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大人捏造是賈修文的權利XDDDD

這篇二位的個性多少有崩壞

然後我的米谷同學好像變得太聰明了囧

沒什麼搞笑......天生諧星命的我不寫搞笑就不會寫文了(大哭)

就算不好看還是請各位好人壞人都推推文吧......

您的建議是我寫下去的動力唷 >_0 (有沒有人要看還是個大問題囧囧囧)

然後恭喜中華女壘贏啦~~





睜開眼,首先看到的是與自己公寓平整的天花板不同的,往上成三角形凹陷的木紋和一盞小吊燈,陌生又熟悉的畫面。

空氣裡有明顯的青草的氣息,那清甜的味道或許是不知名的野花吧。雖然城市裡也有鳥叫,但能像這樣細細品味其聲之婉轉悠揚,這是每天以房東的汽車發動聲代替鬧鈴的上班族無法經歷的體驗。


右手臂伸長著,昨夜擁抱的觸覺還能清晰的憶起。是說……他去哪了?


一想到這裡,順著床沿往外看,那人背對著他兩腳盤起,看起來很舒服的窩在藤椅上,好像是左手夾的香菸吧,白色的煙霧緩緩的上升,不曉得正在專注地做什麼。


想要悄悄的溜到他身後,不料被子輕微的摩擦聲讓那人馬上把頭轉過來。

「早安,水谷。」

配上非常適合早晨的笑容,榮口柔軟的聲音傳來。

「啊啊……早啊,你起的好早。」

「因為最近有想畫的東西……」說著一邊要把素描本遞來,直到這時才突然意識到自己手上還有菸。「抱歉!是我的菸味弄醒你的嗎?」

「不是啦,自然而然就起來……那個才剛點燃吧?不用急著捏熄啊!」

「沒關係,」撥撥落到前額的瀏海,榮口站起身,「我不想再讓水谷看到我昨天那種頹廢樣了。」


昨天……昨天榮口來車站接他的時候,滿臉鬍渣衣服上還有顏料漬,邋遢的樣子還讓他差點認不出來,不過現在想起來只是覺得沒想到能幹的榮口也會有這樣亂糟糟的一面,尤其看到沒特別整理過的小屋卻還是井井有條的樣子更讓水谷感覺到那反差之大。


「你在偷笑什麼?」有點埋怨的聲音從上方傳來,榮口坐在床邊,手上還拿了兩杯水。

「沒什麼沒什麼,只是覺得榮口把頭髮留長也很好看啊。」一手接過水,一手輕輕撫上披在頸子的長髮。

「那句話……你昨晚已經講了很多次了。」緋紅染上臉頰,榮口有些懊惱的低下頭,「一趕稿就什麼都忘了啊……急急忙忙想起你要來,屋子沒整理就算了,連鬍子都沒刮就跑出去,丟臉死了。」

「那那那你趕稿的東西用好了嗎?沒問題嗎?」看到對方臉紅,水谷自己也熱了起來。



「嗯,本來就是為了要陪你才趕成那樣的。」榮口又露出一擊必殺的開心笑容。



他們兩人大學畢業之後就很少再打棒球,水谷進入了普通商社擔任銷售員,而榮口則成為小有名氣的繪本作家。

不過跟西浦的大家感情還是很好,當幾個成為職棒界備受矚目的昔日同窗出現在電視上時,水谷也會忍不住向客戶誇口說這傢伙以前怎樣云云。


「還好那時候有說出口……」
「嗯?」
「我是說還好同學會那天有向你告白,剛剛想到已經好久沒跟其他人聯絡了,如果那時候沒講的話說不定會就這樣一輩子錯過了。」
「呵呵,沒想到水谷也能講出這種話。」
「喂喂…不要嘲笑人家啊……對了,你剛剛說你想畫什麼要早起?」

水谷總算從仰躺的姿勢坐了起來。

「窗台外面那些小鳥看到沒有?如果不趁一大早,牠們就會飛走了。」隨手指的方向一看,果然有幾隻普通的野雀輕靈的跳躍著,被微弱的晨光一照,竟多了幾分神聖的感覺。

水谷愣愣的看了幾秒,「嗚哇~」了一聲就把榮口擁進懷裡。

「怎麼了?」榮口靠在那不特別健壯的胸膛上,柔聲問。

「你當初也是沒說一聲就跑走了啊~~」
「我有留信息給你啊,是你一慌就亂扔的……」
「哪有剛告白上床之後的隔天人就跑不見了的?害我超擔心的!」
「那天就先跟編輯約好了嘛,腰超痛的你都不知道……」
「既然腰會痛就待著嘛!還有突然才告訴我你躲在山裡寫稿也嚇了我一大跳!」


「…………」榮口聽到這呆了一下,這算是他交往至今還耿耿於懷,覺得對水谷過不去的事,「對不起…都是我太自私了……」

「咦?有什麼好對不起的?我只是被嚇到而已啦……」水谷拍拍榮口的肩。

「作家在山中寫稿」!簡直像電視劇情嘛!

「我知道你不被打擾的時候能夠作出最好作品,這不算是自私啦。」



「只是……能見面的時間就不多了呢。」



會寂寞,很寂寞。



輕輕吻上他的額頭,「我下午就要回去了,真是不想放開你啊……」
「好快,才一個晚上。」
「沒辦法,現在在搞結算什麼的很忙。」

榮口抬起頭,把手環過水谷的肩膀,「等到要去東京開會的時候我會去找你的,你房間的鑰匙還是那一支吧?」

「嗯,如果要搬會跟你講的。」


雖然每天都有傳簡訊通電話,不過還是想要那個人就在手中,能夠碰觸、能夠擁抱的確實感吧?


他們的愛情因為很多因素是有點禁慾主義的、既成熟又青澀的,不過還是好喜歡好喜歡,就連那些寂寞和孤獨都喜歡。


水谷一邊用手指輕輕劃著榮口那已經變得光滑的臉頰,一邊又想到一件事,「勇人~你這件浴衣的領口開好大好糟糕耶~~」

「糟糕的是你的腦袋吧?」榮口沒怎麼用力的抓住那隻不規矩的手。

「可是現在還早應該還可以做吧~~」沒有等到同意就擅自吻上昨天已經侵略多次的脖子。

「文貴你真是…………」

接下來的話消失在雙唇的接觸之中。



早上還長著呢




~( ̄▽ ̄)~(_△_)~( ̄▽ ̄)~我是翻不停的分隔線~(_△_)~( ̄▽ ̄)~(_△_)~


上一篇是用了吉永史的句子

這次則是用銀魂的名言照樣造句

你看我就說人崩壞的很嚴重吧~~

根本就是我自己想寫自創囧(被打)

明天說不定也生的出一篇新的來呢~~

師大的新生自傳到底要怎麼寫啊啊啊啊ˋ(O_O)ˋ~═╦════╦═

溫柔可人的世界君最高~~~~

helen1129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丁丁
  • 我想要看阿部嘛
    快寫啦
    可以去哪裡找大振的文啊?
    鮮網好少
  • 丁丁
  • 欸我有申請皮克斯的帳號了,可是不知道拿來做什麼用
  • 等無名壞的時候可以拿來玩耍,用來讚揚我的美貌(噁)......
    我都自己噁自己了請不要鄙視我

    helen112986 於 2008/08/28 20: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