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和我上篇田花的名字有像?

下次乾脆叫直進直出直接上床好了(好個頭)

這是在兩天前的23:43打完的

pixnet一直到限在才讓我上來發囧

我對大振的愛真不是蓋的(這種話不要自己講)

最後在廢言一句

我發現我跟泉陛下同天生日耶~~(1129)

 

 



田島悠一郎向來是個有話直說的孩子。

跟某忍者漫畫裡的蠢蛋不同,基本上因為有比一般人還敏銳的直覺(導致一般性思考機能衰弱)他其實很少說錯話,偶爾耍蠢也只會被當成野生動物的搞笑哇哈哈哈的就能輕鬆混過去。

雖然與某煉金術漫畫的男主角一樣都是小矮子(你說誰是超級矮個子啊啊啊啊啊──)但如果看過他第四棒那精采優異的表現,很難不為他迷人帥氣的風采而折服,難怪在眾fans間都以「神」作為通稱,名符其實。

不過那都不重要啊…………西浦的隊長兼保母花井梓小朋友一邊往正與教練談得手舞足蹈的田島方向偷瞄,整理場地的工作倒也盡責沒停下來。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花井不停地在心中默念這個句子,不過……唉~果然還是會耿耿於懷嗎?自己雖然本來就不是特別坦率的人,一面對到那個過分直腸子的傢伙還是會覺得自己好狹隘好失敗啊啊啊啊啊──田島真的是,不管好話壞話都能很輕易的說出口吧。

看到場地大致都恢復了,花井杖著耙子,回想起剛才的友誼賽──



這是靠神通廣大的小百促成的比賽,對方是同縣的小學校,同樣也是人數拮据的隊伍,而這次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演練交換守備位置的成果。

先發投手為花井,沖視情況上場救援。


「花井~你要投最~強最強的球來唷~~我嚴密會接住的~~」田島一邊穿防具一邊對花井大叫。
「是絕對會啦!笨蛋!」習慣性地指出詞語的錯誤。是說還好從來沒有老師出過那種題目,要不然田島會連現代文都嚴密地掛……把帽子戴上。一局上半,西浦防守──



沒什麼特別的,只是因為守備都還有不熟悉的地方,兩邊的分數都是以差不多的進度在增加。
好不容易在第四局的時候,隨著清脆響亮敲擊聲,花井敲出了一支全壘打,一下子就多得了三分拉開距離。

在繞了一圈跑回休息區的時候,田島毫無遲疑的就花井的背上一攀,「嗚哇~剛剛的打擊好帥!我被保送的時候就有預感接下來會不會要直接跑回本壘耶!!」田島一邊說,嘴巴已經湊到花井的臉頰旁,「怎麼辦?現在還在比賽中我就好想跟你一起跑去本壘……」

後面的話被花井的手強制終止,「告訴你多少次這種話不要在公共場合講啊!我們隊上的人就已經很煩了,還有別隊的在啊啊啊啊啊──」激動的音量就像紅透的臉都是花井現在無法控制的事情,他只能拚命地想把田島給甩下來。

「哈哈!臉紅了臉紅了!」田島大笑,跳下來的時候忍不住又多一句:「花井害羞的樣子看再多次還是覺得最可愛~~」

「…………」花井已經羞地僵在原地沒辦法動了。


這種調情意味嚴重的話語田島講了也不會臉紅一下嗎?!



接著來到七局上半。

「壞球!四壞球保送!」主審無情的裁判傳遍全場。對方第三棒丟下球棒,慢慢跑向一壘去。

可惡!花井在內心偷罵,甩甩開始酸痛的右手。剛剛的四壞球並不是教練或捕手的指示,只是單純的暴投連發。

控球力本來就不如三橋,又比較擅長耗體力的快球,再加上那個第三棒前面打席都很積極揮棒,所以……不對不對,這些都只是藉口,勉強算的上是理由的就只有技不如人而已……對上田島的暗號,花井就在心有旁騖的狀態下將球脫手。

「框~」熟悉的打擊聲,花井的心也跟著漏了一拍。

還好球的軌跡遠比想像中的短,飛往右外野的球順利落入泉的手套,再經過漂亮的傳接後,守著二壘的水谷準確地接到這個球,成功的造成兩個出局,但有一人得分,該局結束。


接到球的水谷在跑回休息區的時候興奮的對某名因負傷不在場的捕手吶喊:「阿部我已經不是渾蛋左外野啦~」跟在一旁的榮口忍不住吐槽:「你剛剛當的不是外野手……」


和歡樂的二壘手不同,花井的帽子始終是壓低的。心不在焉所投出的球只被打成這樣終究只是僥倖。放下投手手套,他嘆了一口氣,轉過身,田島果然走到他身後了。

「花井你累了嗎?」口吻與平時沒有不同,不過表情凝重許多,「我很想說別介意的,可是最後一球的時候你是不是在想事情啊?三橋天生就是很好的投手,不要因為想到他就不專心呀!」

