替粗糙的文筆稍微偽裝。接著你就用虔誠的心情,必恭必敬的將信直放入吊在他家門口的信箱中。



──如果你最後不是用幾乎落荒而逃的速度跑走的話,你會在轉角之前聽到他的腳步聲,更快一點被他寬大的懷抱所擁住。

聽完他邊喘著氣向你說的話,你的頭還是垂著。那張現在又哭又笑的蠢臉怎麼可以讓他看到呢?




好像,拚命打噴嚏也是一種人生嘛!!





夏.微恙 濱泉




(這篇則是聽著這個打的
東方的音樂 Help me,Erinnnnnnnn!!
是首很high的歌XDDDDDD)



「你……你這傢伙是怎麼回事啊??」

被用帶著指責的語氣質問的人,因為咳嗽沒辦法回答,從口罩上方露出的雙眼還有些嗆到而溼潤,看起來格外無辜。

東亞島國的盛夏,陽光使萬物一視同仁的披上炙熱。雖然細心染過的金髮顏色還是很燦爛,從一身近乎冬裝的古怪打扮和通紅的臉頰,任誰都看得出來他現在的身體機能正處於低落狀態。


泉不再等濱田的回答,手伸長就在他臉上貼了一下,「嘖,你發燒了耶!不能說話嗎?」
「還可以啦……」口罩讓聲音悶住,不過還是聽得出有些沙啞。
「燒到幾度?」
「7度9……」
聽到這個答案的泉臉色變得更加惡劣,往濱田來時的方向一指,
命令道:「你現在馬上給我滾回家躺在床上休息!」
「咦?!」
「咦什麼咦!都生病了還跑出來做什麼!」
「可…可是好不容易約好了……」雖然音量沒有平時的一半大,濱田還是很確實的反駁,「好不容易才有時間約出來,我不想要孝介失望嘛……」
「…………」聽到回答,這下讓泉說不出話來。


濱田是在一知道野球部今天放假的時候就馬上來邀他一起到市區逛街,說這是兩個人第一次都以高中生的身份約會。

雖然泉一聽完就紅著臉爆打他一頓,不過他知道自己那時一定有露出期待的表情。


泉嘆了一口氣,「你傳簡訊來說一聲不就好了?我說不定還會帶水果去探望你咧!」

看著泉難得主動牽起自己的手,以強硬的氣勢往前拖,濱田忍不住問了:「現在要去做什麼?我還不用回家嗎?」

「笨~蛋!」轉過頭來,泉用理所當然的口氣說道:「感冒藥散熱貼什麼的你家還有嗎?重點還要買些食物才行!」

然後,濱田開始懷疑感冒會不會有幻聽這種症狀,因為他一邊走好像聽到泉小小聲說了一句「我還想跟你在一起。」


「呵呵……」
「感冒還笑的出來?你燒昏頭了嗎?」


之後在超市搜刮了一大堆補給品,泉以「這是生病時的優惠」為理由,把「珍貴的假期都浪費在你這裡了混帳!」在濱田家待到傍晚。雖然在挑戰煮粥的時候差點燒掉廚房,而且濱田也怕把病毒傳染給他。



「不過讓孝介照顧的感覺也不錯呢!」濱田在昏沉的夢境中傻笑。





秋.食髓 花田花N15

(這篇沒聽歌就輕輕鬆鬆的生出來XDDDDD
不過是沒講出X☆入的十五禁
閱讀時請斟酌一下
之所以寫花田花的原因請看了就能體會)






早知道那個時候就不要把高麗菜卷給他了……當田島壓在他的背上,露出認真的神情啃著他的頸子時,花井被酥麻感侵蝕所剩不多理性,壓根沒打算對越燒越烈的慾望之火做出警戒,正在思索這件無關痛癢的小事。


