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篇文貼在三個地方讓我好羞恥(淚)





基本上,花井對自己那個女性化的名字早就投降了,畢竟是紮紮實實跟了自己十六年的名字,要說討厭「梓」這個字本身是不可能的。

母親那副洋洋得意的模樣才是讓他煩躁的主因吧……啊,還有那串像用蹄形磁鐵所吸起來大量的迴紋針那樣,所謂「黑歷史」、「往事不堪回首中」之類現在回想起來還是只想罵髒話的爛回憶,造就他只要一聽到別人用名字來呼喚他就會困窘到發怒的地步。

不過,最近,有個精力旺盛過頭的傢伙似乎正拚了命要闖進他這個近乎地雷區的地帶了。

可惡,還是個很帥的傢伙呢!



「所以今天在練習前先讓你們試試看叫別人的名字,小名也可以。」百枝教練一臉燦笑的說道。

這是在桐青戰後的某一天,根據某人嚴密地觀察桐青之所以為桐青有一個很大理由是他們隊上那種上下一心、好到不行的默契與感情。想要在短時間內增進這些重要的事物有個簡單的方法,就是學他們用親暱的稱呼叫喚彼此。

冰雪聰明的百枝當然沒有被以上可信度不高的說詞和某人與平時相比鬼祟很多的竊笑給說服,不過思考到讓這些孩子們藉此機會鬧一鬧,抒發練球的壓力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所以……

「那三橋就叫廉廉吧!」「通過通過!!」「不、不要叫我廉廉啦!悠、悠一郎同學…文貴同學……」「可是廉廉很可愛啊,對吧勇人~」「廉廉的表妹是叫瑠里對吧……」
不出所料馬上鬧成一團,果然是連轉筆都有興趣的年紀。

原本聽到教練的要求還嚇一跳的花井發現大家都被有趣又好玩的廉廉給吸引走而沒人理踩他後,安心的打算偷偷先溜去整理場地,不過卻被同班的副隊長給喚住。

「花井你要去哪……不對,」阿部露出在花井眼中只能稱為無恥的笑容。「我是說,梓你要去哪呀~」

臉馬上就紅了。「呃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叫我名字!還把音拉長你是故意的嗎啊啊啊?!」

「不是說要促進感情的交流嘛~梓~」「信不信我會咬你啊啊啊啊啊──」

因為音量實在很大想不注意也難,原本已經在開始討論什麼時候要邀請瑠里來參觀參觀的眾人,通通把頭轉向笑的很陰險的副隊長和恨不得把自己埋進投手丘裡的隊長那邊。

「梓……對厚,花井叫這個名字嘛!」「我一開始還以為是女生呢!」「戰國時不是有個公主也叫梓嗎?」「好…好美呢……梓同學……」

好像所謂理智線這種東西真正存在還會斷掉似的,花井的頭劈哩啪啦的疼了起來,「吵死了啦啊啊啊啊──好!你們想叫的親暱點是嗎?那以後就通通叫我隊長大人!!要不然就給你們一人一個二壘安打!!聽懂沒有!!!」一邊叫囂著,一邊順利的逃到球場的彼方。

「啊啦~跑走了……」百枝作勢眺望著,花井好像還很生氣的樣子,拽著壘包不曉得在幹麻。

「我…我是不是…說錯話啦……」三橋怯怯地扭著手指,不過他真的覺得那是個很美的名字。

「別管他,你趕快去做熱身!」「是…是!隆也……先生。」

……是說要親近點,為什麼我覺得距離又更遠了……?阿部勉強掛上自認和善的微笑面向三橋:「你可以不用加稱謂啦,真的!廉。」

阿、阿部同學變得好奇怪……我…我做錯什麼事嗎……?他他他討討厭…討厭我了嗎??連內心話都斷斷續續的三橋當場淚灑休息室,而阿部的笑容則活生生血淋淋的僵在那邊。

「蠢爆了。」泉一邊推投球機一邊小聲冷道,他還發現剛剛吵的要命的田島現在正愣愣的發呆。



今天的練習沒什麼特別,就跟往常一樣累,不過就是多了「惹花井生氣」這點可以娛樂一下。

花井從來沒有被加上暴力屬性的設定,所以他的威脅只是微弱的跳票支票,九點的時候他以「你們這些渾蛋給我滾回家去」把換好衣服的隊員趕出去作為結束,婉拒了千代的好意,獨自整理起比很亂好一點的社辦,順便檢討自己容易被挑動的情緒。

「應該把阿部那小子給做掉才對……」想著不可能的報復行為,花井對不知何時被貼上的泳裝美女海報皺眉。

「那是我貼的喔,雜誌送的。」明明才目送著離開的第四棒雙手枕著頭,慢慢晃進來。

「怎麼在神聖的社辦理貼這種東西?」「這樣子才像健康的青少年嘛!」「我們還有女經理啊!」「咦?可是她說可以的啊!」

「是這樣嗎……」除了忙碌還要忍受男孩子的健康,經理真的很了不起哪……「你怎麼回來了?忘記東西?」

「是啊,」田島走到花井前面,頭微微的仰著,「我今天忘記吻你了。」

說畢,臉一下子湊近,溫熱的唇就輕輕的覆上。

沒有再進一步動作,只是這樣靠著。



『我喜歡你,你也喜歡我,我們來交往吧!』



這個人有不可思議的自信,但那也都是事實,並不是自負。

花井感受著不同於憤怒的熱氣竄上臉龐,漂亮的眼直勾勾的盯著那個男孩帶點紅色的瞳孔。
「田島,你現在有點怪怪的。」平常隨便都會壓上來,只是像這樣撒嬌般的緊緊抱住頗不尋常。

「是嗎?」田島靠在花井身上,臉上還是帶著隨性的笑,「嗯……大概是因為我想跟道歉吧,不好意思呢,花井。」

「道歉?為什麼?」

「我沒想到你真的那麼討厭別人那樣叫你,我沒有想要惹你生氣,只是覺得你害羞的樣子很可愛才跟小百提議的。」

「那個啊……」花井嘆了一口氣,真是都快不曉得要怎麼吐槽了……「首先你這居心不良的傢伙的道歉我接受,就算誇我可愛我也不會高興的!再來……與其說我生氣了,不如說是我真的反應過度吧……」

「嗯?」

「啊~~就像是畫圖比賽的獎狀上的稱謂是小妹妹、有女校寄廣告來給我之類的,小時候被嘲笑的很慘,我媽又很喜歡給我穿女裝……」

「嗚哇!那一定很可愛!」

「閉嘴啦!總之我不是討厭這個名字,也不算是討厭別人那樣叫我……只是還不能從陰影中走出去吧……況且那樣的名字又不適合我。」這樣講實在滿丟臉的……花井的頭已經低下去了。

不會不適合。田島沒有把這句話說出口,靠著直覺他猜現在還不適合告訴他這件事。
「請問我可以叫您梓嗎?」

噗~還加敬語啊!「可以啊。」

「Ya~」「等一下,只有獨處的時候才能那樣叫!」「咦咦?!」

看到田島一臉落寞的樣子又忍不住笑出來,「我們回去吧,悠一郎。」

「嗯!回去回去!」



對了,現在我認定可以直呼我名字的只有我爸我媽和兩個妹妹呢。



helen1129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