「抱…抱歉。」連在想什麼都被知道了,花井低下頭,不太想直視田島太過銳利的視線。

「嘛~你先好好休息吧!」安慰似的拍拍肩,「教練教練,下局防守可不可以換沖去投啊──」

「咦?我還可以投!」嚇一跳的花井脫口而出。

「剛剛看你甩手臂的樣子有點酸了吧?而且你已經跟不上暗號了。」田島則是以不容分說的氣勢按住他的肩膀。

「田島同學說的沒錯,這雖然不是什麼正式比賽,就讓沖上場救援吧!」百枝明快地下達指令。

當然沒有辦法說出什麼異議的話,花井於是沉默,走到一旁坐下喝水。



最後西浦贏了。


當對方稱讚道「真不愧是打贏桐青的學校啊!」時,身為隊長的花井只是淡淡回了句「哪裡……」在情緒還有些低落的情況下,所謂的社交能力也會跟著衰退,他的狀態大概就是這樣。

還好今天因為教練臨時有薪資豐厚的代班,晚上的練習停止一天,不然可能會害他連對體力的自信也都失去。

花井懶散的四處張望,發現百枝已經離開去換衣服了。是說突然想到不曉得她今天的打工會是什麼。


「說不定錢會很多喔~可能可以買新機器~」她那時候是這樣敘述的。

薪資豐厚、晚上、外加那個過頭的好身材──花井抖了一下。

「不過有那樣的手勁……希望客人能節哀順變……」


「你在說什麼呀~梓~~」根據後援會的調查,田島的精力之旺盛已經不像單純的吃和睡和糟糕所能補充,目前還是相當熱門的研究議題之一。

「不要叫我名字啦──」
「你說沒別人的時候可以叫的,」田島指指周圍,「大家都回去囉!」
「是這樣說過沒錯……啊!我發呆那麼久了?」
「還好啦!有人要趁今天出去玩所以跑比較快。」

「這樣……那我也要回去了。」花井說完打算快步走開,不料手腕卻被抓住。

田島執起他的手,往掌心仔細地摸上去,然後綻出那個可以讓花井馬上臉紅的笑容,「雖然不明顯……果然有在練投對吧?」

「……是啦!就算有多練效果還是不明顯是啦!」花井實在想找個地方躲得遠遠地,不是對田島,是對在鬧彆扭的自己。

「我不是說那個啦!我是說你手上的繭,看還看不出來呢。」緊握住想要抽開的手,田島還是一臉開心的表情。

「我那個時候……投的很差吧?」還是想問,就算答案傷人還是想問。

「嗚……四壞球嗎?」田島想了一下,「其實還好耶,像三橋喘成那樣還沒什麼失誤真的很厲害,一般人投到那時候不是都會累嗎?」


一般人……嗎?花井能夠坦然接受這個評論,除了是事實之外,也有「我又不是來當投手的」這種阿Q想法。


既然抽不開,那就乾脆牽起來好了,「我們也回去吧。」


「等一下啦,梓!」看著拉不動自己的戀人把頭轉過來,田島口氣熱切的問:「你今天的練投數還沒到吧?可不可以陪我練捕?」

「可以──」「太好了!你有些球雖然飛遠了可是速度好棒!我想要練習把你每一顆球都接到!」

自己的話是被打斷了,可是為什麼會覺得有點高興呢?心情還是有些悶悶的可是並不討厭,是為什麼呢?

「我把工具拿去放再拿球具過來唷!」

看著男孩跑遠的背影,花井這時候才終於意識到



我最初喜歡上的,就是他直言不諱的個性吧!



「梓~梓~待會練投完後可不可以去我家跑本壘~?」


「你閉嘴啦!」




~( ̄▽ ̄)~(_△_)~( ̄▽ ̄)~我是翻滾的分隔線(_△_)~( ̄▽ ̄)~(_△_)~


這篇後記不曉得要寫什麼......

總之前面那兩部漫畫的愛好者請不要揍我

我對它們是很有愛的啊啊啊(都寫過文XD)

然後我其實還不是很懂棒球......描寫比賽很遜也是理所當然的囧

感謝您看到這裡~~

helen1129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aku
  • 大大寫的真好、超期待下一篇xd

    跟泉同一天生啊~~真好耶(?)
  • 謝謝誇獎
    請盡量多稱讚我一點吧!!(喂)
    是說最近都有些偷懶還請原諒黑~(鞠躬)

    helen112986 於 2008/08/28 21: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