深秋會讓風都染上褐紅色,從夕陽方向傳來枯葉的氣味,不難聞,但是蕭瑟,只能引發出褪色的舊照片之類的聯想,以及沒有熱血的期中考。

為了不讓守護全隊勝利的大神被猩色的咒符所囚禁,從來不在人前承認是第一號信徒的凡人肩負起驅逐赤字的使命。

不,那是田島帶著笑意,親口下詔的:「花井你就教我英文嘛,最近小考的分數都害我差點被小百爆腦漿。」

只用這麼簡單一句就被拐來了,然後因為田島用極短的時間就將範圍內的單字和片語倒背如流,無聊的賭局連帶無辜的籌碼,為了球隊獻身這麼扯的事情又一次發生在田島的房間,好在整棟屋子再無它人,要碰撞要嘶吼悉聽尊便。


於是花井在反抗未捷的情況下,「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說話的」這個想法無預警的爆發出來,越想越氣,搶菜、偷吃、舔盤子等等新仇舊恨如巨浪襲來,算著舊帳的他一氣之下翻身壓倒田島,俯視那難得驚慌的小臉。

花井低下頭吻他,以舌剉開雙唇蠻橫地竄入。田島是用著全身的力氣在拚命掙扎,但對這理應不甚舒適的親吻卻未多加抵抗,他的舌頭像是另一個生物似的獨自在相通的開口裡跳著回應的舞蹈,節奏是糾纏接著放掉,如同往常的調笑。

待到確認身下人的動作逐漸停緩,花井放鬆了制壓,他還是沒辦法對眼中閃著水光的田島下重手。「不要以為我不能抱你……我不會每次都讓著你的……」他只是用低沉而略為沙啞的聲音在田島耳邊念著,然後輕輕吻上之前無意摸索到田島的敏感點。

原本還扭動著身體試圖抓住最後一絲脫逃希望的田島,聽完這話微微楞了一愣,接著──就花井來說──很不可思議地伸開手臂,主動讓身體挨近花井懷裡。


「梓也喜歡我,也喜歡到想要抱我嗎?好高興喔!」


田島那個時候的笑容雖然帶有情色意味的紅暈,花井後來回想還是覺得非常帥氣。那種毫不保留地將自身的喜悅投影給他人知道並感同身受的能力,除了太刺激神經,花井還找不到其他副作用。

雖然一度花井有爆衝的念頭,但一看到田島忍著痛的表情卻又冷靜下來,照著以前的步驟確實而緩慢地進行,情事就在田島那一句句混有「愛你…梓…」的呻吟聲中達到高潮。

田島在事後一邊嚷嚷著屁股好痛卻又提出下次乾脆輪流好了的意見,這讓花井忍不住感到挫敗:原本想表達出來的感受好像還沒投給他就被打擊出去了。

不過當看到田島一副滿足的模樣靠在他身旁睡著時,花井猜到大約自己也是滿臉幸福的樣子吧?



『突然覺得就算任你擺佈好像也無所呢。』




冬.星雨 3A3





(鬼束千尋的流星群是我對這篇文希望有的意象
不過失敗了0_<)




雖然寒流來襲導致氣溫很低,特意關閉的光原則讓道路漆黑難行,可是那牽引自己的手掌一直都非常溫暖而且無所遲疑。

很少看他在投手丘下如此強勢,來班上找我的時候難得的沒有結巴,好奇心的驅使之下我答應了他今晚的邀約。

隨著他的指引攀上階梯,厚重的衣物和吱吱嘎嘎的木梯讓我的速度怎樣也快不起來,好不容易跨過圍欄到了三橋家的屋頂,趁我把注意力轉到放大好多倍的新月時,三橋從我身後又爬了下去。


「喂!你在做什……」問句還沒結束,他就帶著一個大布包回來了,裡面有毛毯、保溫瓶和小手電筒。

「請……請用。」我接下他遞給我的熱茶,不過沒有馬上去品嚐那令人感激的溫熱,而是用略微不高興的語氣回問他:「哪,這是要幹嘛?」

「那…那是因為……」

「你最好講一個讓我滿意的理由,居然敢在我面前在那麼冷的夜裡做那麼危險的事!!我可以考慮不把你掐死。」

「嗚…………」他低鳴了一聲,在昏暗的燈光中能看到他的頭不安的四處轉動,差那麼一點就要怒吼之際,總算發出了回答的言語,「田島同學說……今天……流星雨……」

「所以?」今天的氣象預報有講。

「想請…阿部同學……看……我家……很清楚……常常……」

「你常常爬上來?!」我的火氣還是忍不住爆發一陣,然後自顧自挑了一條毯子縮到地上,抬起頭看著無雲的夜空。


「阿…阿部同學?」

「既然都上來了就一起等吧,聽新聞說這是近年來最大的一次,錯過太可惜了。」


我感覺到他楞了一下之後就乖乖在我旁邊坐著,期間我們都沒有交談,但這種沉默並不會讓人難受。

球季過去,他已經比開學時的嬌小變得高壯許多,然而很多怯懦的小習慣都還改不過來,跟我說話的時候還是會有很誇張的迴避動作。但不曉得為什麼,隨著對他的一舉一動越來越在乎、瞭解,我開始有信心能跟他心意相通,不靠文字的知道他的想法。


「啊!來了!」回過神才發現一道白光劃過。

「咦!」三橋好像驚醒發出小聲的尖叫。

「待會還有啦……是說你有願望想許嗎?」

過了很久都沒有回應,我也沒有力氣逼他了,就在打算放棄任這話題隨風而逝時,他才輕聲地答道:「我想跟…阿部同學……永遠在一起。」


他轉頭面對我,眼神應該很堅定吧。「我喜歡……阿部同學。」


「我知道喔。所以,不用許願了吧?」他一定聽懂我的意思吧,我猜。




~( ̄▽ ̄)~(_△_)~( ̄▽ ̄)~我是翻滾的分隔線(_△_)~( ̄▽ ̄)~(_△_)~

春-寫這對老夫老妻感覺很平靜XD
因為有和己這樣成熟穩重的「高三生」存在
(大振EVENT的女聲優都對他讚不絕口 說一定會很疼小孩)
這篇的練筆痕跡最明顯

夏-原諒我把泉陛下寫的像個暴徒
然後我覺得蛤蟆醬應該是有些城府的人
所以其實我抓這對的個性很失敗0rz

秋-寫這對就是單純的在抒發愛了 很輕鬆XD
寫攻花感覺很無聊 因為就很普通嘛>3<
雖然有點遺憾沒寫很多 但是我好喜歡寫神樣淫亂的樣子XDDDDD
然後骨髓的髓是ㄙㄨㄟˇ 討厭我之前考試都怎麼考的啊??

冬-倉促而成的祭品 (我的自傳一個字都還沒寫啊)
我很喜歡這對投補啊啊啊啊
可是就是寫不長寫不好= =

下次預計是要寫水榮
不過也有可能寫榛A(好想寫笨蛋)

泉田革命萬歲!!(三小?)

helen1129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丁丁
  • 雖然俺不喜歡和準也不萌濱泉更覺得上述兩篇都是老梗
    可是我很喜歡XD
    或許是因為傲嬌系的果然是俺的罩門吧XD
    不過老實說和準的結尾太甜了(雞皮)

    然後田島神果然太強了那句台詞!我喜歡!
    寫廉廉很辛苦吧因為都是點點點點點點XDD
  • 真的好奇怪為什麼傲嬌就是那麼萌
    小時候的我一定不喜歡那種設定的......
    和準本來就是那種風格的配對
    我沒辦法讓這對的含糖量降低XD

    寫三橋講話真的會讓我陷入某種
    「我不要跟風○鳴一樣啦」的糾結
    難怪會有點痛苦XDDDDD

    我喜歡人家說喜歡我的文XDDDDDD

    helen112986 於 2008/09/13 21:44 回覆

  • SkyHate
  • 所以我寫廉廉都會用頓號呢。
    像這樣--
    三橋:請、請…請多…指、教!
     
    因為和準本來就很甜ˇˇˇ
    (對不起我是和準派XD
  • 阿恨你的回應有笑點XDDDD
    然後那個方法我記起來了
    下次就看我的表現吧(握拳)

    為什麼要對不起
    我也是和準派啊
    而且還不看利準 超偏食

    helen112986 於 2008/09/13 21:56 回覆

  • SkyHate
  • 哪裡有笑點啊XDD
    好,請加油!
     
    我也不看利準耶!!XDD
    同好OWO(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